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医疗(第三篇)心疾入院不怠慢处理 服务人性化通融手术费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津贴医疗(第三篇)心疾入院不怠慢处理 服务人性化通融手术费

國大醫院這類企業化醫院,減輕經濟能力不佳的病人的負擔。
国大医院这类企业化医院,减轻经济能力不佳的病人的负担。

报导:潘有文
摄影:本报资料中心/互联网



大众喜欢用“半政府”医院来形容企业化医院,而它的功能的确也与政府医院相近,收费虽较政府医院高些,但却较私人医院便宜不少。

在私人医院进行的较大型手术,例如冠心病手术,价格可能要十数万令吉或以上,但企业化医院可能只需要两三万令吉起,这对于经济能力较弱且患上重病的民众,可说是很大的帮助。

今年47岁的谭显俊,3年前的9月15日午夜1时许,感觉呼吸困难,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又没事,他也不以为意。

“当时我吸气少,呼气多,吸气不够还要多吸几次。”

未料,接下来两个小时他又再重复同样情况2次,这让他惊觉不对劲,赶紧驱车前往邻近的国大医院(HUKM)就医。

一直以来,他听闻政府医院和企业化医院医生不足,需要长时间候诊。但是,当他抵达医院告知护士自己情况后,对方即刻为他量血压和心跳,确定为严重病症,即刻就有医生出现。

“大约前后7分钟内,就有3位医生到急诊室来,包括负责心脏科的医生,以及其他负责不同器官的医院,听说是需要3个医生联合断症,才能确定是否是心脏病。”

三天内安排手术

经过约一个小时的检查、抽血、打针和吃药,当时他已没有不舒服。但医生要求他入院,进入心脏病的加护病房,所幸当时恰好有床位,否则他就需要待在急症室继续等待。

“我大约凌晨3时许到医院,五六点就有病房,医生在早上九点多巡房时,看了我的医疗纪录确定是心脏病,但要详细检查,必须进行血管造影(Angiogram,俗称探视镜或探微镜)手术,就是从大腿的大动脉中,置入一根管子到心脏内查看心血管阻塞情况。”

由于他是特殊情况,不需像一般看诊人士安排血管造影手术时,需要先到诊所或专科注册,等待较长的时间,医生告知他两三天内就可以安排这项手术,这段时间他就在医院吃药控制病情。

最终在医院的安排下,他进行通波仔(Angioplasty,学名:球囊动脉成形术)手术,以及置入支架,确保血液流畅。

“我在开刀前就已知要花2万2000至2万4000令吉左右,动手术前要先支付5000令吉,剩下的费用手术后出院时再付清。”

然而,手术后约2万2000令吉的医药费,对他这个上班一族来说,不可能一次过清还。于是,他住院进一个月后,即10月14日出院时告知医生自己的状况,医生表示可到院方的会计部商量付款事宜。

最终,他与院方商量后,想办法先付了1万令吉,受通融余额可以每月分期支付,大为减轻经济负担。

住院一個月和動手術費用逾2萬2000令吉,國大醫院允許譚顯俊分期付款攤還。
住院一个月和动手术费用逾2万2000令吉,国大医院允许谭显俊分期付款摊还。

逾时偿还不催促

原本他应该在出院后的2年内供完余款,但每月600令吉的供款对他也是不小的负担,间中因出现经济拮据,偶尔有些时候无法准时偿还,因此至今还在供期中。

“有时供不到期就没有还,医院也没有致电追问,但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因为医药费已经很便宜,医院给了这些方便,我怎能不还?”

他对企业化医院赞不绝口,在紧急入院时不会问有没有医药卡,最重要是先抢救病人,即使送入病房也没有先收费。

“直到要做手术时,我才给5000令吉,入院时也只给注册费10令吉而已。”

对他而言,国大医院这类“半政府”医院确实是好医院,最重要一点是:极有人性!

搭桥手术前先治疗尿酸

谭显俊患上的是冠心病,需要进行的手术是通波仔,或是搭桥手术。

事实上,他的病情还不算太严重,可以在两种手术中二选一,但他却在听到一个医生向另一个需要进行搭桥手术的病人,讲解手术细节后,自己不想动手术。

“常听到外面的人说不用担心这类手术,但当我听医生向那个病人的解说后,自觉还是有高风险,担心到连探视器手术都不敢做。轮到我做手术时,就向医生说害怕不要做这个手术,向医生表示担心万一我需要做搭桥手术时会害怕。”

医生明白他未有心理准备,遂延迟一星期动手术。谁知,这时医生发现他有尿酸问题,造成关节不舒服,并且使他的血液中有很多类似玻璃碎的物体,即使进行血管造影手术也没有意义,因为会影响探视器的观察情况。

于是,医生在一个星期内为他治疗尿酸,解决尿酸问题后才给他进行血管造影和通波仔手术。

大腿局部麻醉导入探视镜

医生治好谭显俊的尿酸问题后,再访问他是否要进行血管造影手术,否则无法确认他的心血管阻塞的程度,也无法为他开药治疗。

谭显俊唯有硬著头皮进入手术室,让医生为他进行血管造影和通波仔两项手术。

“在手术前,负责手术的医生已解释清楚,指以前通波仔是在探视镜手术之后一两个星期内进行,但现在医学技术进步,两项手术可以同时先后进行。”

两个手术过程约进行近两个小时,而且由于只是大腿局部麻醉,因此他是在清醒状态下完成两项手术。虽然看不到身前医生的手术情况,但通过置放在高处的手术电视屏幕,可以看到自己心脏的内部情况。

“探视镜从大腿进人心脏时时,因管上有灯泡感觉有些热,但不烫不痒,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心跳并不好受。事实上,那个电视不是给病人看的,但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害怕就不要看。”

在进行手术时,除了负责手术的医生,还有两位“大医生”全程在后观察。当血管造影手术完成后,3位医商量后确定后,就访问他要进行通波仔手术或手搭桥手术,他想都不想就选了前者。

复健两三次后已可步行

谭显俊术后约3个星期是完全躺在病床上,虽然医生已允许他出院,但他却发现自己双脚无力步行。

医生就安排物理治疗师为他进行物理治疗,并建议他出院在家休息,因为医院细菌较多,担心会影响通波仔手术康复情况。

于是,他先回家休养,定时回医院进行复健,两三次后已可步行,约出院三星期后就可以上班了。

好声好气求助
多多体谅护士

谭显俊生了这场大病,并且经过在企业化医院的治疗后,认定医院具有人性非常重要,不应只是向钱看。

“政府医院的护士服务可能比私人医院差,但这是因为他们要照顾许多病人,而且人手不足。请明白他们的情况,因此要请护士协助时,语气很重要,不要哎、喂的乱叫,请好声好气的说,他们会明白的,只是看要不要帮你而已。”

在他看来,私人医院不一定最好,人性化才最重要,就这一点,他认为政府医院或企业化医院反而能很好的表现出来。

“他们会用最简单的方式、最适合和最不复杂的方式医你。以我为例,医生认为可不用做搭桥手术,就不建议我做,如果换成是私人医院,相信会要病人做搭桥手术。”

与见习医生交流当作回馈

政府医院或企业化医院有许多见习医生,时常向病人查问情况,以提升他们的经验,有些病人会觉得厌烦,但谭显俊倒是乐于回答他们的提问。

“医院收你这么便宜的费用,你是否应该回馈社会呢?若没有这种问答,见习医哪来进步?见习医生就是要靠病人告知更多症状来学习,因为不同病人,病症会有不同,只有通过医生检验才会知道。”

其实,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如果觉得疲累可以不用回答见习医生的提问。但他觉得住院难得有人陪伴聊天,才不会觉得沉闷,因此乐意与实习医生交流。

“我很欢迎他们来问,于是在我住院期间,实习医生就互相介绍来找我,他们也很高兴。几乎每天都有实习医生找我,我差不多变成红人了,哈哈。”

由于他是行销人员,善于把自己的想法组织起来才表达出来,因此省下见习医生的不少时间,不用再花时间整理,所以来找他见习医生“骆驿不绝”。

患蚊症入院不用钱

其实,早在20年前他就已经历在企业化医院就医的好处,就是患上蚊症入院医疗不需付费。

最近,他听到有电台听众透露,患上蚊症入住私人医院,出院时费用达4000令吉,幸好有医药卡支付。

当下,他才想到当年他因蚊症入院,出院时是一分钱都不用付,让他对企业化医院的医疗服务更赞赏不已。

“当时我因患上蚊症住进国大医院,这是无药可医的病,医生只能给止痛药控制发烧,同时要我冲凉降体温,医生说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发现血小板下降到危险水平才吊水,若还是不能就要换血,再不能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他犹记得当初进院并没有为他“吊水”(输液),因为医生认为还没有那个需要。他相信若是换成是在私人医院,院方为了收取更多费用,病人一进院就立刻“吊水”了。

医药词典

冠心病(Ischemic heart disease, IHD)

全名为冠状动脉心脏病,为全世界头号杀手。

由于冠状动脉无法满足心肌新陈代谢所需的血量,引起心脏肌肉缺血缺氧的疾病。往往是冠状动脉内发生粥状硬化,使管腔变窄所致。

通波仔(Angioplasty)

手术的学名是球囊动脉成形术,属于微创手术。

此手术是随着导管置入一个小汽球,在这地方血管阻塞之处膨胀,撑开阻塞的部份,改善血液的流通。而且植入一个或多个金属丝网状管子(支架),保持动脉血液通畅,同时这支架将永久留在此处。

血管造影(Angiogram,俗称探视镜)

医学上对于心脏血管阻塞或狭窄进行的手术,进行血管造影术,即使用导管插入血管,在X光技术引导下送到心脏血管入口,以清楚显现血管狭窄的情形。

搭桥手术(Coronary artery bypass surgery,CABG)

此手术学名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是一项缓解心绞痛和减少冠心病死亡风险的手术。

它将血管桥接于冠状动脉,以绕过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狭窄部,从而提高冠脉灌注,增加心肌氧供。

这项手术通常在心脏停搏下进行,需使用体外循环支持。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