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算盤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亞蘿夏:入微──算盤經

不是說戲如人生嗎?很多時候是當局者迷,要事過境遷才恍然大悟。看電影有時也差不多一樣。



例如資深影迷都津津樂道,六十年代初邵氏的《千嬌百媚》與電懋的《野玫瑰之戀》結下樑子,埋下不久后搶拍“雙胞胎”電影的恩怨。

那時候,小影迷從報紙娛樂版花絮得知,電懋幾乎是背水一戰要把《野玫瑰之戀》的女主角葛蘭,捧為亞洲新影后,那一年電懋就只選派這部電影參加在東京舉辦的亞洲影展。

在頒獎前夕,據說電懋都以為勝券在握,更在樂宮酒樓訂下慶功宴席。誰知大熱倒灶,要為公司添多一個新影后的希望成為泡影,這一屆影展幾乎是鎩羽而歸。(更累得日后成為富家少奶奶的葛蘭,時時要澄清她從不為此事生氣或難過,更不是為此事提早做歸家娘。)

小影迷天天追報紙娛樂版,比讀什麼書都用心。據雲內幕消息,有某國代表(一看就明白是指邵氏)在評審會議中力指《野》抄襲,不能給予任何大獎。

老實說指《野》片抄襲不算血口噴人,《野》也很難自辯。電影開拍,很多人都知道故事是根據著名歌劇《卡門》改編。葛蘭更是唱片紅星,在電影裡施展渾身解術,把歌曲唱得繞樑三日,只是這些插曲也都是“改編”的,《卡門》更是不避嫌生怕別人不知道這是歌劇的歌曲〈Habanera〉。〈蝴蝶夫人〉也是原歌劇的歌曲〈晴朗的一天〉,〈風流寡婦〉也是歌劇歌曲。

最尷尬的是《野》片的鎮片之歌〈說不出的快活〉。竟然也是《千嬌百媚》裡的插曲,在電影開始不久,就漫不經心的以合唱形式出現了。一歌二用,這大概是作曲的服部良一也想不到的。(《千嬌百媚》是在日本拍攝歌舞場面。)

這是后來看影碟發現的,感歎這兩部電影,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說到生意經,還得佩服邵氏算盤經厲害。邵氏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電懋再多一位影后的,因為其時邵氏唯一的影后林黛剛剛結婚,日后票房難測,索性來個錦上添花,林黛成了三屆影后,還是勝過電懋的兩屆影后尤敏。

其實那一屆影展,邵氏也同時派出第二當家花旦樂蒂的《畸人艷婦》參選,奇怪不捧她為新影后,據說樂蒂也知道無望不出席影展。

左手寫小說,右手寫影壇歌壇掌故,淘出時光底層的聲光色影,追憶繁華時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