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爵士樂與科技的興起3之2】 爵士樂召 少年緊相隨

不同的科技,影響著爵士音樂的表現方式。

特約:鄭澤相

電台的崛起,也像許多新科技崛起一樣,陷入美國西部開荒式的競爭,各方勢力入侵這個新興行業打算分一杯羹。不過真正提供內容給商業電台的樂手,則被隔離在門外,連水都沒有一杯(今天的Social media則聰明多了,內容都讓用戶自己提供得開開心心,作為平台一分錢都不用掏出來)。

這時候興起了為樂手爭取“錢益”的版權協會,和電台權力談判分賬時,陷入膠著而發起罷工杯葛,直到電台讓步,開始設定電台播放的版權條規為止。那時候,被膠著狀態所苦的其實就是手停口停的樂手,為了糊口,他們只有冒名接下別的演奏工作。另外,音樂版權的設立只是保護作曲和作詞的權益,爵士音樂最精髓的地方:即興,卻沒有立法條規去保護,或給予獎勵。

比如說演奏一首Gershwin的〈Summertime〉,爵士音樂家會將這首曲子的主要旋律演奏出來,然后就進入可能比原曲長十倍的即興演奏,法律卻只是保護原曲,將收益給予Gershwin,爵士音樂家不管多麼有創意的即興,也都收不到分毫。

所以,1940年代的Bebop樂手對抗這樣的法律,就寫了一堆曲子,基本架構是人們耳熟能詳的曲子,只是將旋律剝去,換上自己的旋律,叫個新名字,基本上就可以不用付錢給作曲家,自己還可收取版權費用,反正那些律師、法官都不懂得他們聽了什麼(反觀今天Ed Sheeran就因為一組和弦敗訴,發人深省,令我們音樂人擔憂,有了這樣的案例,是否意味連和弦都可註冊拿版權?)

爵士音樂經由錄音科技的散播,不管在世界哪個角落,有志學習爵士樂的人,可從唱片和電台上聽到原汁原味的聲音(不必像傳說中巴哈一樣,走路到一百公里外的另一個城鎮聽大師演奏,再走路回家),進而學習如何演奏這種音樂。

離開紐約、芝加哥這些爵士重鎮的各個小鎮青少年,在家裡將唱片的播放速度放慢,摘取心儀樂句再一句句練起來。我能夠想像在民國時期的陳歌辛,就是這樣將爵士樂的聲音,拷貝進他的腦海與他從小就熟悉的黃梅調結合起來;或者60年代的顧嘉輝,在香港某處聽著爵士樂句而興起到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唸書的念頭;或者這一百年來,世界各個角落被爵士樂召喚的少年,都會窩在唱機前,固執地放停唱片,只為抓著喜歡的樂句。

麥克風讓纖細如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這樣時而喃喃細語,好像在你耳邊說話唱歌的歌手引領風騷。

與麥克風調情的歌手們

爵士樂經歷的錄音工藝,從原聲科技(Acoustical)到電源科技(Eletrical)到磁性科技(Magnetical)直到今天數碼科技(Digital)。不同的科技,影響著爵士音樂的表現方式。因科技所限,樂手散佈在大喇叭前演奏,最大聲的樂器如爵士鼓放在離喇叭最遠,需要纖細處理的樂器,如鋼琴放在離喇叭最靠近。

爵士鼓因低頻率無法收錄,以木魚取代。因為載體有限,只能錄製三分鐘,樂手展現渾身絕技盡量發揮,如Louis Armstrong在1928年的〈West End Blues〉,精彩絕倫,鼓手在最后一秒,擠入一聲木魚。電源科技引進了麥克風,麥克風的發展史也帶起不同風格的歌手——在最早期的錄音科技,只能收錄大聲公大聲婆的歌手,如Bessie Smith、Mammie Smith這樣的藍調歌手。

麥克風的引進,讓纖細如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這樣時而喃喃細語,好像在你耳邊說話唱歌的歌手引領風騷;這些歌手則掌握了如何與麥克風調情,如何控制音場技巧,讓設計師開發出更高端的麥克風種類。

磁帶和Long Play (簡稱LP,或33轉唱片)的發明,讓音樂得以伸展開來,一面唱片上,有能夠發揮長達30分鐘的畫布;Miles Davis致力運用這樣的優勢,揮發他的強項:不急不忙地吹著他註冊商標的弱音小號,拉長每個音符,調弄著似乎猶豫憂鬱的藍調音。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