釣游天地‧天孟莪 釣多鰻好地方 | 中国报 ChinaPress

釣游天地‧天孟莪 釣多鰻好地方

師傅第二天大發神威霸氣十足!
師傅第二天大發神威霸氣十足!
地孟莪,位于霹靂與吉蘭丹邊界一個由幾座大型水壩組成的大湖泊,被納入森林保護區,國家公園範圍內的天孟莪(Temengor)北部,有著1億3000萬年歷史的原始熱帶雨林。我們此次匆匆到訪兩天一夜,主攻多鰻!

文、圖:Steven Ming

要釣多鰻,須在國家公園地孟莪北部的Royal Belum碼頭登船,來這裡釣魚或觀賞熱帶雨林鳥類都必須辦理登記手續,我們的船長先把食物與一切餐具,及我們的包包帶到營地,當時時間上午九點,為免遇上水災,我們必須從營地的碼頭徒步將一切包裹及廚具用品,搬到傾斜45度高山上的營地擺放后,才正式出發釣魚。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分乘兩艘小船到各大湖灣及支流拋投多鰻,我與師傅同船,Steven Tung與阿勇同船,大家分道揚鑣。師傅讓出船頭最有利的位置讓我更容易拋投。說實話,平常在岸邊毫無目標盲目拋投不覺得怎樣,現在則是全新嘗試,不能隨意拋投,這樣會把魚嚇跑或讓魚提高警惕,更難以擬餌釣到。

將擬餌送到多鰻面前

我們必須不動聲色靜待多鰻上水換氣,才能將擬餌拋至換氣后頭下潛的方向后卷收釣線,如此才能將深潛擬餌送到多鰻面前,提高被攻擊的機會!我畢竟是這門拋投方法的初哥,加上有時候有風將擬餌吹歪方向,往往擬餌落水處與多鰻起水的位置偏離而無所獲。

 換過幾個不同地方后,我終於在一次準確的拋投中得到一記強而有力的咬口,成功鉤上體型不錯的多鰻,但只是一兩秒的拉鋸戰,魚只突然改變方向而脫鉤跑魚,收回來檢查才知只鉤中單支的三叉鉤被硬拉開鉤子!師傅接過擬餌檢查一番后,得出結論就是鉤尖沒完美穿過魚嘴,硬鉤子才被力大無窮的多鰻拉開!

 我的第二個咬口就在下一個釣點上演,當時我與師傅同時間射出深潛擬餌,我的藍身黃肚魚形擬餌漂亮落在多鰻魚頭下潛的后方,擬餌剛好與多鰻面對面交流,即時爆發激戰!此多鰻不超過三公斤,所以未能成功掙扎逃脫,被我拉到船邊來。拍過照片后,便以最快速度將魚放歸大自然。

首次造訪地孟莪北部禁區的Royal Belum,當然要拍張照片留念。
首次造訪地孟莪北部禁區的Royal Belum,當然要拍張照片留念。
筆者野外釣場的第一條多鰻魚獲。
筆者野外釣場的第一條多鰻魚獲。

魚逃脫
假餌懸掛樹樁

 師傅今天運氣欠佳,當我再釣上第二隻多鰻時,他多次的結實魚訊均不能牢牢鉤穩魚嘴。最結實的一次魚訊,是在水底佈滿樹樁倒樹發生的,師傅的擬餌被看上,只見他大力打釣后釣線迅即輸出,此時我的擬餌又恰好被中魚的釣線牽扯到,以致師傅狼狽地遛魚頂竿,無奈還是被魚成功拉到倒樹裡卡著,最后魚逃脫了,剩下假餌仍懸掛在樹樁中。

直到下午回程在一條支流裡,師傅終於打破零蛋引來第一條小多鰻,拉回到船邊沒提上船就卸鉤放生。后來再釣上另一隻三公斤、身體顏色已經屬成熟的成年魚,拍照后即結束當天的活動。回到營地得知另一艘船只有阿勇成功釣上一條,Steven Tung未能完全掌握拋投距離而掛零收穫。經商量后,隔天我與Steven Tung互調戰船崗位,讓師傅傳授真正的釣多鰻技術。

由于水位下降,我們必須將一切煮食用具及行李搬到離地面45度傾斜的山頂營地,個個搬得滿身大汗。
由于水位下降,我們必須將一切煮食用具及行李搬到離地面45度傾斜的山頂營地,個個搬得滿身大汗。

野外拋投釣游初體驗

 隔天因為師傅站在船頭,能夠準確即時拋餌到魚上水換氣位置,加上運氣來了,只不過半天個人有四條多鰻進賬,最大的接近5公斤穩居榜首!收拾好行李退出營地,傍晚七點鐘回到碼頭。雖然這次漁獲不多,卻讓我們幾個初哥學習到這方面的知識,原來遠程拋投的準確性起著關鍵作用,也初次體驗了在野林大自然拋投釣游的樂趣!地孟莪,等我學好釣術再回來!

阿勇和戰利品多鰻合照。
阿勇和戰利品多鰻合照。
Steven Ming──勤于工作,精于釣魚,閒時除了釣魚,也製作釣魚短片,為報章及雜誌寫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