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文化差异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文化差异

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拥有全然不同的思维,大概是在台北一家便宜得不可思议的青年旅舍吧?那是我第一次住进青旅,幽暗的冬日以及陈旧的大楼,大概是会汇聚各种奇人逸事的故事场景。



西方来的旅客谈论著生活的选择,我不太记得谈话内容,但我记得他们表示“Why not”的诧异表情,让我显得十分无知——原来可以这么选的。我有点沮丧并且有种“身为一个视野狭隘东方人”的困窘。那是后来我认为,并没有对错的立场与角度,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文化圈,我们“不一样”,但无对错之分。

后来我去了纽西兰打工度假,华人圈的背包客常聚在一起工作生活,我原本想要逃离这个圈子却发现,要找工作,基本上难以逃离亚洲圈子。很多时候工头会租下一些当地人的旅社,安排大家住在一起方便管理员工,长期面对各种问题的老板,用了霸权式的管理模式——不听话不给糖,我有时候有种“卖猪仔”的错觉。有些争执在所难免,但我观察到大部分亚洲人有“息事宁人”个性,我非常不喜欢这种遵从就是美德的价值观。

发生争执时,先不管对错,大部分人会对他人的荒谬决定找理由,全盘接受别人无理指责,笑着道歉,觉得自己圆滑乖巧。但在我看来,只是自我矮化,完全没有任何值得赞扬的地方。我因为这样与人起过冲突,希望他们遇到不合理的事,先怀疑、提问、反驳。事情很小,但原则很大。因为一个人的噤声,可能就是下一个人的灾难。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