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你会忘了我吗?” | 中国报 ChinaPress

闲话影视 梁小楷:“你会忘了我吗?”

童年告別,中年重逢,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就算活到100歲,也要記得彼此!
童年告别,中年重逢,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就算活到100岁,也要记得彼此!

《挚友维尼》(Christopher Robin)拍成真人电影,没将维尼等伙伴变得光鲜亮丽,眼珠子会闪动,反而忠于原形,变得有点旧与脏,诚然可贵。维尼身上绒毛有点杂乱,小猪粉红色耳朵起了毛球,袋鼠妈妈肩头针线缝得有点塌……活脱脱乃真实布偶,不求灵动反求真,予人岁月晖染过的质感。



只是岁月终是一阙离别曲,电影启幕即是百亩森林伙伴:维尼、小猪、屹耳驴、袋鼠母子、跳跳虎、猫头鹰、兔子瑞比,为罗宾开派对送别。

维尼与罗宾独处时,心中不舍地说:“你会忘了我吗?”

罗宾说:“即使我活到100岁,我仍记得你。”

无奈,明日天涯,罗宾到寄宿男校就读,布偶们也将被冷落在百亩森林里。

间中,罗宾在学校遭遇霸凌、父亲逝世、从军、谋职、结婚生子,为生活奔波,忙得没时间关怀妻子女儿,也没时间笑了。罗宾的“心”离开百亩森林30年,倒是女儿翻出父亲童年画的百亩森林,赞父亲好会画。

至于百亩森林又怎样了呢?胖呼呼圆滚滚的维尼一日醒来,发现森林空荡荡,参天老树笼罩在白色薄雾中,呼喊几声,不见同伴回应!维尼四处查寻,愣头愣脑钻进树洞里,穿越到成年罗宾的世界……

怎么《挚友罗宾》开场夹带一丝丝伤感,人终需长大,告别童年,只是罗宾成年后不快乐,维尼醒来后不见伙伴……

回忆的迷失,以致快乐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会忘了我吗?或许你并没有忘记,只是将通往百亩森林的心门锁上了。

然而,回忆像似有脚,自动找上门来,就如维尼穿过树洞找到罗宾。(维尼经典对白:我总是从我要离开的地方,到我要去的地方。)

只是眼前,不再是天真的小孩,而是提着公事包的沉郁中年,维尼依然毫不犹疑认出罗宾,罗宾大表惊讶,维尼回:你还是你,只是脸上多了皱纹(或许维尼仍看得见罗宾的心)。

罗宾怕会动会说话的维尼惊扰了邻居,匆匆带维尼回家。爱吃蜜糖的维尼,不只弄到自己满嘴蜜糖,还抹到罗宾一脸蜜糖。

罗宾应该早忘了,童年里的蜜糖有多甜;而维尼也不明白当前罗宾心中有多苦!

罗宾任职的行李箱公司因销量下滑,准备大栽员,罗宾忙着制定方案,眼看公司的老员工、基层职员,一个个等著执包袱走人。

上司告诫罗宾,落海时,你要选择当一个“泳者”(勇者)还是溺者(鲁蛇)?若说上司是铁钩船长,罗宾则是爪牙水手,一一将他们推上甲板,准备喂鱼!

维尼知道后,感慨地说:“你也会要我走吗?”

公司情况告急,罗宾赶在开会前,带着维尼搭火车回百亩森林,维尼在火车站里见到卖汽球的,忙要一个红色的。

在疾行的火车车厢里,一直带着公事包的罗宾,正忙处理文案,维尼不禁问罗宾:“公事包比红汽球重要吗?”罗宾点头。“也比玛达琳(罗宾的女儿)重要? ”罗宾也无法否认。

“什么都不做,也有好事来!”维尼像说给自己听似的,喃喃自语这一句,另一边罗宾则在埋首苦干,没了笑容。

《挚友罗宾》感人处,正是罗宾与维尼的对话,或许是说对比!

电影后半场,罗宾的妻子女儿见到百亩森林的伙伴,反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妻子”角色置身戏外,“女儿”角色也一时难与布偶难融合,还好,“女儿”与布偶的冒险,拍得惊险有趣,也算是拍给小孩子看的,要不然,这是一出拍给成人观赏的电影,一个中年人与自己的童年在对话。

若说自传式电影《再见克里斯多福罗宾》(Goodbye Christopher Robin)讲的是心结,画面镀上一层琥珀色光圈,还原主人翁的悲伤;《挚友罗宾》则另辟新径,虚构不少情节,但还原那片赤子童真,抽离名利扭曲的部分。

《挚友罗宾》里维尼的童言稚语,听似单纯,却似有禅机,比如“什么都不做,也有好事来!”给罗宾一个醍醐灌顶,解决行李箱公司危机,让同事一起放假,什么都不做?理由是促进民众度假旅行,间接带旺行李箱的销量。

人生就算活到100岁,也莫忘初心,事事好奇,满腹想像;若是对世间一切麻木了,幸福自然也不会到来。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