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談論死亡 | 中國報 ChinaPress

游枝:無弦琴──談論死亡

有過一次死的覺悟。



十五年前的大手術,是死亡率高的一個危險考驗,卻因為靠在身邊的護士幾句話,又幫我忘掉了自己可能就此死去的那份憂心。

護士在我進行麻醉前,貼近到我耳邊說,她會一直伴在我身旁,到我再看得見東西時,最先看到的就會是她美麗的臉孔。

從未有被人疼惜的經驗,護士的溫柔,在這時候對我來說是一份活在人間的至上慰藉,一心要再醒過來是為了看見人世間那麼純美可愛的臉。我再甦醒過來,看到的,真的就是那張甜美女性的臉孔。

手術的一關過了。

自己明白,危險已經存在,這些年來,稍有不適,第一個念頭,總離不開“要來了嗎?”死的自覺。

不過,已經不是對死的害怕,是一種準備接受的心情去面對如此生息的自然定律。

近年,開始跟家人輕淡的談及死亡,是一種教育的過程,讓家人平淡的接受死的事實,也緩和自己一旦走了對他們造成的生活及心理的短期動搖。最重要是教育家裡眾人,如此生息,雖然傷感,但是不用過分傷心,也不必加以改變。

游枝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