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公教中學辯論隊亞洲杯奪冠 能說善道“辯”真章 | 中國報 ChinaPress

學習現場‧公教中學辯論隊亞洲杯奪冠 能說善道“辯”真章

報導:李毓康
圖:李玉珍、受訪者提供



如果僅僅把辯論看作是唇槍舌劍的較量,那未免失之偏頗。其實辯論之難,不僅在於辯手要具有廣博知識、敏捷才思、良好的表達能力,還要具備一定的膽識……

 八打靈公教中學辯論隊在亞洲杯奪冠后全體合照。

八打靈公教中學辯論隊在亞洲杯奪冠後全體合照。

中學生辯論賽,是展示當代中學生機敏、睿智的頭腦,雄辯的口才和團結協作精神的舞台。然而,一場出色的辯論表現,恰好印證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磨練。

“亞洲杯”是目前規模最大、水準最高的國際性中學生辯論賽事,今年迎來自中國、台灣、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等國家共60支參賽隊伍,展開百場角逐。

總決賽移師到香港,在拔萃男書院禮堂舉行,我國兩支B組(16歲以下)參賽隊伍,吉隆坡循人中學和雪蘭莪八打靈公教中學,高歌挺進會師冠亞爭奪賽,雙方展現了國際性中學生辯論賽事的最高水平,最終,公教中學技高一籌奪下冠軍,隊員杜全豐和黃子恩更榮獲優秀辯手。

“如果僅僅把辯論看作是唇槍舌劍的較量,那未免失之偏頗。其實辯論之難,不僅在於辯手要具有廣博知識、敏捷才思、良好的表達能力,還要具備一定的膽識。”

前辯論隊員、現任校友教練之一的曾瑋銘受訪時表示,一位優秀的辯手,最理想的條件是既能夠“論”也能夠“辯”,既能夠“說”也能夠“想”。

具體來說,辯手應該性格開朗活躍,思維開闊敏捷,邏輯嚴密,表達準確,語言精煉,以及有感召力。“最重要的還是在台上能頂住壓力,對突發狀況可以從容應對。”

他指出,學校選拔從初一生開始,通過報名申請或他人推薦,然後展開賽選和訓練。這樣不僅可以選出優秀的辯手,也促使全員參與,為辯論賽營造良好的氛圍。

“其實,辯論大部分都是依靠學員本身的努力,他們才是最苦的。因為事前準備過程繁多,從蒐集資料、分析辯題、擬定論點、表達順序、演說預習到模擬對戰等,學員必需親力親為,花費很多時間和精神去落實,教練僅是做指引和陪練工作。如果沒有興趣和耐心,很難獲得好效果。”

(左起)蕭佩兒(中四)、余倩儀(中四)、黃子恩(中四)、教練曾瑋銘、杜全豐(中三)、林雪薇(中四)、蔡佳恩(中二)
(左起)蕭佩兒(中四)、余倩儀(中四)、黃子恩(中四)、教練曾瑋銘、杜全豐(中三)、林雪薇(中四)、蔡佳恩(中二)

辯論非強詞奪理
基本功紮實勝算高

★曾瑋銘(教練)

辯論並非強詞奪理,若無真才實學配合縝密的思考,一味強辯只能讓人感到可笑。曾瑋銘解釋,對於一般辯手來說,如果不是天生邏輯觀念很清楚、臨場應變很強,就必須在賽前充分瞭解題目,將基本功演練紮實。

他坦言,辯論和評判本來就是軟性的,更多依靠評委的主觀判斷,因而,辯論的技巧好比體操運動員的高難度技巧,沒有“絕活”得不了高分。辯論首先是思維能力的較量,同時又是語言技巧的比試。辯手在辯論比賽的表現,主要靠平日的不斷訓練,然後是獲知辯題後的全面準備,最後是臨場的應變發揮。

★林雪薇(中四)

“當進入最後準備階段,我們會先放下立場,共同討論我方的優缺點,確立完畢後,再討論反方取代正方的可行性,由隊友互相扮演不同角色交錯詰問,找出最好的論點。”

林雪薇表示,為了改善論點的不足,便會和由教練組成的“軍師團”進行試辯模擬戰,以檢驗大家的賽前準備是否經得起實際的考驗,還可以先鍛煉一下上場的膽量,培養一下臨場的經驗。

“在辯論上,時刻訓練我們必須擁有多方面的想法和角度,在交鋒時自然就會有不同的思路和觀點,這是最大的改變。”

她覺得,辯論讓大家變得比一般同齡人成熟,在思維、分析、觀點上更全面。

★蔡佳恩(中二)

為興趣又是年齡最小的蔡佳恩表示,他們隊伍參加“亞洲杯”比賽,共經過兩次初賽及複賽、半決賽才到總決賽,每一場比賽都是“硬仗”,有些甚至是險勝過關。

在比賽前一個月,大家已經收到辯題,即時投入準備工作。當思維遇到疑惑時,教練總會叫大家多思考,不會立刻給答案。

“教練會如此安排,目的是想盡量拓闊我們的思考空間和知識領域,以免為辯論而鑽牛角尖。很多時候,一些學問和道理是需要從不同的角度反覆推敲才能得出,過早以命題限制涉獵範圍,其實並不是好事。”

★黃子恩(中四)

“一場辯論會的開始,需要投入許多時間做準備,過程漫長又要有耐心。”黃子恩表示,隊員們一般先從辯題的擴展開始,首先要對辯題進行嚴格的審定,也就是要對辯題字面上的每個詞或詞組,逐個進行概念分析,即通常所說的“破題”。

“這種分析要同時站在雙方的立場審視,不能一廂情願。尤其是要分析出哪些對自己立論具有潛在的有利因素。”

然後,針對對方可能提出的論點,做預設質詢題目,再與隊友們反覆推敲,“大家討論絕對比自己一個人空想的好,而且彼此間多討論、多演練質詢答辯,會對題目瞭解得更清楚,也可避免對方答辯時閃躲,質詢者自己被自己問垮的情形。”

最重要的是,把相關題目資料收集齊全,大家先放下正、反雙方的立場仔細分析,如果大家對題目都非常瞭解,就可以避免其中一位隊友被攻破,及時輔助而避免全盤皆輸。

★余倩儀(中四)

余倩儀表示,由於社會文化的差異,辯論風格的不同,這次比賽和中國隊伍對抗時,發生了一些激辯的小磨擦。

自由辯論的時間不長,但是由於舌戰劇烈,對抗性強,故往往呈現很強的快節奏。

“或許本地的辯論隊風格多趨向‘攻擊型’,加上我們的講話較快,發音沒那麼正確,導致中國的辯論隊很多時候聽不懂內容,認為我們氣勢咄咄逼人,無理且詭譎。”

我國自由辯論講求“快”和“準”,如疾風迅雷,而有意識的辯論風格,是一支辯論隊有追求、有實力的表現。她無奈地說,這場的小插曲,也讓大家見識到文化差異的觀點,在國外,不同場次、不同隊伍的辯論風格也不盡相同。

★杜全豐(中三)

來自英文背景家庭的杜全豐,笑說自己中文不好,原先進入辯論隊是為了應付學校對學生參加活動的需求,後來透過語言表達的磨練,慢慢對辯論產生興趣,華文水平也因此獲益而大幅提升。

辯場上的實際情況十分複雜,要想在論辯中變被動為主動,掌握一些反客為主的技巧,還是需要靠平常的充足準備。

他認為,平時吸收多方面的不同知識,能幫助武裝自己,彌補台上應變的不足,當需要多方的論証時,就能輕易地隨手拈來。

★蕭佩兒(中四)

“在這次比賽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與中國隊對戰,對方很多問題的切入點都出乎大家的意料,當時我們都驚呆了,不懂如何反應……”

蕭佩兒表示,對方對於提問的觀點,完全是根據當地的價值觀而出發,在不熟悉他們文化的情況下,反駁根本無從下手,就只能依靠臨場發揮,最後也只是險勝。

“這次的‘教訓’,也教會了大家在分析辯題時,考慮更深入,綜合各方觀點和事實,尋找更全面的資料支撐,維護自己的論證,這也成為我們日後學習的關鍵。

黃子恩(左起)和杜全豐也獲得優秀辯手殊榮。
黃子恩(左起)和杜全豐也獲得優秀辯手殊榮。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