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師‧遺落在人間的天使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我的恩師‧遺落在人間的天使

記得有一次,我把紙巾遞給打噴嚏的某位老師,卻被嘲諷假好心。我當時覺得很委屈,賴老師溫柔地告訴我:“別相信他人對你的評價,你是個好學生。”
記得有一次,我把紙巾遞給打噴嚏的某位老師,卻被嘲諷假好心。我當時覺得很委屈,賴老師溫柔地告訴我:“別相信他人對你的評價,你是個好學生。”

文、圖:張怡芳



小六會考前夕,學校舉辦了一場茶會。我在茶會結束后,擁抱了賴老師,那是我第一次主動擁抱親人以外的人。當時懵懂的我並不知道,賴老師早已被我視為親人。遺憾的是,當我意識到這些的時候,賴老師已經離開了我。肺癌帶走了她,但我相信她已回到天堂,當最美麗最善良的天使……

2005年的開學季,學校迎來了一批新生。和往常不同的是,這批天真爛漫的孩子中,出現了一個令人頭痛的角色。這個女孩在每堂課上都會發問、走路時喜歡連跑帶跳、不如其他女孩一般規規矩矩,總給老師留下“不容易被感化”的印象。在下不才,那個女孩就是我。

“你知道一年級紅班的那個男人婆吧?她今天把餅乾砸向一個誇她可愛的巡察員。”

“噢,那個男人婆又搞事了啊?”雖然我極力解釋,是巡察員哥哥捏疼了我的臉頰又不放開,班主任手上那粗得嚇人的籐鞭,依然毫不留情地落在我小小的掌心,一下,兩下……縱然年幼無知,儘管我的雙眼早已蓄滿淚水,我的倔強也不允許我低頭。如果不是那串改變我命運的敲門聲響起,這過分的體罰,仍不打算中斷。

“老師,你們班上有沒有人要參加看圖創意講故事比賽?”站在門口的,是我的音樂老師——賴楚雲老師。

“這個嘴巴很厲害,就她吧!”怒氣未消的班主任指著剛被體罰完的我。即興演講對于鬼點子永遠賊多的我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平台,所以我第一次出賽就得了校際第二名。正當我以為所有關于比賽的一切都結束時,賴老師把我叫去了辦公室。由于總是被“傳令”到辦公室接受體罰,因此一聽到“辦公室”,我本能地害怕了起來。

天使真的存在于人間

“怡芳,下星期有個看圖創意講故事的縣賽,老師帶你去參賽吧!”賴老師這話一說出,我不敢相信。老師竟然願意放棄每年衛冕冠軍的學姐,轉而讓我參賽?

“老師,你是不是記錯了?那時候我拿的是第二名……”我小聲地回答,好像做錯事的孩子。

“我知道啊,可是我覺得你的故事很有新意呢!至于颱風老師會訓練你的,不用擔心。”對于當時只有七歲的我來說,當眾演講是可怕的,但看著那雙明亮眼眸,我不忍心拒絕。

無法與身經百戰的學姐相比,那次的縣賽我只拿到了優秀獎。心情糟透了,對于小孩來說,最難受莫過于辜負了用心對自己好的人。當我失落地拿著獎盃站在賴老師面前時,她溫柔地稱讚我:“怡芳,你很棒了!在老師心中,你是第一名。餓了吧,走!老師帶你去吃麵粉粿。”

我從來都不是個壞孩子,正如那天比賽結束后,賴老師用餐時突然收到緊急會議的通知,為了不連累老師遲到,我含著淚把熱騰騰的食物往嘴裡塞。細心的她注意到了,連忙阻止。過后幾天,賴老師還一直關心我被燙傷的傷勢。

肺癌帶走了賴老師

童年時,我之所以會引起老師們的不滿,是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很好地表達自己。當同學恥笑我的身材時,我會回嘴,這種“江湖事,江湖了”的性格,難免讓人反感。

沒有一個老師試圖理解我,除了賴老師,唯有賴老師。記得有一次,我把紙巾遞給打噴嚏的某位老師,卻被嘲諷假好心。我當時覺得很委屈,賴老師溫柔地告訴我:“別相信他人對你的評價,你是個好學生。”

如果說天使真的存在于人間,我想賴老師一定是上天派來守護我的天使,在我小學六年內,賴老師不曾停止守護著我。三年級時,一位十分厭惡我的老師刻意為難我,要求我用玻璃紙包書,因為包得不好,所以我又被體罰了。在我絕望時,賴老師如天使般降臨。她趁著那位老師去巡視其他班級時,悄悄來幫我把書包好。

小六會考前夕,學校舉辦了一場茶會。我在茶會結束后,擁抱了賴老師,那是我第一次主動擁抱親人以外的人。當時懵懂的我並不知道,賴老師早已被我視為親人。遺憾的是,當我意識到這些的時候,賴老師已經離開了我。肺癌帶走了她,但我相信她已回到天堂,當最美麗最善良的天使。

生命的精彩從來不取決于長短,能遇見這位被遺落在人間的天使,是我的福分。縱然生命終究會有盡頭,但我記憶裡的她永遠、永遠都會那麼鮮活。老師,學生想你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