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貼醫療(完結篇) 醫院床位僧多粥少 衛生部著手替代方案

雪州政府醫院床位不足,衛生部長(右)祖基菲里阿末親自巡視瞭解,並允諾尋找替代方案解決。

報導:潘有文

圖:本報資料中心,受訪者提供,互聯網

全國政府醫院每年約有2200萬至2300萬的住院和門診病人,如此龐大的病人流量,可想而知政府醫院人力、床位和醫資源的吃緊程度。

衛生部表示,已在努力優化所有資源,包括人力和醫療設備,並且將根據需要增加人力,以確保在全國提供到位的醫療保健服務。

從衛生部提供的相關數據來看,全國共有145所政府醫院,由該部轄下的專科醫院、非專科醫院和特殊醫療單位組成。

大馬于2017年的人口預測是3160萬人,而衛生部醫院提供4萬1995張床位,與人口的比例是1.3張床對1000人。如果把私人醫院和其他非衛生部醫院的數據加進來,床位與人口的比例是1.9張床位對1000人。

1.9張位對1000人

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醫生(Datuk Dr Noor Hisham Abdullah)受訪時表示,目前政府醫院的數量仍然不足,但該部己于2015年的“衛生部醫院發展總體規劃”(MOH Hospital Development Masterplan)中,設下于2030年要達到的特定目標,即大馬政府醫院和非政府醫院床位與人口比例達至2.5張床位對1000人。

“我們將使用各種策略,同時基于預測各州和各區的人口增長,希望能在衛生部的醫院新增2萬1335張病床,同時規劃新醫院和升級醫院設施。”

政府醫院的床位和病人的比例僧多粥少,雖然衛生部設下增加醫院和增加床位的目標,但需要時間達成。因此,衛生部已著手開始替代方案,以減少政府醫院床位不足的缺口。

審視病人滿意度

“這些選項包括一、引入可以提高現有衛生部醫院效率的轉型計劃;二、賦予社區權力,引入家庭護理服務;三、提升初級保健服務,以降低死亡率和發病率;四、與私人醫院、大學醫院和國家心臟中心等單位合作,外包一些重大疾病的醫療工作。”

此外,諾希山指出,自2014年開始,衛生部每年會對所有政府醫院進行病人滿意度調查,並把它視為各醫院總監的關鍵績效指標之一。

“從衛生部的績效監督紀錄來看,自2014年至2017年,病人對政府醫院的滿意度平均達96.30%。其中,2014年為95.88%、2015年為96.21%、2016年為96.30%,以及2017年為96.80%。”

民眾不應濫用政府醫院的資源,以免影響到真正有需要的人。

普通病房病人可在家休養

政府醫院的病床需求量大,因此衛生部從重症病房轉入普通病房的病人,可以選擇在家休養。

因此,衛生部引進家庭護理服務,即通過護理人員提升病人家庭成員的護理能力,讓后者有能力照護正在康復的病人,從而空出醫院床位,讓其他有需要的人使用。

諾希山表示,醫護人員指導病人的家庭成員提高護能力后,通過在家和社區政府醫療單位提供的服務,降低病人再入院幾率。

“除此之外,衛生部目前還設有22個社區精神保健中心(MENTARI),為精神病患者提供檢查、治療和康復服務,從而提供更貼近家庭的護理,減少疾病復發的可能,以及入院的需要。”

醫院集群解決擁擠問題

在衛生部引入提高現有衛生部醫院效率的轉型計劃中,醫院集群概念(Hospital Cluster Concept)是其中一。

醫院集群是通過解決專科醫院的擁擠問題,優化現有資源,尤其善用非專科醫院,盡量減少浪費和全面普及專科護理,提高臨床質量和安全。

諾希山表示,每個醫院集群位于相同的地理區域或在同個州內,由至少3個衛生部醫院的專科醫院和普通醫院組成,並且根據醫院服務和患者治療流程調整。

“該醫院集群將為該地區的所有患者提供專科服務資源,設施和其他資源,相關醫院都互相共享資源。”

緩解病床需求

這項計劃自2014年開推行,在彭亨,馬六甲和沙巴三個州優先和積極推行。從2016年開始,每年有3個新的醫院集群的出現,至2018年共有11個州的13個醫院集群,共47家醫院參與其中,其中20家為專科醫院,另外27家為醫院非專科醫院。

通過這個醫院集群計劃,得以提高政府醫院床位利用率,緩解專科醫院病床的需求。

“例如,在馬六甲醫院集群中,野新(Jasin)和亞羅牙也(Alor Gajah)醫院的床位數量,從2016年的70張增加到90張,能接收越來越多的病患。”

同時,野新醫院的床位使用率從51.95%上升至60.60%,亞醫牙也醫院的病床使率則從2013年的44.86%上升至2017年77.39%。

社區健康建設者

預防非傳染性疾病

自2013年開始,衛生已推行“社區健康建設者”(KOSPEN,Komuniti Sihat Pembina Negara)計劃,該計劃強調社區預防非傳染性疾病。

諾希山表示,此計劃是增強初級衛生保健(EnPHC,Enhanced Primary Healthcare)計劃之一。

俗話說,預防勝于治療,衛生部的提升初期保健服務概念,無非是希望降低終末期疾病出現並發症的死亡率和發病率。

這類非傳染性疾病(NCDs)往往有徵兆可尋,而且即使患上這類病症,只要病患自己和家人平時良好照顧和護理,就能減少發病患再發病的機會。

公眾濫用醫療資源

政府醫院收費廉宜,給許多經濟能力不佳的病人,帶來許多方便。但卻也有不少人濫用這些便利。

私人醫生崔耀豪在政府醫院當駐院醫生(Medical officer)時,就遇到不少濫用政府醫療資源的病人,讓他為之氣結。

外包特定醫療服務

政府醫院向非政府醫院外包特定醫療服務,以讓病人得到及時護理。

“我們與私人醫院,大學醫院和國家心臟中心(Institut Jantung Negara)合作,外包放射治療、心臟病學和心胸外科等服務。”

諾希山指出,此舉是為了滿足政府醫院的床位、專業設備以及專科醫生的需求,同時不延緩醫治病人的時間。

“例如,汝來專科醫院和仁愛醫療中心(Mahkota Melaka)被用作政府醫院病患者放射治療中心,而國家心臟中心則用于心臟病和心胸外科病患治療之用。”

探討讓更多醫生留在政府醫院

目前大馬醫生與人口例是1名醫生對比632人,雖然醫生數量並不少,但如何讓更多醫生留在政府醫院服務,是衛生部需要關注的問題。

因此,諾希山指出,該部提供數項獎勵和福利給政府醫院任職的醫生,包括增加醫生的重要津貼(Critical allowance)、提升專科醫生和住院醫生的待命(Oncall)津貼。

同時,該部批准醫生在私人醫療保健機構中當代理醫生、在衛生部設施內提供醫療保健的延長時間津貼、為減少醫院病例積壓情況,在周末進行外科手術的醫生可得到體恤津貼,以及醫生可參與病人全額付費服務(Full paying patient ,FPP),增加醫生的收入。

精益醫療高效設計醫療流程

精益醫療(LEAN)倡議是一種重新設計醫療流程的方法,審查和重新安排病人的需求,確保護理安全、有效和高效。

諾希山表示,通過衛生部醫院簡化病人治療程序,可以減少失誤,改善患者所獲得的服務。同時可以降低醫療成本,提高病人和工作人員的滿意度。

柔佛州新山蘇丹伊斯梅爾醫院(HSI)是首個精益醫療項目,成功于2013年減少確診2周至16周頸部癌症患者,接受第一次放射治療的等待時間。此外,同時把等待看骨科專科醫生的病人的時間,從112分鐘降至68分鐘。

他指出,巴生中央醫院(Ampuan Rahimah Klang,HTAR)也于2014年採用精益醫療計劃,成功減少病房的擁擠程度,以及病人在急診區的候診時間。

“至今為止,已有52家醫院推行精益醫療保健計劃,主要集中在急診科(ED)和醫療病房(MW),減少患者等待治療的時間,以及減少擁擠以能騰出更多的醫院床位。”

衛生部估計由于推行這項計劃,每年可省下988萬令吉。同時避免參與這個計劃的52間醫院的急診室和病房開銷,額外支出10億3000萬令吉。

以下是他遇到的一些例子:

沒病裝病討病假單

一名“病人”疑是前一晚熬夜看球不想上班,就來政府醫院看醫生,說不舒服要討病假單。

崔醫生一眼看出對方是裝病,于是試探性的說昨晚那場球賽很精彩,結果這個病人突然精神起來,大談特談那場球賽,原形畢露。

有一個女病人,幾乎每月都到政府醫院說月事來不舒服要請病假。恰好當天遇上了崔醫生,他翻查病人病歷,發現事有蹊蹺,而且女病人樣子不像不適,于是決定試一試她。

他要求女護士陪病人到廁所一趟,看看月事情況,揭穿女病人要騙病假單,嚇了對方一跳。

一個男病人明目張膽常來拿病假,因為對方公司有給予一年30天病假的福利,他認為這是他應該得到的。

而且,那男子理直氣壯的說他不是買病假單,而是有來看診,即使會被醫生責罵也在所不惜。

病人不看病看蚊子

凌晨2時許,老婦人坐在崔醫生面前,攤開手掌上的紙巾,說:裡面的蚊子是黑斑蚊嗎?我被叮了,怕會得蚊症。

崔醫生哭笑不得,只得向他解釋那不是黑班蚊,還被迫為對方上了一堂蚊子種類課。

不看病,只吹冷氣

凌晨1點,病人坐在崔醫生前面,崔醫生問診,他說:沒病,只是家裡沒冷氣太熱,來醫院吹冷氣。

凌晨到急症室為量血壓

凌晨五六點,病人來急症室量血壓。崔醫生問:為何不早上才看醫生?

病人說:早上要上班,看完醫生吃個早餐剛好上班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