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夏端龄名曲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亚萝夏:入微──夏端龄名曲

时代曲自五十年代初从老上海南迁香港至六十年代,无可置疑姚敏是香港百代擎天台柱作曲家。奇怪的是,百代旗下红歌星的成名曲,甚少是姚敏的作品。



例如百代彼时首席歌星静婷南来时,对歌迷笑说:“姚敏不喜欢我的歌声,从来没有特地为我作歌曲。”说的也是,静婷的实力是歌迷“有耳皆听”的,她是黄梅调歌曲捧红的。真正说来,静婷是邵氏电影捧红的。

当然静婷的歌艺那么出色,不可能永远是池中之物。早在黄梅调歌曲疯魔歌坛前,她已经有两首时代曲,为听众赏识大受欢迎:〈我的心里没有他〉、〈希望在明天〉。

〈我的心里没有他〉改编自意大利歌曲。

〈希望在明天〉是创作歌曲,作曲家是夏端龄。在老上海年代,精于中文的夏端龄就赫赫有名了,据说姚敏也尊他为师──就是著名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笔名夏端龄)。

可以说静婷是服部良一歌曲先捧红的。她同时也唱了服部良一的〈长带三分笑〉,还有后期的〈桃花恋〉。

潘秀琼早期名曲〈寒雨曲〉,百听不庆。作曲家就是夏端龄。改编自他本身的日本歌曲。潘秀琼还有一首〈蓝色的爱情〉也是服部良一作品。潘秀琼早是“星马红歌星”,不算是百代捧红,只能说机会更多。

1961年,葛兰是电懋红星,都传说当年公司要以《野玫瑰之恋》捧她为旗下第二位亚洲影后。只是饮恨东京,杀出个邵氏的《千娇百媚》捧林黛为三届影后。

葛兰那时也是百代数一数二的红歌星,虽失意影后,却以电影里插曲〈说不出的快活〉红上加红,是史无前例第一首中文歌打入香港流行曲金榜,那时的流行曲金榜是西洋歌曲独霸。

〈说不出的快活〉就是服部良一得意之作,葛兰在香港歌坛名声再上一层楼,他居功不小。 提起葛兰名曲,一定也会提〈没有月亮的晚上〉,是綦湘棠的作品。〈蔷薇诉愿〉倒是姚敏作曲。

葛兰有一首较少人注意的〈寻梦曲〉,也是夏端龄作品。服部良一最为人所知的名曲,是〈支那之夜〉。撇开战事与政治不提,它是优美动听的歌曲。李香兰八十年代出的镭射唱片,不收此曲。姚莉在香港改唱为〈春之梦〉,华人哪里会听不出它的原声,冷然对之。

左手写小说,右手写影坛歌坛掌故,淘出时光底层的声光色影,追忆繁华时代。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