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爵士乐与科技的兴起3之2】 爵士乐召 少年紧相随

不同的科技,影响着爵士音乐的表现方式。

特约:郑泽相

电台的崛起,也像许多新科技崛起一样,陷入美国西部开荒式的竞争,各方势力入侵这个新兴行业打算分一杯羹。不过真正提供内容给商业电台的乐手,则被隔离在门外,连水都没有一杯(今天的Social media则聪明多了,内容都让用户自己提供得开开心心,作为平台一分钱都不用掏出来)。

这时候兴起了为乐手争取“钱益”的版权协会,和电台权力谈判分账时,陷入胶着而发起罢工杯葛,直到电台让步,开始设定电台播放的版权条规为止。那时候,被胶着状态所苦的其实就是手停口停的乐手,为了糊口,他们只有冒名接下别的演奏工作。另外,音乐版权的设立只是保护作曲和作词的权益,爵士音乐最精髓的地方:即兴,却没有立法条规去保护,或给予奖励。

比如说演奏一首Gershwin的〈Summertime〉,爵士音乐家会将这首曲子的主要旋律演奏出来,然后就进入可能比原曲长十倍的即兴演奏,法律却只是保护原曲,将收益给予Gershwin,爵士音乐家不管多么有创意的即兴,也都收不到分毫。

所以,1940年代的Bebop乐手对抗这样的法律,就写了一堆曲子,基本架构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曲子,只是将旋律剥去,换上自己的旋律,叫个新名字,基本上就可以不用付钱给作曲家,自己还可收取版权费用,反正那些律师、法官都不懂得他们听了什么(反观今天Ed Sheeran就因为一组和弦败诉,发人深省,令我们音乐人担忧,有了这样的案例,是否意味连和弦都可注册拿版权?)

爵士音乐经由录音科技的散播,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有志学习爵士乐的人,可从唱片和电台上听到原汁原味的声音(不必像传说中巴哈一样,走路到一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城镇听大师演奏,再走路回家),进而学习如何演奏这种音乐。

离开纽约、芝加哥这些爵士重镇的各个小镇青少年,在家里将唱片的播放速度放慢,摘取心仪乐句再一句句练起来。我能够想像在民国时期的陈歌辛,就是这样将爵士乐的声音,拷贝进他的脑海与他从小就熟悉的黄梅调结合起来;或者60年代的顾嘉辉,在香港某处听着爵士乐句而兴起到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唸书的念头;或者这一百年来,世界各个角落被爵士乐召唤的少年,都会窝在唱机前,固执地放停唱片,只为抓着喜欢的乐句。

麦克风让纤细如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这样时而喃喃细语,好像在你耳边说话唱歌的歌手引领风骚。

与麦克风调情的歌手们

爵士乐经历的录音工艺,从原声科技(Acoustical)到电源科技(Eletrical)到磁性科技(Magnetical)直到今天数码科技(Digital)。不同的科技,影响着爵士音乐的表现方式。因科技所限,乐手散布在大喇叭前演奏,最大声的乐器如爵士鼓放在离喇叭最远,需要纤细处理的乐器,如钢琴放在离喇叭最靠近。

爵士鼓因低频率无法收录,以木鱼取代。因为载体有限,只能录制三分钟,乐手展现浑身绝技尽量发挥,如Louis Armstrong在1928年的〈West End Blues〉,精彩绝伦,鼓手在最后一秒,挤入一声木鱼。电源科技引进了麦克风,麦克风的发展史也带起不同风格的歌手——在最早期的录音科技,只能收录大声公大声婆的歌手,如Bessie Smith、Mammie Smith这样的蓝调歌手。

麦克风的引进,让纤细如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这样时而喃喃细语,好像在你耳边说话唱歌的歌手引领风骚;这些歌手则掌握了如何与麦克风调情,如何控制音场技巧,让设计师开发出更高端的麦克风种类。

磁带和Long Play (简称LP,或33转唱片)的发明,让音乐得以伸展开来,一面唱片上,有能够发挥长达30分钟的画布;Miles Davis致力运用这样的优势,挥发他的强项:不急不忙地吹着他注册商标的弱音小号,拉长每个音符,调弄著似乎犹豫忧郁的蓝调音。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