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我有我爱国方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主题故事‧我有我爱国方式

有人投身公务,奉献己力,有人回流,伴着国家前进……无论是什么方式,有什么表现,爱国就是──心中有爱,坚守着。马来西亚,61岁生日快乐!



报导:叶凤玲
图:受访者提供

20180826fe01g

爱国没有标准公式 发自内心才是爱

公务员是国家运作及发展的基础磐石,没有他们在背后负责执行各项施政,再好的国家政策或未必能良好的发挥。公务员的奉献服务,是爱国亦是“利他”的良好精神……

■黎詠燊(右) 32歲/北海中華公學總校任職教師,八年執教經驗。
■黎咏燊(右)
32岁/北海中华公学总校任职教师,八年执教经验。

从小开始,在“我的志愿”作文里,黎咏燊(32岁)只写着一个答案:老师。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当老师,家里也没人是老师……可能因为我小学的时候遇到很好的老师,自己也想成为可以影响下一代的老师吧!”停顿一会儿,他说:“内心深处觉得老师的假期很多吧,哈!”

多数人都说“公务员是铁饭碗”,但对他而言,没有一个“饭碗”是铁做的:“抱着铁饭碗的想法是非常要不得的,公务员也好,非公务员也好,都得为自己的工作负起责任。”

为未来一起努力

黎咏燊在学校主要教科学和体育,同时也是训导主任。每天早上七点到学校,最忙的一天七点就要带学生到电脑室活动了。中午一点半放学、三点教补习,回到家通常已是傍晚六、七点。

尽管每天做的几乎是重复的事情,但是他不觉得单调乏味。

“老师最主要的使命在于育人,学校成绩好不好其实只是一张纸和一堆数字,最重要的是培养下一代的素质,例如积极、表达能力、创意等。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爱国是育人的内容之一。平时学校就有升国旗、奏唱国歌等仪式,以培养爱国精神。随着国庆日来临,学校四周篱笆更是悬挂国旗或编排庆祝活动,增添国庆日氛围。

黎咏燊认为,爱国没有标准公式,在不触犯法律为前提之下,任何形式的表达方法都可以。

“国歌或爱国歌曲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培养爱国情怀,但是前提是必须先理解歌词,而且最好是不要强迫学生去唱。”

“举例,奥运会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很期待马来西亚国歌可以在奥运会颁奖仪式上奏起。我相信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大家会哭着一起唱国歌,我相信这是国民的梦想。”

他表示,要培养学生的爱国精神,首先大人们要以身作则,无论是家庭教育或学校教育。

“如果学生常常听到大人在骂国家、骂国家领袖,他们又怎么会爱国呢?当然,可能会有不亲民的政策或领袖的行为出现问题,但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多一点教导学生拥抱希望、未来的观念,大家为了未来的希望而一起努力,让国家变得更好。”

他坦言,身为公务员不太方便公开批评政府弊端,但并不代表公务员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我相信不管是不是公务员都好,只要是身为国民,政府的表现如何,大家都会心里有数。”

黎詠燊認為教師的使命在于育人。
黎咏燊认为教师的使命在于育人。

教育非单向灌输乃互动及启发

教育不应该是灌输,而是对话与启发。“我觉得教师最大乐趣和最大挑战是一样的,那就是学生。和学生的互动,可以说是充满乐趣的同时又充满挑战,但更大的挑战其实是家长,哈!”

“还有,教师的乐趣包括这份工作绝对不是一成不变,其实,每天在课堂上都有不同的情况,每一个学生都很独特。”

黎咏燊表示,工作和想像不一样,实际当教师之后,最大的落差在于公众对教师的看待。

“现在的教师已经没有以往那样受尊敬了,学生也比较不会对老师表现感谢之情。但是这也无所谓啦,多数的老师都不会在意这些,我们只想把学生教好!”

以大马公民为荣

★什么是爱国?
爱国就是以自己的国家、自己的身分为荣,并且很乐意、主动向国外的朋友推荐自己国家的风土人情。

爱要大声说出来,爱国也要有所表现。不过,它不一定有标准的表现形式,最重要的是打从心里自愿、乐意表现出来,比如不分种族对任何人说“我是马来西亚人”,这句话对我来说已经是爱国的表现了。


不做个人英雄 拍档强化实战能力

孙伟强从小喜欢制服团体,一早立志从事制服团体的工作。“我申请过消防局、关税局、移民局等,消防局是我的第一选择,很幸运成功录取,当上消防员!”

■孫偉強(左) 33歲/馬六甲野新消防局局長,七年消防經驗
■孙伟强(左)
33岁/马六甲野新消防局局长,七年消防经验

问他为什么喜欢制服?他笑说:“穿上制服感觉神气、有型!而且,消防员从小给我的感觉像是超人一样,小事如捉蛇捕狗,大事如火灾、土崩等,都有消防员在救援。”

当年为了应付体能测试,他特地到当地的麻坡消防局请教爬楼梯、爬绳子等的技巧。最后,从1万4000人应征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年度140新消防员当中的一员。

负责评估新建筑安全

孙伟强当了七年的消防员,先后在雪兰莪(四年半)及马六甲亚罗牙也(九个月)消防局任职,今年调至马六甲野新任消防局局长。

“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至下午五点,虽然放工了,但必须廿四小时待命,一旦发生重大火灾、车祸或伤亡事件,需要尽快掌握状况及指挥救生排险。”

对于消防员来说,危险早已是工作的一部分,有时候甚至得和死神争夺生命。对此,孙伟强表示:“消防员有一定的危险性,这是一早就知道的事情,但这是为国家、人民服务,没什么好怕的。”

他强调,消防体制是不做个人英雄,避免孤军奋战,讲究的是消防员之间的团体精神及拍档模式。

“当其中一人有事,拍档会通知其他人寻求资源及援助。除此,拍档模式亦可强化实战能力。”

从事消防员之前,孙伟强没想到除了救火、捉蛇之外,消防员还要评估新建筑、新房屋的安全性。

“比如发展商建好了屋子,需要申请入伙纸,我们的工作就是评估该建筑的构结是否符合安全标准。如果没问题,会给一封证明信,发展商凭此信向市议会申请入伙纸。”

同时,到幼儿院和托儿所进行安全检查、到各商店及工厂突击检查防火系统,以及火灾现场查勘肇因、采样本做化验等,也是消防员的职务。

孙伟强以消防员一职引以为傲,除了这是他的梦想,也因为这个机会得来不易。“当年受训的时候,听一些人说他们申请了三四次才成功,而我第一次申请就成功。我很幸运,更要珍惜机会。”

消防員在高危的環境下,要處變不驚,堅持救人。
消防员在高危的环境下,要处变不惊,坚持救人。

难忘屋塌搜受难者

每名消防员都有机会遇到种种不同的难题,问及难忘经历,孙伟强坦言,最难忘的并非火场内的救援工作,而是搜寻屋塌事件的受难者。

他还在雪兰莪任职的时候,有一间别墅在没有申请扩建批准就进行扩建,结果发生倒塌,搜索了18个小时找到了两具尸体。

“当时现场听说有两位外劳被压在下面,但是大家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有可能在事件发生后,害怕得跑掉了?搜索工作最重要的是掌握准确资讯,才能在黄金时间内展开营救行动。”

“我们询问屋主、建筑工头有多少工人?现在有多少人在现场?不在现场的人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哪里?然后开始搜查。”

虽然最后搜寻到的是两具尸体,但也让孙伟强见识了消拯局、警察、市议会各专业团队的运作及互相配合,共同协助调查及解决问题。

生活中尽国民义务

★什么是爱国?
爱国是公民应有的道德,所谓国家,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我们。首先要感谢争取国家独立的英雄,希望我们不辜负他们的努力和期望,照顾好国家的名声。第二,不在社交媒体说出污辱和讽刺国家的话语。

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可以是爱国的表现,比如不随地丢垃圾、不破坏公物、向国外朋友介绍本国的美食及文物古迹,让更多人了解及喜欢来大马旅游,促进经济发展。


从渺小的我做起 大爱无疆

8月31日是马来西亚国庆日,全马各地都会庆祝,展现爱国的精神。爱国到底是什么概念?这个问题就像是一个大熔炉,每个人对爱国的定义不一样……

葉忠文(舞蹈家)
叶忠文(舞蹈家)

爱护环境守纪律

很多表演艺术者一旦出到国外就不会想回来,因为这里的环境有侷限,才能无从发挥。但是,我比较不一样,我到国外习舞、跳舞,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回来马来西亚,尽自己所能改善环境的侷限性。事实上,我觉得我有做到一些成绩,创办了本地首个民间全职专业舞团“共享空间”。

爱国是表现在自己的行为上、生活上。比如,爱护环境、不乱丢垃圾、不做违规违纪律的事情,我觉得这已经是爱国了。有时候政府会希望人民爱国就要说出来,但我觉得爱国不是口喊或挂国旗,当政府、国家做到人民觉得安心,自然就会挂国旗。大马人都很爱国,但我们不希望它被政治所利用。

每次到国外,我都会跟人说我是马来西亚人;我在国外跑来跑去,但最喜欢的是这里,每次飞机降落,心里就有回家的踏实感。

我是爱这个国家的,这里没有天灾,人民与人民之间融洽相处。至于环境,我希望犯罪少一点,住得安心一点。人民只有手上的一票,很多时候需要统治者去改善。

蔡佩珍(設計師)
蔡佩珍(设计师)

当日换国旗大头照

爱国是一种自然的情怀。身为那一国的国民,就必然应该爱那个国家。我爱马来西亚,只因我是马来西亚人,有马来西亚人的感情,这就够了,不必强加任何东西来支持我去爱国。

爱国应当有所表现,然而表现却可以多样化的,因为各人的性格、条件、处境、抱负皆不一样。因此,不能要求,也不能强迫别人要用“一定”的方式爱国,这容易否定其他方式的爱国,更会造成彼此之间不必要的矛盾。

现在不是很流行社交群网站吗?可以在国庆日当天在面书、Instagram上换上国旗大头照,一起炒热及宣扬国庆。

我是新山南柔商会的委员,最近配合国庆日会举办国庆嘉年华会(食物摊车)。也希望更多社团、乡会、商会多举办庆祝活动,鼓励民众一起参与庆祝。每年新山的游神活动都万人空巷,我期待未来的国庆日也可以像游神那样被人期待。

这是换政府后的第一个国庆日,相信各方面都要调整,加上市场慢热,气氛比我想像中冷清。不过,我是带着期待和兴奋的心情迎接国庆日,不像以往那样庆祝不庆祝都无所谓。

我很期待新政府的国庆表演节目,能体现出马来西亚精神,有新鲜感又切题的演出,让未来全马人民在国庆日当天,会想要驾车北上南下到吉隆坡参与庆祝。

最重要的是,希望在新政府的领导下,能看到一个不再有打劫、抢劫的安居乐业环境。

杜茂華(媒體業行政人員)
杜茂华(媒体业行政人员)

对新政府有期待

我在中学毕业后就去新加坡读书和工作,做了10年了,2008年回马发展,回来的第二天就是大选。当时意识到大马开始有新转变,即使大选成绩不如所愿,也有朋友问要不要再回新加坡,但是我对大马持有期待,当时回应一句:我想再看看。10年后,2018年就真的不一样了!

我是爱国的,不然早就外出发展了。不过,据我的经验,不管在马来西亚也好,国外也好,凡事总是有代价,新加坡工钱的确比较高,可是工作量也是这里的好几倍。

今年的国庆日对我来说很不一样,因为我对新政府多少有期待,希望国庆日能体现出“三大民族一起”的精神,也能照顾到东马同胞的感受。

对东马人来说,8月31日意义不深,反而是9月16日。因为马来西亚是在1963年9月16日由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共同组成。1957年8月31日是马来半岛独立和成立马来亚联邦的日子,那时候沙巴和砂劳越还没有脱离英国的统治,和马来联邦组合国家的谈判也还没有完成。我期待新政府和东马政府做协调,让马来西亚有一个真正普天同庆的国庆日。

每个人多少会对当地的环境、体制不满,但还是愿意为这个国家付出,比如尽自己该有的责任,缴税、遵守法律、买国货,这就是爱国的表现。

我们爱国,也希望国家能爱我们,不要什么“特别对待”的政策,能把所有公民同等视为马来西亚人,而不是划分马来西亚华人、马来人、印度人。

林姵杏(文化業)
林姵杏(文化业)

互相尊重方和谐

自小,我们被学校的道德教育以填鸭方式教导、灌输要如何爱国。举凡庆典要高升国旗、唱国歌,就是爱国精神的好例子。但是,爱国真需要从课本中取经吗?其实不然,爱国可以从渺小的自己开始,让自己对社会改观,用心包容不完美的一切。

我生长于80至90年代登嘉楼州南部的一个小新村,那是个纯朴的年代,当时大家还未遭到网络影响,尤其是老一辈的华、巫、印和睦相处,彼此互相帮忙,不分你我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这个小新村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时有一家印裔穆斯林家族,他们能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和海南话,因为新村以海南人居多,大部分以海南方言沟通。不仅是这一家人,还有部分巫裔也能用这两种语言与村民交流,言语与行为展现融洽,并不因为肤色与宗教而产生距离,至今我依然保留这段美好的时光。

我们生长在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彼此互相礼让及尊重,让马来西亚展现多元文化的色彩,也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特色。可是,很多时候因为政客挑拨离间,使得种族的友谊小船渐行渐远,对彼此挑起充满怀疑、不满的情绪。华、巫、印皆是马来西亚的孩子,孩子之间的和谐才是促进国家前进的根基,爱国家就从爱护你我的“家人”开始。

你问我爱国吗?这问题没有具体的答案。若要体现这大爱精神,不妨从生活小细节做起,因为我们都踏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

黃狄文(香港藝術工作者)
黄狄文(香港艺术工作者)

人民要求其实很简单!

爱国对我来说很简单,那就是我愿意为国家做所有事情。以我个人来说,我是在殖民地时期长大的,对于爱国这一方面,不管是概念还是感受,几乎都没有感觉。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大陆时,一开始我很担心,因为我对中国所有事情都不认识。另外,我在1977年随父母去过大陆,抵步家乡汕头的第一个晚上,我就问父亲:什么时候回香港?我完全接受不了那种陌生的环境和生活。这个印象一直深刻在我心里。

香港回归的时候,人民是处于被动的状态,怎样都要接受。大陆说过回归后“五十年政策不变”,但它并不是五十年不变,它在几年后就开始有点变化了,特别是2014年香港发生占领运动之后,变化更是加速。

站在中立角度看,我并不觉得绝望,因为中国政坛也不断改变,它们不固步自封,也有往外看的眼光。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它或许不是最完美,但希望能为人民带来希望,继续走下去。

基本上,香港人对国庆日没有多大的感受。我知道国歌的音怎么发,但还没有完全懂得怎么唱,哈!香港本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我满愿意接受它们的到来,前提是它们的政策能让香港市民温饱、有好经济。

不管是香港还是马来西亚,我相信多数人民的要求都很简单,那就是国家安定,人民快乐。前几年大陆的一些举动对香港产生满大的经济变化,政策上的小调动也对于香港人的自由产生影响。路是难走的,但始终要走,我抱着期待,希望可以平稳度过未来的旅程。


艺术浪花兴起前 回流大马推波澜

他们踏上回流国土这条路,各有各的理由。其中,生于斯,长于斯的情感和责任无可替代,于是,就回来了!

吴艳琳于美国鲍林格林州立大学(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音乐博士毕业,现在霹雳州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UPSI)任职音乐系高级讲师,从美国、坦桑尼亚回流已三年。先后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奥克拉荷马市大学及鲍林格林州立大学就读十年,吴艳琳当过助教,也兼职过翻译、伴奏、教课、活动表演等;也因为音乐,到过北京、法国等地方做交流和演出。

■吳艷琳(右) 蘇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學(UPSI)任職音樂系高級講師
■吴艳琳(右)
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UPSI)任职音乐系高级讲师

2003年初到美国留学的吴艳琳,心里怀抱着一个梦想,把自己最好的音乐,介绍给全世界。为了这个梦想,她后来离开美国,前往东非坦桑尼亚(Tanzania)发展。

在外国漂泊12年后,2015年,吴艳琳兴起“不如归去”的念头。

比10年前进步了!

回马后,她心里浮起惊叹号:“和10年前离开的时候不一样了!”特别是国内的艺术表演活动、艺术表演场地,让她眼前一亮。

吴艳琳的专业是音乐,举凡表演,她都有兴趣,之前就参加过友人的舞蹈演出。这些年,她近距离观察大马的艺术发展,心有所感。

“在美国,我经常和作曲人合作,让他们的作曲作品有机会发表。大马也有不少作曲人,但市场和观众还是比较注意舞蹈和戏剧,可能这两个都是直接的视觉感受吧!”

整体来说,她乐观以待,因为大马的艺术处于一个正要兴起的状态:“这只是一个开始!不过,这也要政府的支持,才能满地开花。”能在浪花兴起前回大马,她为自己能见证历史、参与历史而欣喜。

现在的吴艳琳除了教音乐学术研究、学习规划、国外交流合作策划等同时写满她的行事历。人生风景不一样了,但始终没有放下音乐。

最近,她的音乐才华让她从全球逾1500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20位“One Beat Fellow”文化使者之一,而她是唯一的大马人。

这个由美国发起的“One Beat Fellow”世界音乐团体,将会在美国各地进行独奏、和其他音乐家合作演出、教育等活动。为此,她将在九月至十月飞到美国。

吳艷琳在東非坦桑尼亞工作時,和當地人交流的情景。
吴艳琳在东非坦桑尼亚工作时,和当地人交流的情景。

重返故乡适应教学制度

在美国的时候,吴艳琳的亲友问:“几时回来?”回马发展之后,亲友又问她:“为什么回来?”这两个问题让她发笑,但实际上背后有故事。

她表示,许多在美国留学的外国学生,都费尽心思想在毕业后继续待在美国生活、就业,特别是中国的学生。

“大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留在美国发展,于是到美国的华人公司工作。毕竟是华人公司,管理方针倾向于传统管理方法,比如‘人才要用尽’,我看到同学们做得很辛苦,所以没想过在美国发展,最后去了东非坦桑尼亚工作。”

在坦桑尼亚两年后的2015年,吴艳琳决定回国发展,在霹雳州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UPSI)任职音乐系讲师。“毕竟大马是我的故乡,有离不开的感情,家人也在这里。”

一开始,她并不适应政府学府的运作,比如要做很多纸上报告、开很多会议,但是重新调整情绪之后,加上坚韧的性格,她都能浴火重生。

作品自然流露大马情

★什么是爱国?
每一次在国外表演或交流,我都会自我介绍“我是马来西亚人”,然后别人就会好奇,马来西亚人也会讲中文?每个国家都有他们自己的问题,但对我来说,爱国很简单,就是看到国家的好和美,并且引以为荣。

爱有各种表现形式,可以用行动,可以用言语。像有时候我在作曲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地运用大马元素,但最后却作出带有大马的音乐元素……可能因为生于斯,长于斯,很多东西融入生活、意识里,在作品中自然流露出来吧!


善用德国精神 主动沟通大马社会

大马乃多元文化国家,如果没有主动提出沟通,容易造成思想上的误解及隔阂……

连健力2014年回流大马,2017年创立putticoop设计工作室,曾获2016年金马仑艺术大奖(BOH Cameronian Arts Awards)最佳服装造型设计。

■連健力 建築師,旅居澳洲、德國19年,2014年回流
■连健力
建筑师,旅居澳洲、德国19年,2014年回流

出国发展或回流,两者是截然不同的体验。是否适应,连健力认为,主要因人而异。

“像我在国外旅居19年,完全没有障碍,一是性格的关系,二是自小家里不时会有爸爸的外国朋友到访……反而是自己要踏出一步去认识当地人,不然很容易待在大马、新加坡、香港学生的华人圈。”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德国文化,在体验中西文化差异的同时,他也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从小,家里教导男儿有泪不轻弹,因此很多事情摆在心里面。在德国工作的时候,有一次前辈同事在老板面前直接指出我的错误,当时我整个人呆住,好想挖个洞躲起来。午餐的时候,该同事把我拉到一旁,问说刚才是不是让我觉得不舒服?为什么我不说出我的想法?”

后来连健力才意识到,这位同事教导他的不只是工作,更是工作以外的人际沟通、待人处事。

“他人很好,愿意踏出一步教一位傻愣愣的外国人。我永远记住这件事,后来我当了前辈之后,我也对实习生采用同样的方式。”

回流后,他把这股“德国精神”带回马来西亚,自己推动自己,也推动周围的人。

离开19年,没忘记这里

特别是大马的多元文化,如果没有主动沟通,当冲突发生时,缺乏信任和沟通使人们容易犯错而导致情绪化和财务上的损失。

“大马职场真的缺乏主动沟通的文化……主动沟通的目的在于改善状况、促进了解,而不是打压或批评。”故此,问他如何运用外国经验来拓展现在的事业,他会说:“主动沟通。”

连健力是在2014年回流。回流有两个原因,一是照顾生病的母亲,二是他和男朋友分手,需要离开当地,处理情绪。

在德国的时候,他在建筑事务所上班,主要是做建筑设计。2012年才开始做画画等艺术,也曾被调到北京工作。

“回马的两年,我主要是照顾妈妈,妈妈过世后,爸爸的状况也不好,我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大马。这期间没有工作,只是间中做了两个舞台设计,还有一些装置艺术和画画。”

回流后,他的人生目标不一样了。虽然有失去一些,但也被更多的得到给弥补上了,比如和家人的关系更融洽了、见证大马改朝换代的历史时刻。

“大马是我长大的地方,我有很多朋友、回忆都在这里。虽然曾经离开19年,但是我没有忘记过这里的一切。”

2016和導演Joseph Gonzales合作舞台及服裝設計,此演出得到金馬崙藝術大獎的最佳服裝設計。
2016和导演Joseph Gonzales合作舞台及服装设计,此演出得到金马仑艺术大奖的最佳服装设计。

捍卫人权 站出来说话

连健力关注社会议题,过去在德国发展的时候,如果回国刚好碰上净选盟的“Bersih运动”,他都会出席支持。去年,是特别的一次。

“朋友说要带水、带口罩,我说最重要是带把雨伞,然后就去便利店买彩虹伞。那一次的出席对我来说比任何一个时刻都重要,因为我是以同志的身分参与。”

“当国家出现某一族群被压迫,而我又属于这个族群,我一定要站出来讲话,因为这牵涉到基本人权的问题。现在既然有了新政府、有机会,更加不能像以前那样逆来顺受,看到做不对的地方,就要讲出来。”

“我没有很大的感触,只是觉得,我的国家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其他先进国家那样?你知道吗?现在全球都有一个趋势,那就是体认及接受彼此的不一样。什么时候大马可以像其他先进国家那样呢……”

勿让少数人破坏国家

★什么是爱国?
当某政治人物说的言论让你感到生气,那就是爱国,因为你不愿意被少数有权力的人破坏自己认知的国家。我很爱这个国家,不愿意被这种少数人所讲的一两句话,而被破坏掉。

我的爱国方式就是自我鞭策。当国家、社会制度出现问题,回头审视自己和它是否有相同的文明。举例,遇到贪污政府,你要看自己有没有做出贪污的行为?不要犯罪的生活环境,要看自己有没有犯法,比如闯交通红灯?否则,就像在水里面却一直说自己讨厌水,可悲又可笑。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