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國川《神魔保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洪國川《神魔保母》

    曾經和友人討論把孩子送給保母照顧的問題,朋友A認為,時下社會都是雙薪家庭,夫妻必須同時工作才有足夠的錢維持家庭開銷,孩子交由保母來照顧在所難免。



    朋友B卻認為,就算過得艱苦也堅持要自己照顧孩子,他問了在座朋友們一個問題:“你願意將1萬令吉現金交給陌生人保管嗎?”

    答案當然是“不”,朋友又問:“既然你們不放心把錢給陌生人保管,為什么你們願意把孩子交給陌生人來照顧?”

    這是讓人無法解答的問題,尤其是有越來越多保母虐待嬰兒事件,而且虐待方式極度殘忍,許多人明知有風險,但為了賺錢也被迫冒險,只能求神拜佛自己的孩子遇到好保母。

    如果家中兩老有能力顧孫還好,否則誰又願意找陌生人當保母?只聽從朋友鄰居對這位保母的評語或者幾次家訪,是否能確保此人不會傷害孩子?

    筆者有一位女性朋友將孩子交託給保母照顧多年,一直相安無事,她經常稱讚保母的性格溫和,做事也有責任感,對她非常信賴。

    直到某一天,朋友幫孩子換衣時,發現孩子身上多處有淤青,馬上打電話詢問保母,保母支支吾吾地說:“你的孩子頑皮,自己跌傷的。”孩子也太害怕,不敢回答。

    隔日,朋友親自到保母家問個清楚,保母才內疚地說,由于她發現丈夫有外遇,一時氣憤難當,才會捏她的孩子出氣。

    為職業婦女設托兒所

    談到法律層面,家庭及社會發展部有意修改1984年托兒所法令,以便讓所有收費保母都註冊,包括照顧1至2個兒童的保母。

    根據副部長楊巧雙指出,婦女部計劃強化登記系統,系統資料將包含所有性犯罪者、精神健康、警方和法庭記錄等更廣泛的資料,以確保在托兒所工作者和保母、學校守衛、校車司機、補習班老師或任何與兒童事務有關的工作人員都會受到審查,以減少兒童的安全危機。

    不過,以上措施只能監管托兒所,卻很難強制私人保母也去註冊,這群人為了節省麻煩,極可能嘗試逃避註冊,甚至收取較為低廉收費,以讓家長不去舉報;偏偏虐待兒童事件,有不少是無良私人保母所為。

    大馬政府應該倣傚新加坡的社會發展和體育部(MCDS),在不同社區開辦為職業婦女而設的托兒所、員工福利托兒所以及社會服務型托兒所,甚至立法規定商業機構成立托兒等等。

    只要是靠近住宅去和收費合理,相信多數家長都願意送孩子去托兒所,不必依賴陌生保母,更能方便政府集中監管托兒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