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医疗(第四篇)诊治病况有保障 诊所医生非卖药商

大马人普通生病时,主要会到私人诊所看医生,一来方便,二来可以拿着公司的看病单去,不用自己付钱。

其实,在政府医院、企业化医院和私人医院,也可以看普痛的病,例如伤风、咳嗽和发烧等。

一般私人诊所的收费,比政府医院和企业化医院的高,但比私人医院的廉宜,而且在各住宅区皆可见,也是人民的重要医疗单位。

私人诊所医生在医疗服务、药物和收费上,也有自己的难处。

国内外毕业的医学系医生,都必须在政府医院当医生,方能行医。

报导:潘有文

图:本报资料中心,互联网

崔耀豪医生在中国修读医科,学成归来后已行医10年,当过政府医院的驻院医生(Medical officer),如今是在其老师的诊所内当医生。

“私人医生是令人头痛的职业,以我来说,我不只是医生,也是商人。医生的原则是要给病人最好效果,这就需要不计成本,而这和商人的看法不同,因后者会计较margin(盈利落差),成本越低越好。”

在他看来,同时具备这两个极端身分的医生,孰重孰轻,不是人人都拿捏得准。

“医者父母心是对医生最大的枷锁,因为站在父母的角度,就是要对孩子关怀备至,不计较任何成本,但病人往会用这句话来评论医生的好坏。”

收咨询费不算过份

他形容医生或技工的行业内容相似,这两种工作的本质就是:能修就修,修不了就换。医生的地位比较高一些,因对像是活生生的人。

“技工可把物件关掉,拆完修好再重开,但对人就不能这样。即使是换心手术,病人体外也有一个人工心脏在不停的动,这就是医生和技工的差别,医生无法让人暂停呼吸和停止心跳,修好再重开。”

此外,让崔耀豪对病人有些疑惑的就是:病人常把医生当成卖药对象。一些病人服用某些药后,觉得医生的药价比药剂行贵,就会要求医生写处方让他们到药剂行买药。

“医生会乐意这么做,但开处方单需收病人多少钱?医生看病和治疗病人,与药剂行最大差别是:医生看了病可以预测一些情况,这是一般药剂行所做不到的。”

当有一些新药出现,可以治疗某些病症,医生会想要让病人服用这些药物,以便能有更好疗效。但不管医生如何销售这些药,药价之低都无法与药剂行相比。

崔耀豪举例,有种高血压药30粒售58令吉,医生为病人看诊和检查血压后,看诊和药费是75令吉。即是说看诊费是17令吉,这比卫生部规定普通医生最少的看诊咨询费30令吉还要低。

医生与病人必须互信和尊重,避免出现不需要的防御医疗。

无法与药剂行竞争

如果依照卫生部的咨询费最低收费,诊费就会超过要95令吉,但像他这类诊所医生,大多抱着医者父母心心态,酌情处理,适当收费。

“而当病人知道药剂行的价格只有55令吉,就会跑去药剂行购买,药剂行人员可能还会认为:医生只聊聊两句话就收75令吉。”

在他看来,诊所的药价无法与药剂行竞争,因为相同种类的药物,诊所每月可能只使用300粒,药剂行可能一天就有这样的销售量,在需求量大的条件下,它们有能力和药商谈到较廉宜的价格。

“我想向病人说,医生的功用不是给药,做医生需要有医疗想法和对病症的敏感度,医生需要为病人服用的药负全责,不能像药剂行般,如果顾客服用药物出现问题,可能会说‘有病去看医生’了事,最后受影响的是病人。”

采取防御医疗 医生病人相互猜疑

“现在的医疗生病了,医生采取防御(Defensive)医疗,保护自己。”

崔耀豪举例,一个人“生蛇”(带状疱疹,Herpes Zoster)后到来看诊,一般医生可能一眼就能确诊,但依然会向病人说先吃药,等确认后再继续治疗,病人此时也会开始猜疑医生的能力。

“医生和病人已不像以前般互相信任,如今是互相猜疑,医生会变得保护自己,如此一来就会与病人之间出现问题。”

不只是医生一方面的问题,关键是双方的关系开始变质,失去了互相的信任和尊重,病人对医生的态度也在改变,甚至有病人挑战医生。

曾有一位病人就疑质为何不给他最强的抗生素,崔耀豪解释他需要的药是适用的而不是最强的,杀鸡焉用宰牛刀呢?该病人也许没有考虑到用抗生素过多后可能失去效果,且此举也不利病人的健康。

毕业后须先到政府医院实习

不管是在国内或国外修读医科,毕业后要在大马行医,就必须先到政府医院当实习医生(House Officer)和驻院医生(Medical Officer),过后才能开设私人诊所或在私人医院行医。

“要在大马当医生,需在政府医院先当2年的实习医生,然后再强制当二至三年(视录取情况而定)的驻院医生。在医学院毕业后进行2年实习的医生,是需要受保护的医生,如果有犯错,不会被医院法令所限制,因他们所做的任何事都要受监督,就是一定要有人带着。”

崔耀豪表示,当时的政府是看医生需求,定下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的服务期限,欠缺人手时是2+3,即当了2年实习医生后,强制自动更新合约当3年的驻院医生,后来则变成2+2。

“据我所知,现在是合约性质,当2年实习医生合约到期后,表现不好或有问题,或者政府没有更新意愿,他们不会自动更新合约成驻院医生。”

获准省略实习期 当驻院医生

崔耀豪当年从中国取得医药学位回国,把所有专科文凭和资料交给医药理事会(MMC)后,对方认为他可以走替代途径(Alternative pathway),免去当实习医生的过程,直接当上驻院医生。

但该会表明这不是举荐性质,而是需要签署一封信,声明是他自己愿意走这条路。

虽然免掉实习医生的2年,但他是中国修读医学系毕业的学生,需要进行一项语言考试,才能进入政府医院就职。

他坦言吃了不少语言方面的苦,但都一一克服下来,最后成功当上驻院医生,先是在沙巴任职一年半,之后再调回霹雳州的华都牙也(Batu Gajah)医院任职半年。

政府当时已更新他的驻院医生合约,但他没有继续任职,因为当时他的第二个孩子已经出生,太太也需要照顾2个孩子,加上有机会接手其师父的诊所的工作,于是就回到吉隆坡。

政策限制 开设新诊所

如果依据前朝政府的政策,新手医生并不易开设新诊所,因为会牵涉不少问题。

崔耀豪指出,如果某个地区的诊所数量,已在卫生部规定的标准内,一般上卫生部就不会再允许开设新的私人普通诊所,避免它们因为竞争而影响医学形象。

即使卫生部批准开设新诊所,如果该位医生空有壮志但无金钱支持,一样难以应付购药成本和人力成本的挑战。

“至于新医生到已有医生诊所任职的想法也不太行得通,因为诊所原本已有医生,他自己做得好好的,为何要多一个医生?如果带来麻烦要如何处理?”

医生是责任制,名字代表一切,一个人在企业做不好工作可以辞职,但在私人诊所不可能这样,会因某些小问题而影响名声,则病人减少了,医生和护士的收入皆受影响。

“私人医院大多数不要这些新手医生。他们只要经营和收入,不会付钱让新医生来学习。”

至于他能在老师拿督李忠和医生的诊所行医,皆因李医生是他一家四代人的家庭医生,恰好李医生有意退休,便由他接下师父的衣砵。

医生需为病人服用的药负全责,而非只是如药剂行般售药。

病人自己当医生 滥用医疗资源

病人自己当医生,可能会滥用医疗资源。

有一次,一个咳嗽已整个月的病人,见到崔耀豪,第一句话就是要他发给一张建议验X光的证明信件,以便自己去验肺痨,让崔医生还以为他是医务人员。

“一般上,只有与医疗相关的人员才会这么要求,后来他说是在谷歌搜索许多有关自己的病症,得出结果,他不是患上最轻或最重的病,所以就选中等的病症,就是得到肺痨。”

崔耀豪检查后,最终确认该名病人并非患上肺痨,但如果让病人猜对自己的病,让他认为这个经验可以当医生治疗他人,这等同是在危害医疗体系。

危害医疗体系

这事让崔耀豪想起他在中国多年的经验,当地的病人往往会主动要求使用医疗资源,例如要求电脑断层扫描(Computed Tomography,CT)、磁力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或验血等。

“中国的医生会开心遇到知道自己有什么病的病人,他们要什么就给什么,因为是病人要对自己负责。”

但在大马并不能这样,如果病人要求进行某种检查,医生一听就放行,就是在浪费资源。一般医疗程序是从服药开始,效果不佳后才进入使用医疗资源检查的程序。

“在大马有太多人需要用不同的医疗资源,民众不能因自称有需要就使用,否则就是浪费,因此需要经过医生验证。”

医生一手包办 诊所大小事

曾在政府医院任职的崔耀豪医生,成为私人诊所医生后,发现两者之间需要扮演的角色之间有不小差异。

如果一间诊没有诊所经理,则诊所医生不只是扮演医生或商人的角色,他也会是仓库主管,负责管理及点算药品器材;也是购货买办,因为需要补齐药品仪器。

同时,医生也要管人力资源事宜,又是一名会计员,需要计算每个月营收情况,几乎包揽所有工作。

相较政府医院,医生就是医生或资深医生而已,他们不必理会其他事务,因另有专人处理。

因此,他认为私人诊所医生如果能在兼任各种角色情况下,没有出现过多意料不到的情况,已属非常难得。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