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一首国歌的诞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一首国歌的诞生

社区里有间Taska,平日早上若在家,务必会听见孩子们努力唱国歌。用“努力”二字,事因他们每个字都咬得用力,声量大得似乎隔了两条街都可听见。尔后跟住在隔壁的法师聊起,师父说:“大概是因为小朋友唱国歌,大家都会觉得可爱?”



除了国歌,我唱得最多的是弘一大师谱曲、太虚大师作词的《三宝歌》了。有几次到不同大专和同学分享佛曲,我选了这首歌,一行一行跟同学们解释这首歌的意义。里头有一句“照朗万有/衽席群生”,我解释了何谓“衽席”。过后有个同学回馈,她从小学佛学班开始学唱这首歌,唱了快二十年,现在才懂这个意思。

国歌好,三宝歌也好,很多时候是仪式的前奏曲。感觉上只要唱了,过后就有人致词,再忍耐一下,程序完成了,活动就可以开始。所以,我唱国歌唱得最鸡皮疙瘩,就是在跳脱程序的一次。那一次,净选盟某活动,上街的大家集合力量,尝试去改变一些事情。那群众的念力过于强大,就连一首国歌,不需卯足全力,不需撕破喉咙,但那频率足以撼动宇宙,让我每根毛发都直立起来。

如果我会因为一首歌而感动,是因为我已经听懂了里头的意思。或者这么说,因为有了国家,才会有一首国歌的诞生。

王筠婷——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