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音乐多面向——谈“改编音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赵德和:写意写——音乐多面向——谈“改编音乐”

我想也许就是贝多芬音乐里头那些持续相悖矛盾,但又依互相存,情感澎湃但架构又符合逻辑,这种激烈的对比特质,使古尔德除了巴哈,录得最多的就是贝多芬……



大气磅礡,庄严神圣,却又平易近人,是第一次听钢琴版本巴哈的“神曲”夏康舞(Chaconne)时的直接感受,过后才发现原曲取自巴哈小提琴组曲(Partita no.2 in d minor, BWV1004),当时听着Rosalyn Tureck的弹奏时,还能察觉到那倾向管风琴音响效果的追求。原曲是巴洛克时期的作品,原貌严谨,有条不紊,透明度高,但编曲方式则沿袭浪漫时期的作曲法,理应难以融为一体,但编曲者布索尼是当时巴哈学者兼钢琴家,对于巴哈音乐的学识广博高深,同时忠于钢琴本身的音效与机械特性,结果是出乎意料有说服力,至今仍然是钢琴家的热门曲子之一。

这是我最早接触“改编乐曲”(Transcription/arrangement)的经验,过后也发现原来巴哈也有改编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当中更多次以维瓦尔第的絃乐作品为“再创作”的泉源,其中一首为四台大键琴改编的协奏曲(Concerto for Four Harpsichords, BWV1065),更是我喜爱的作品之一。

这类似“再创作”的做法在19至20世纪初非常流行,当中以李斯特为佼佼者,他的改编作品,具有乐团气势、刺激、感官、炫技,但难免有粗枝大叶的状况,他的音乐常被诟病的“空洞感”,也在他的改编作品最明显。

李斯特通常不兢兢业业地,把某作曲家(非钢琴)的作品做一个音接一个音的“移植”工作,他只准备凌驾于这些作品,唯一除了当他决定把贝多芬全套交响曲做改编工作时,我们才能看见他的谦卑,“当一个人对贝多芬有更深入的了解与认识,他会对他音乐里头的特殊细节着迷,同时发现即使毫不起眼的细节,也不完全没有价值。”

古尔德这位注定与巴哈挂钩直到地老天荒的钢琴怪杰,也把当中的两首交响曲(第五首与第六首《田园》)录了下来。众所周知,古尔德厌恶李斯特,对贝多芬存疑,但这更显得这套录音的珍贵。

他说:“天真与世故这相悖的组合,是令贝多芬到今天仍令人费解的原因。”我想也许就是贝多芬音乐里头那些持续相悖的矛盾,但又依互相存,情感澎湃但架构又符合逻辑,这种激烈的对比特质,使他除了巴哈,录得最多的就是贝多芬。

根据古尔德学者Kevin Bazzana指出,古尔德在第二乐章中所采用的速度和诠释的方式,就为原作开拓了新视野,该曲节拍为复四拍子,复四拍子是指一小节有四拍,四拍中的每拍各分成三拍,比如12/8 或12/4,通常指挥都以四拍来打,而古尔德因为选择极慢速度来弹,使得每小节里的十二个八分音符,每个音符都具有质量,从而带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果说李斯特的改编作品使他从另一角度来认识贝多芬,而他在处理这套“钢琴曲”的前瞻性,则使我们重新认识贝多芬的交响曲了。

赵德和——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