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夏端齡名曲 | 中國報 ChinaPress

亞蘿夏:入微──夏端齡名曲

時代曲自五十年代初從老上海南遷香港至六十年代,無可置疑姚敏是香港百代擎天台柱作曲家。奇怪的是,百代旗下紅歌星的成名曲,甚少是姚敏的作品。



例如百代彼時首席歌星靜婷南來時,對歌迷笑說:“姚敏不喜歡我的歌聲,從來沒有特地為我作歌曲。”說的也是,靜婷的實力是歌迷“有耳皆聽”的,她是黃梅調歌曲捧紅的。真正說來,靜婷是邵氏電影捧紅的。

當然靜婷的歌藝那麼出色,不可能永遠是池中之物。早在黃梅調歌曲瘋魔歌壇前,她已經有兩首時代曲,為聽眾賞識大受歡迎:〈我的心裡沒有他〉、〈希望在明天〉。

〈我的心裡沒有他〉改編自意大利歌曲。

〈希望在明天〉是創作歌曲,作曲家是夏端齡。在老上海年代,精於中文的夏端齡就赫赫有名了,據說姚敏也尊他為師──就是著名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筆名夏端齡)。

可以說靜婷是服部良一歌曲先捧紅的。她同時也唱了服部良一的〈長帶三分笑〉,還有後期的〈桃花戀〉。

潘秀瓊早期名曲〈寒雨曲〉,百聽不慶。作曲家就是夏端齡。改編自他本身的日本歌曲。潘秀瓊還有一首〈藍色的愛情〉也是服部良一作品。潘秀瓊早是“星馬紅歌星”,不算是百代捧紅,只能說機會更多。

1961年,葛蘭是電懋紅星,都傳說當年公司要以《野玫瑰之戀》捧她為旗下第二位亞洲影后。只是飲恨東京,殺出個邵氏的《千嬌百媚》捧林黛為三屆影后。

葛蘭那時也是百代數一數二的紅歌星,雖失意影后,卻以電影裡插曲〈說不出的快活〉紅上加紅,是史無前例第一首中文歌打入香港流行曲金榜,那時的流行曲金榜是西洋歌曲獨霸。

〈說不出的快活〉就是服部良一得意之作,葛蘭在香港歌壇名聲再上一層樓,他居功不小。 提起葛蘭名曲,一定也會提〈沒有月亮的晚上〉,是綦湘棠的作品。〈薔薇訴願〉倒是姚敏作曲。

葛蘭有一首較少人注意的〈尋夢曲〉,也是夏端齡作品。服部良一最為人所知的名曲,是〈支那之夜〉。撇開戰事與政治不提,它是優美動聽的歌曲。李香蘭八十年代出的鐳射唱片,不收此曲。姚莉在香港改唱為〈春之夢〉,華人哪裡會聽不出它的原聲,冷然對之。

左手寫小說,右手寫影壇歌壇掌故,淘出時光底層的聲光色影,追憶繁華時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