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医疗(完结篇) 医院床位僧多粥少 卫生部着手替代方案

雪州政府医院床位不足,卫生部长(右)祖基菲里阿末亲自巡视了解,并允诺寻找替代方案解决。

报导:潘有文

图:本报资料中心,受访者提供,互联网

全国政府医院每年约有2200万至2300万的住院和门诊病人,如此庞大的病人流量,可想而知政府医院人力、床位和医资源的吃紧程度。

卫生部表示,已在努力优化所有资源,包括人力和医疗设备,并且将根据需要增加人力,以确保在全国提供到位的医疗保健服务。

从卫生部提供的相关数据来看,全国共有145所政府医院,由该部辖下的专科医院、非专科医院和特殊医疗单位组成。

大马于2017年的人口预测是3160万人,而卫生部医院提供4万1995张床位,与人口的比例是1.3张床对1000人。如果把私人医院和其他非卫生部医院的数据加进来,床位与人口的比例是1.9张床位对1000人。

1.9张位对1000人

卫生部总监拿督诺希山医生(Datuk Dr Noor Hisham Abdullah)受访时表示,目前政府医院的数量仍然不足,但该部己于2015年的“卫生部医院发展总体规划”(MOH Hospital Development Masterplan)中,设下于2030年要达到的特定目标,即大马政府医院和非政府医院床位与人口比例达至2.5张床位对1000人。

“我们将使用各种策略,同时基于预测各州和各区的人口增长,希望能在卫生部的医院新增2万1335张病床,同时规划新医院和升级医院设施。”

政府医院的床位和病人的比例僧多粥少,虽然卫生部设下增加医院和增加床位的目标,但需要时间达成。因此,卫生部已着手开始替代方案,以减少政府医院床位不足的缺口。

审视病人满意度

“这些选项包括一、引入可以提高现有卫生部医院效率的转型计划;二、赋予社区权力,引入家庭护理服务;三、提升初级保健服务,以降低死亡率和发病率;四、与私人医院、大学医院和国家心脏中心等单位合作,外包一些重大疾病的医疗工作。”

此外,诺希山指出,自2014年开始,卫生部每年会对所有政府医院进行病人满意度调查,并把它视为各医院总监的关键绩效指标之一。

“从卫生部的绩效监督纪录来看,自2014年至2017年,病人对政府医院的满意度平均达96.30%。其中,2014年为95.88%、2015年为96.21%、2016年为96.30%,以及2017年为96.80%。”

民众不应滥用政府医院的资源,以免影响到真正有需要的人。

普通病房病人可在家休养

政府医院的病床需求量大,因此卫生部从重症病房转入普通病房的病人,可以选择在家休养。

因此,卫生部引进家庭护理服务,即通过护理人员提升病人家庭成员的护理能力,让后者有能力照护正在康复的病人,从而空出医院床位,让其他有需要的人使用。

诺希山表示,医护人员指导病人的家庭成员提高护能力后,通过在家和社区政府医疗单位提供的服务,降低病人再入院几率。

“除此之外,卫生部目前还设有22个社区精神保健中心(MENTARI),为精神病患者提供检查、治疗和康复服务,从而提供更贴近家庭的护理,减少疾病复发的可能,以及入院的需要。”

医院集群解决拥挤问题

在卫生部引入提高现有卫生部医院效率的转型计划中,医院集群概念(Hospital Cluster Concept)是其中一。

医院集群是通过解决专科医院的拥挤问题,优化现有资源,尤其善用非专科医院,尽量减少浪费和全面普及专科护理,提高临床质量和安全。

诺希山表示,每个医院集群位于相同的地理区域或在同个州内,由至少3个卫生部医院的专科医院和普通医院组成,并且根据医院服务和患者治疗流程调整。

“该医院集群将为该地区的所有患者提供专科服务资源,设施和其他资源,相关医院都互相共享资源。”

缓解病床需求

这项计划自2014年开推行,在彭亨,马六甲和沙巴三个州优先和积极推行。从2016年开始,每年有3个新的医院集群的出现,至2018年共有11个州的13个医院集群,共47家医院参与其中,其中20家为专科医院,另外27家为医院非专科医院。

通过这个医院集群计划,得以提高政府医院床位利用率,缓解专科医院病床的需求。

“例如,在马六甲医院集群中,野新(Jasin)和亚罗牙也(Alor Gajah)医院的床位数量,从2016年的70张增加到90张,能接收越来越多的病患。”

同时,野新医院的床位使用率从51.95%上升至60.60%,亚医牙也医院的病床使率则从2013年的44.86%上升至2017年77.39%。

社区健康建设者

预防非传染性疾病

自2013年开始,卫生已推行“社区健康建设者”(KOSPEN,Komuniti Sihat Pembina Negara)计划,该计划强调社区预防非传染性疾病。

诺希山表示,此计划是增强初级卫生保健(EnPHC,Enhanced Primary Healthcare)计划之一。

俗话说,预防胜于治疗,卫生部的提升初期保健服务概念,无非是希望降低终末期疾病出现并发症的死亡率和发病率。

这类非传染性疾病(NCDs)往往有征兆可寻,而且即使患上这类病症,只要病患自己和家人平时良好照顾和护理,就能减少发病患再发病的机会。

公众滥用医疗资源

政府医院收费廉宜,给许多经济能力不佳的病人,带来许多方便。但却也有不少人滥用这些便利。

私人医生崔耀豪在政府医院当驻院医生(Medical officer)时,就遇到不少滥用政府医疗资源的病人,让他为之气结。

外包特定医疗服务

政府医院向非政府医院外包特定医疗服务,以让病人得到及时护理。

“我们与私人医院,大学医院和国家心脏中心(Institut Jantung Negara)合作,外包放射治疗、心脏病学和心胸外科等服务。”

诺希山指出,此举是为了满足政府医院的床位、专业设备以及专科医生的需求,同时不延缓医治病人的时间。

“例如,汝来专科医院和仁爱医疗中心(Mahkota Melaka)被用作政府医院病患者放射治疗中心,而国家心脏中心则用于心脏病和心胸外科病患治疗之用。”

探讨让更多医生留在政府医院

目前大马医生与人口例是1名医生对比632人,虽然医生数量并不少,但如何让更多医生留在政府医院服务,是卫生部需要关注的问题。

因此,诺希山指出,该部提供数项奖励和福利给政府医院任职的医生,包括增加医生的重要津贴(Critical allowance)、提升专科医生和住院医生的待命(Oncall)津贴。

同时,该部批准医生在私人医疗保健机构中当代理医生、在卫生部设施内提供医疗保健的延长时间津贴、为减少医院病例积压情况,在周末进行外科手术的医生可得到体恤津贴,以及医生可参与病人全额付费服务(Full paying patient ,FPP),增加医生的收入。

精益医疗高效设计医疗流程

精益医疗(LEAN)倡议是一种重新设计医疗流程的方法,审查和重新安排病人的需求,确保护理安全、有效和高效。

诺希山表示,通过卫生部医院简化病人治疗程序,可以减少失误,改善患者所获得的服务。同时可以降低医疗成本,提高病人和工作人员的满意度。

柔佛州新山苏丹伊斯梅尔医院(HSI)是首个精益医疗项目,成功于2013年减少确诊2周至16周颈部癌症患者,接受第一次放射治疗的等待时间。此外,同时把等待看骨科专科医生的病人的时间,从112分钟降至68分钟。

他指出,巴生中央医院(Ampuan Rahimah Klang,HTAR)也于2014年采用精益医疗计划,成功减少病房的拥挤程度,以及病人在急诊区的候诊时间。

“至今为止,已有52家医院推行精益医疗保健计划,主要集中在急诊科(ED)和医疗病房(MW),减少患者等待治疗的时间,以及减少拥挤以能腾出更多的医院床位。”

卫生部估计由于推行这项计划,每年可省下988万令吉。同时避免参与这个计划的52间医院的急诊室和病房开销,额外支出10亿3000万令吉。

以下是他遇到的一些例子:

没病装病讨病假单

一名“病人”疑是前一晚熬夜看球不想上班,就来政府医院看医生,说不舒服要讨病假单。

崔医生一眼看出对方是装病,于是试探性的说昨晚那场球赛很精彩,结果这个病人突然精神起来,大谈特谈那场球赛,原形毕露。

有一个女病人,几乎每月都到政府医院说月事来不舒服要请病假。恰好当天遇上了崔医生,他翻查病人病历,发现事有蹊跷,而且女病人样子不像不适,于是决定试一试她。

他要求女护士陪病人到厕所一趟,看看月事情况,揭穿女病人要骗病假单,吓了对方一跳。

一个男病人明目张胆常来拿病假,因为对方公司有给予一年30天病假的福利,他认为这是他应该得到的。

而且,那男子理直气壮的说他不是买病假单,而是有来看诊,即使会被医生责骂也在所不惜。

病人不看病看蚊子

凌晨2时许,老妇人坐在崔医生面前,摊开手掌上的纸巾,说:里面的蚊子是黑斑蚊吗?我被叮了,怕会得蚊症。

崔医生哭笑不得,只得向他解释那不是黑班蚊,还被迫为对方上了一堂蚊子种类课。

不看病,只吹冷气

凌晨1点,病人坐在崔医生前面,崔医生问诊,他说:没病,只是家里没冷气太热,来医院吹冷气。

凌晨到急症室为量血压

凌晨五六点,病人来急症室量血压。崔医生问:为何不早上才看医生?

病人说:早上要上班,看完医生吃个早餐刚好上班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