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貼醫療(第三篇)心疾入院不怠慢處理 服務人性化通融手術費

國大醫院這類企業化醫院,減輕經濟能力不佳的病人的負擔。

報導:潘有文

攝影: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大眾喜歡用“半政府”醫院來形容企業化醫院,而它的功能的確也與政府醫院相近,收費雖較政府醫院高些,但卻較私人醫院便宜不少。

在私人醫院進行的較大型手術,例如冠心病手術,價格可能要十數萬令吉或以上,但企業化醫院可能只需要兩三萬令吉起,這對于經濟能力較弱且患上重病的民眾,可說是很大的幫助。

今年47歲的譚顯俊,3年前的9月15日午夜1時許,感覺呼吸困難,但過了一會兒之后又沒事,他也不以為意。

“當時我吸氣少,呼氣多,吸氣不夠還要多吸幾次。”

未料,接下來兩個小時他又再重複同樣情況2次,這讓他驚覺不對勁,趕緊驅車前往鄰近的國大醫院(HUKM)就醫。

一直以來,他聽聞政府醫院和企業化醫院醫生不足,需要長時間候診。但是,當他抵達醫院告知護士自己情況后,對方即刻為他量血壓和心跳,確定為嚴重病症,即刻就有醫生出現。

“大約前后7分鐘內,就有3位醫生到急診室來,包括負責心臟科的醫生,以及其他負責不同器官的醫院,聽說是需要3個醫生聯合斷症,才能確定是否是心臟病。”

三天內安排手術

經過約一個小時的檢查、抽血、打針和吃藥,當時他已沒有不舒服。但醫生要求他入院,進入心臟病的加護病房,所幸當時恰好有床位,否則他就需要待在急症室繼續等待。

“我大約凌晨3時許到醫院,五六點就有病房,醫生在早上九點多巡房時,看了我的醫療紀錄確定是心臟病,但要詳細檢查,必須進行血管造影(Angiogram,俗稱探視鏡或探微鏡)手術,就是從大腿的大動脈中,置入一根管子到心臟內查看心血管阻塞情況。”

由于他是特殊情況,不需像一般看診人士安排血管造影手術時,需要先到診所或專科註冊,等待較長的時間,醫生告知他兩三天內就可以安排這項手術,這段時間他就在醫院吃藥控制病情。

最終在醫院的安排下,他進行通波仔(Angioplasty,學名:球囊動脈成形術)手術,以及置入支架,確保血液流暢。

“我在開刀前就已知要花2萬2000至2萬4000令吉左右,動手術前要先支付5000令吉,剩下的費用手術后出院時再付清。”

然而,手術后約2萬2000令吉的醫藥費,對他這個上班一族來說,不可能一次過清還。于是,他住院進一個月后,即10月14日出院時告知醫生自己的狀況,醫生表示可到院方的會計部商量付款事宜。

最終,他與院方商量后,想辦法先付了1萬令吉,受通融余額可以每月分期支付,大為減輕經濟負擔。

住院一個月和動手術費用逾2萬2000令吉,國大醫院允許譚顯俊分期付款攤還。

逾時償還不催促

原本他應該在出院后的2年內供完余款,但每月600令吉的供款對他也是不小的負擔,間中因出現經濟拮据,偶爾有些時候無法準時償還,因此至今還在供期中。

“有時供不到期就沒有還,醫院也沒有致電追問,但我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因為醫藥費已經很便宜,醫院給了這些方便,我怎能不還?”

他對企業化醫院讚不絕口,在緊急入院時不會問有沒有醫藥卡,最重要是先搶救病人,即使送入病房也沒有先收費。

“直到要做手術時,我才給5000令吉,入院時也只給註冊費10令吉而已。”

對他而言,國大醫院這類“半政府”醫院確實是好醫院,最重要一點是:極有人性!

搭橋手術前先治療尿酸

譚顯俊患上的是冠心病,需要進行的手術是通波仔,或是搭橋手術。

事實上,他的病情還不算太嚴重,可以在兩種手術中二選一,但他卻在聽到一個醫生向另一個需要進行搭橋手術的病人,講解手術細節后,自己不想動手術。

“常聽到外面的人說不用擔心這類手術,但當我聽醫生向那個病人的解說后,自覺還是有高風險,擔心到連探視器手術都不敢做。輪到我做手術時,就向醫生說害怕不要做這個手術,向醫生表示擔心萬一我需要做搭橋手術時會害怕。”

醫生明白他未有心理準備,遂延遲一星期動手術。誰知,這時醫生發現他有尿酸問題,造成關節不舒服,並且使他的血液中有很多類似玻璃碎的物體,即使進行血管造影手術也沒有意義,因為會影響探視器的觀察情況。

于是,醫生在一個星期內為他治療尿酸,解決尿酸問題后才給他進行血管造影和通波仔手術。

大腿局部麻醉導入探視鏡

醫生治好譚顯俊的尿酸問題后,再訪問他是否要進行血管造影手術,否則無法確認他的心血管阻塞的程度,也無法為他開藥治療。

譚顯俊唯有硬著頭皮進入手術室,讓醫生為他進行血管造影和通波仔兩項手術。

“在手術前,負責手術的醫生已解釋清楚,指以前通波仔是在探視鏡手術之后一兩個星期內進行,但現在醫學技術進步,兩項手術可以同時先后進行。”

兩個手術過程約進行近兩個小時,而且由于只是大腿局部麻醉,因此他是在清醒狀態下完成兩項手術。雖然看不到身前醫生的手術情況,但通過置放在高處的手術電視屏幕,可以看到自己心臟的內部情況。

“探視鏡從大腿進人心臟時時,因管上有燈泡感覺有些熱,但不燙不痒,從電視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心跳並不好受。事實上,那個電視不是給病人看的,但我們可以看到,如果害怕就不要看。”

在進行手術時,除了負責手術的醫生,還有兩位“大醫生”全程在后觀察。當血管造影手術完成后,3位醫商量后確定后,就訪問他要進行通波仔手術或手搭橋手術,他想都不想就選了前者。

復健兩三次後已可步行

譚顯俊術后約3個星期是完全躺在病床上,雖然醫生已允許他出院,但他卻發現自己雙腳無力步行。

醫生就安排物理治療師為他進行物理治療,並建議他出院在家休息,因為醫院細菌較多,擔心會影響通波仔手術康復情況。

于是,他先回家休養,定時回醫院進行復健,兩三次后已可步行,約出院三星期后就可以上班了。

好聲好氣求助

多多體諒護士

譚顯俊生了這場大病,並且經過在企業化醫院的治療后,認定醫院具有人性非常重要,不應只是向錢看。

“政府醫院的護士服務可能比私人醫院差,但這是因為他們要照顧許多病人,而且人手不足。請明白他們的情況,因此要請護士協助時,語氣很重要,不要哎、喂的亂叫,請好聲好氣的說,他們會明白的,只是看要不要幫你而已。”

在他看來,私人醫院不一定最好,人性化才最重要,就這一點,他認為政府醫院或企業化醫院反而能很好的表現出來。

“他們會用最簡單的方式、最適合和最不複雜的方式醫你。以我為例,醫生認為可不用做搭橋手術,就不建議我做,如果換成是私人醫院,相信會要病人做搭橋手術。”

與見習醫生交流當作回饋

政府醫院或企業化醫院有許多見習醫生,時常向病人查問情況,以提升他們的經驗,有些病人會覺得厭煩,但譚顯俊倒是樂于回答他們的提問。

“醫院收你這么便宜的費用,你是否應該回饋社會呢?若沒有這種問答,見習醫哪來進步?見習醫生就是要靠病人告知更多症狀來學習,因為不同病人,病症會有不同,只有通過醫生檢驗才會知道。”

其實,他的主治醫生告訴他,如果覺得疲累可以不用回答見習醫生的提問。但他覺得住院難得有人陪伴聊天,才不會覺得沉悶,因此樂意與實習醫生交流。

“我很歡迎他們來問,于是在我住院期間,實習醫生就互相介紹來找我,他們也很高興。幾乎每天都有實習醫生找我,我差不多變成紅人了,哈哈。”

由于他是行銷人員,善于把自己的想法組織起來才表達出來,因此省下見習醫生的不少時間,不用再花時間整理,所以來找他見習醫生“駱驛不絕”。

患蚊症入院不用錢

其實,早在20年前他就已經歷在企業化醫院就醫的好處,就是患上蚊症入院醫療不需付費。

最近,他聽到有電台聽眾透露,患上蚊症入住私人醫院,出院時費用達4000令吉,幸好有醫藥卡支付。

當下,他才想到當年他因蚊症入院,出院時是一分錢都不用付,讓他對企業化醫院的醫療服務更讚賞不已。

“當時我因患上蚊症住進國大醫院,這是無藥可醫的病,醫生只能給止痛藥控制發燒,同時要我沖涼降體溫,醫生說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發現血小板下降到危險水平才吊水,若還是不能就要換血,再不能就只能說對不起了。”

他猶記得當初進院並沒有為他“吊水”(輸液),因為醫生認為還沒有那個需要。他相信若是換成是在私人醫院,院方為了收取更多費用,病人一進院就立刻“吊水”了。

醫藥詞典

冠心病(Ischemic heart disease, IHD)

全名為冠狀動脈心臟病,為全世界頭號殺手。

由于冠狀動脈無法滿足心肌新陳代謝所需的血量,引起心臟肌肉缺血缺氧的疾病。往往是冠狀動脈內發生粥狀硬化,使管腔變窄所致。

通波仔(Angioplasty)

手術的學名是球囊動脈成形術,屬于微創手術。

此手術是隨著導管置入一個小汽球,在這地方血管阻塞之處膨脹,撐開阻塞的部份,改善血液的流通。而且植入一個或多個金屬絲網狀管子(支架),保持動脈血液通暢,同時這支架將永久留在此處。

血管造影(Angiogram,俗稱探視鏡)

醫學上對于心臟血管阻塞或狹窄進行的手術,進行血管造影術,即使用導管插入血管,在X光技術引導下送到心臟血管入口,以清楚顯現血管狹窄的情形。

搭橋手術(Coronary artery bypass surgery,CABG)

此手術學名為冠狀動脈旁路移植,是一項緩解心絞痛和減少冠心病死亡風險的手術。

它將血管橋接于冠狀動脈,以繞過冠狀動脈粥樣硬化狹窄部,從而提高冠脈灌注,增加心肌氧供。

這項手術通常在心臟停搏下進行,需使用體外循環支持。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