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玟颉:独行侠——笔记本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玟颉:独行侠——笔记本

意外在卧室的书堆里,找到N年前写的笔记本。随手翻阅,一股樟脑味道扑鼻而来,两侧页角卷起,纸页泛黄,部分内页从书肩脱落。在书堆里已属迈入“耄耋之年”了。



在黄斑纸页上,发现扉页最上角有一排褪色蓝原子笔迹。虽如此,仍旧能辨识那几个歪歪扭扭文字筑起的围城。“祝虎年,虎虎生威”,一句简单的新年祝福语。依稀记得,本子是我当菜鸟的第一天,前上司送我的见面礼。右下角还留着他的赠言:“提高自身竞争力才是生存之道。”他的幽默风趣,总让我们平凡的职场生涯,带出串串笑声。虽然,间中参合著爱恨、笑与泪,这一切都是无法磨灭的回忆。

五月分的笔记,在日期六号的格子里,写着“回家”的字眼,那是我重回阔别多年的故乡。异地朋友常说,离乡越远感觉越淡。然而,我对家的眷恋始终不断。在都市生活压迫下,每天得过著行尸走肉的日子,面对喧闹拥挤的人潮,促使我对家的思念更加强烈。恍惚间,家人一同聚会的画面重现眼帘,阵阵笑语喧闹犹萦绕耳际。这或许是血缘上的乡愁吧!

随后翻到八月,在三号的格子里有个星星标记。那是昔日大学同窗 ——英杰举办的同学聚餐。毕业已十年,就属这班同窗最不合群。

在大学时期,由于大家的学习态度和理念无法达成共识,私下被他们归类为“只会读书族群”。只有考试或交课业期间,这族群的我们才会感受到被重视。毕业后,大家各奔前程,不再有任何联系。直到社群平台盛行,大家才恢复联系。我记得当下婉拒对方的邀请,理由纯粹怕话不投机。

来到11月,映入眼帘的是上排写着“检定考试放榜”,是我侄儿终日牵肠挂肚的重要日子。记得那时临睡前,他跑来我房里嚷着睡不着,还陪他玩电动到天亮。隔天清晨,举家陪他到学校领成绩。正当学生们陆续走出校门口,唯有他迟迟不见人影。

半响,遥见他在阳光底下用尽全力跑出校门外。我迫不及待从他手中接过成绩表,他终究不负众望当上全A状元。他嘴里咕哝著因为和老师道谢而耽误时间。如今回想,他那小小的脑袋,竟然那么懂事。

踏入最后一个月份,让我记忆犹深的是好友丹尼的婚礼。由于双方来自富裕家族,大家都期待奢华铺张的婚礼上映。然而,从筹备到正式婚礼,他们没有别人口中的豪华喜宴,也没有披上华丽婚纱礼服。他们只是在平安夜到教堂里,对着唱诗班朗朗悦耳的嗓音,周围洋溢着幸福与温馨,在神父和亲友的见证下完婚。曲终人散后,钟声正好铛铛地发出十二声响,意味着浪漫的圣诞节已降临。此刻,大家都沉醉在这满满祝福的佳节里。

盖上本子,开始联想着有谁不会去缅怀以往种种的珍贵,那段属于自己的彩色岁月,让现实生活多一点点旖旎多姿呢?

叶玟颉——想,住在一个用文字围城筑起的专属城堡,每一秒钟都沉醉在炎炎的夏季。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