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游天地‧天孟莪 钓多鳗好地方

师傅第二天大发神威霸气十足!
地孟莪,位于霹雳与吉兰丹边界一个由几座大型水坝组成的大湖泊,被纳入森林保护区,国家公园范围内的天孟莪(Temengor)北部,有着1亿3000万年历史的原始热带雨林。我们此次匆匆到访两天一夜,主攻多鳗!

文、图:Steven Ming



要钓多鳗,须在国家公园地孟莪北部的Royal Belum码头登船,来这里钓鱼或观赏热带雨林鸟类都必须办理登记手续,我们的船长先把食物与一切餐具,及我们的包包带到营地,当时时间上午九点,为免遇上水灾,我们必须从营地的码头徒步将一切包裹及厨具用品,搬到倾斜45度高山上的营地摆放后,才正式出发钓鱼。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分乘两艘小船到各大湖湾及支流抛投多鳗,我与师傅同船,Steven Tung与阿勇同船,大家分道扬镳。师傅让出船头最有利的位置让我更容易抛投。说实话,平常在岸边毫无目标盲目抛投不觉得怎样,现在则是全新尝试,不能随意抛投,这样会把鱼吓跑或让鱼提高警惕,更难以拟饵钓到。

将拟饵送到多鳗面前

我们必须不动声色静待多鳗上水换气,才能将拟饵抛至换气后头下潜的方向后卷收钓线,如此才能将深潜拟饵送到多鳗面前,提高被攻击的机会!我毕竟是这门抛投方法的初哥,加上有时候有风将拟饵吹歪方向,往往拟饵落水处与多鳗起水的位置偏离而无所获。

 换过几个不同地方后,我终于在一次准确的抛投中得到一记强而有力的咬口,成功钩上体型不错的多鳗,但只是一两秒的拉锯战,鱼只突然改变方向而脱钩跑鱼,收回来检查才知只钩中单支的三叉钩被硬拉开钩子!师傅接过拟饵检查一番后,得出结论就是钩尖没完美穿过鱼嘴,硬钩子才被力大无穷的多鳗拉开!

 我的第二个咬口就在下一个钓点上演,当时我与师傅同时间射出深潜拟饵,我的蓝身黄肚鱼形拟饵漂亮落在多鳗鱼头下潜的后方,拟饵刚好与多鳗面对面交流,即时爆发激战!此多鳗不超过三公斤,所以未能成功挣扎逃脱,被我拉到船边来。拍过照片后,便以最快速度将鱼放归大自然。

首次造访地孟莪北部禁区的Royal Belum,当然要拍张照片留念。
笔者野外钓场的第一条多鳗鱼获。

鱼逃脱 假饵悬挂树桩

 师傅今天运气欠佳,当我再钓上第二只多鳗时,他多次的结实鱼讯均不能牢牢钩稳鱼嘴。最结实的一次鱼讯,是在水底布满树桩倒树发生的,师傅的拟饵被看上,只见他大力打钓后钓线迅即输出,此时我的拟饵又恰好被中鱼的钓线牵扯到,以致师傅狼狈地遛鱼顶竿,无奈还是被鱼成功拉到倒树里卡著,最后鱼逃脱了,剩下假饵仍悬挂在树桩中。

直到下午回程在一条支流里,师傅终于打破零蛋引来第一条小多鳗,拉回到船边没提上船就卸钩放生。后来再钓上另一只三公斤、身体颜色已经属成熟的成年鱼,拍照后即结束当天的活动。回到营地得知另一艘船只有阿勇成功钓上一条,Steven Tung未能完全掌握抛投距离而挂零收获。经商量后,隔天我与Steven Tung互调战船岗位,让师傅传授真正的钓多鳗技术。

由于水位下降,我们必须将一切煮食用具及行李搬到离地面45度倾斜的山顶营地,个个搬得满身大汗。

野外抛投钓游初体验

 隔天因为师傅站在船头,能够准确即时抛饵到鱼上水换气位置,加上运气来了,只不过半天个人有四条多鳗进账,最大的接近5公斤稳居榜首!收拾好行李退出营地,傍晚七点钟回到码头。虽然这次渔获不多,却让我们几个初哥学习到这方面的知识,原来远程抛投的准确性起著关键作用,也初次体验了在野林大自然抛投钓游的乐趣!地孟莪,等我学好钓术再回来!

阿勇和战利品多鳗合照。
Steven Ming──勤于工作,精于钓鱼,闲时除了钓鱼,也制作钓鱼短片,为报章及杂志写稿。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