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方向感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方向感

很難理解,怎麼有些人一輩子都搞不清楚方向。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有何難?實在不懂的話,就去學打麻將啊!



很要命的,問路問到不懂方位的人——“你一直走,走走走,然后再一直走、走、走,就會看到7-11,過馬路,好像有間麥當勞,再進去問問看……”

廢話!總有一間7-11在左近,麥當勞一眼望去就好幾家。

有些人就連帶了個GPS手錶或手機,也都不會對照,明明看到箭頭指示了,但是--我現在在哪裡呢?

已屆中年的,天天開車,還常沾沾自喜,跟人說“你信不信我就是個路癡?”

沒方向意識的人,並非只是不懂路如此簡單。欠缺方向感的人,可能自己一生的客觀處境,皆無深刻體會;你很難跟他形容夏天時西南季候風的氣味,與年底東北季候風的氣味,究竟有何不同。也很難解釋為什麼北風才能風干臘腸臘肉。

因為,毫無方向感的人,萬物知識幾乎就只是前后兩旁的平面,人生就如一本快速翻閱的圖片雜誌罷了;前面只要隔了點障礙,就再不能想像那是哪裡;而背后的都已經過了,就算回頭也認不出桃花人面。

匆匆一世,都是過眼,老來沒事想要回顧一下前塵,才驚覺原來自己人生的現場感,十分模糊。

我去到南極圈,站在面臨小獵犬海峽的宿舍露台上,仍可以清楚地告訴自己,每個轉身方向假如連成直線,就會是我家的哪裡。帶隊時,我也常這樣向團員解釋——現在我們從這裡出發前往拿坡里,這就如從我們家小島北部駛向南部的海灘路一樣。眾人呼呼入睡。

方向感清晰的人,對自己與處身環境之間的關係,特別敏銳,某國小學生問:“老師,我能把位子換到課室北牆盡頭那兒去嗎?窗口皆在西邊,秋天換季我容易受風寒。”

也因此,我對自己與地球之間的相互關係,能認識得較為具體,“由我們這裡到南美洲,飛向澳洲轉機能省出點時間。”簡單地說:“時時知道自己的位置”,文藝點的說法:“也不至于那麼容易迷失自己”。

因為我發現,懂得方向感的人,就連說話都顯得較有自信——“先生,這很簡單,您由此往南奔,沿著路東直下,見右邊有一支路就轉入,在路北大約500公尺處,就是您要找的地方。”

謝謝,謝謝。

朋友抱怨,他那盆蝶豆花就是長葉而不開花。

我說,蝶豆花要夠陽光曬的,你知道太陽是從哪裡升上來的嗎?

吳偉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著作二十余冊。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