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医疗(第二篇)关注国民健康不为营利 没钱动手术 可申请免费

政府医院关注国民健康,对病人更为友善。

报导:潘有文

摄影:连利元/本报资料中心/互联网

对病人而言,患病期间除了会关心得到何种医治与何时康复,另一个所关注的问题就是医药费。

私人医院的收费,和政府医院或企业化医院的收费有不小的差距,前者注重服务和盈利,因此价格偏高。后者则是许多医务人员的成长摇篮,同时得到政府的拨款,能够以津贴医疗普及照顾民众,尤其是低收入群。

民众应善用政府提供的平价医疗资源,给自己的健康更多保障。

在政府医院无法负担手术费的病人,可以申请全免?

由于政府医院关注国民健康,而非想要从医疗服务赚得巨利,对病人更为友善,除了医药津贴国民,也为老年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黄明震丈夫的兄长就是受益例子,他是一名高龄的单身人士,住在政府组屋及每月领取350令吉的福利金。

尽职跟进病情

他的眼睛患有白内障,需要动手术替换晶片,他担心无法负担晶片费用,就向医院的福利部份申请全免。

“通过后就不用收钱,那些经济能力不佳者可以申请。当时,我们在医院的福利部碰到一个女生,应该是进行大手术,申请5万令吉全免,也通过了。”

她表示,她丈夫的兄长在政府医院医生检查完毕后,确认需要动白内障手术,医护人员就尽职的跟进他的情况,到时到候就致电其丈夫兄长,提醒她复诊和安排动手术时间,非常关注病人情况。

黄明霞提醒与她一样属于中下阶层的人士,尤其是打工一族,不要再执著于到私人医院治疗,即使有购买保险或医药卡,保险公司肯定会有一些利己的规定,从提供的医药卡和保险服务取得一定的盈利,不太可能会做亏本生意。

医生很有医德

不止于政府医院,一般人常说的“半政府”医院(企业化医院) ,也属于政府津贴医疗的一环,收费价格只是比政府医院稍高。

黄明霞的丈夫──现年64的周国蓉,10多年前食物中毒,送入国大医院诊治,照胃部内窥镜的价格是100令吉,相较于私人医院的或收费八九百令吉,廉宜近八九倍,让黄明霞大赞合理超值。

“政府医院和半政府医院的医生很有医德,让我很感动,我们这些退休人士,有政府的帮助就不用花太多钱。”

检查不孕收费合理

黄明霞30多岁的女儿面对难以受孕的问题,如果到私人医院就诊,价钱肯定不菲,于是她选择到国大医院检查,收费只是100令吉左右。

“她到医院人工受孕的专科检查,后确认不需人工受孕,只需以计算排卵期的方式处理。”

医生协助她的女儿逐步到各医院部门检查清楚,包括检查男方的精子,然后再做安排和指导。

最终,医生证实她是之前工作压力过大,导致荷尔蒙失调影响受孕,问题并不严重,并不需要吃药,目前在持续看诊中。

政府诊所转介病人

才能享最廉宜医疗

政府医院有一个规定,即经由政府诊所医生转介的病人,才能真正在政府医院享有最廉宜或免费的医疗服务。

政府医院可能出于医者父母心的想法,长期以来并未真正执行这个规定,由私人诊所医生转介而来的病人,依然可享有廉宜收费。

但从五六年前开始,前朝政府已要求严格执行这个规定。大马政府改朝换代后,未有新的指示,因此政府医院目前依旧执行需有政府诊所医生转介信,病人才能享有最廉宜医疗服务的规定。

政府医院分娩便宜许多

大马的政府和企业化医院的医疗具有一定水平,而且费用不高,尤其是在妇产科方面。

相较私人医院动辄数千令吉的孕妇生产费用,政府医院和企业化医院的价格可谓平价的让人难以置信,育有4名孩子的王艺璇就是受惠者之一。

女人十月怀胎整个孕程,从怀孕到生产都会因人而异出现不同情况,个中滋味相信每个妈妈都有不同的感受。

妥善安排入院

“我怀第一胎刚开始的3个月,非常渴睡和爱吃东西,而且是偏向比较重口味。由于打算自然分娩,预产期前就到蕉赖国大医院检查。”

她于2002年预产期前2个星期,出发到国大医院检查时,发现子宫羊水已破,到医院时向柜台登记,却被要求继续排队等候。

“不幸之中的大幸,我遇上一位资深护士,得知我的状况后,马上妥善安排,我入院后,晚上孩子顺利出生。”

她在国大医院生产费用近400令吉,这比一般私人医院的生产价格便宜了许多。

医生护士良好照顾

随后,王艺璇于2004年再度怀孕,然而由于其身体的一些不适,影响了胎儿以致流产。

她的另一个孩子于2006年出生,孩子在出生后,医生证实小孩患有蚕豆症(G6PD),并且身体发黄,需要留在生产的吉兰丹哥打峇鲁中央医院“照灯”5天。

在留院期间,政府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给予她和宝宝良好的照顾,由于孩子模样趣致,还获得许多护士的青睐呢!此外,医院免费提供母亲在医院数天的膳食,出院时费用还不到50令吉。

“2009年老四来我家报到,但是孩子在母胎期间,医生诊断出孩子脑部有积水现象,于是从私人诊所转介到马大医院。在马大医院获得妇产科大医生的协助下,孩子顺产和脑部集水也慢慢散去。”

生4孩子仅近1600令吉

当时,她的孩子由于产前属于妇产科“大医生”的重点关注对象,因此出生后需留院观察近10天,但最后出院时费用只是近千令吉。

她的最小孩子于2010年报到,她选择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分娩。由于孩子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状况,中央医院的医生决定紧急动手术剖腹生产,同时在她同意下进行结扎手术。

吉隆坡中央医院部腹生产的手术费是100令吉,由于是动手术时进行结扎,结扎费用只是10令吉,加上其他费用,生产费没有超过150令吉。

她4个孩子分别在2间政府医院和2间企业化医院生产,费用近1600令吉,较私人医院生产一个孩子数千令吉便宜许多,为大马津贴医疗的名符其实受惠者。

政府医院产后护士上门探访

在大马的医疗服务,尤其是孕妇生产方面,崔耀豪医生认为大马在这方面的服务冠全球。

这是由于若孕妇选择在政府诊所或医院检查和生产,产前产后会有护士上门,跟进母子的情况,同时为他们进行健康检查。

曾在大马政府医院当过实习医生(House officer)的他表示,即使是巫裔同胞斋戒月期间,护士依然会上门会跟进产妇的情况。

“这种服务全世界哪里有?只有大马政府医院才有,私人医院都做不到。”

使用医药卡收费比自费高

保险公司的医药卡,虽然某个程度上保障病人可在医院,尤其是在私人医院得到良好的治疗,但其费用往往也令人咋舌,但这可能就是病人本该付出的医药费用。

崔耀豪医生表示,由于是保险公司在为投保者支付款项,因此医生会希望向保险公司取得最高的咨询费。

“因此,病人会发现,自己给钱的就便宜些,反而使用医药卡却要付出更高额费用。因为,用医药卡付的,才是真正医疗费用,病人自己付费时,医生是秉持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态平价收费,大多时候医生的收费已经打折了。”

病人在使用医药卡后,医院清楚列明的收费包括各项药物和行政费,例如孕妇动手术剖腹生产,私人医院的费用就会包括手续费、手术费、主诊医生费、麻醉费、住院费、手术室费、手术室加班费,以及各项仪器使用费等等,总收费从数千至上万令吉不等。

“然而,政府医院一般不会这样收费,大多数只是一揽子收费,将相关费用一次性计算在内。”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