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現代賣豬仔─那些可恥的前朝罪孽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鵬:現代賣豬仔─那些可恥的前朝罪孽

想像有一天客人來訪你家,他說:“聽說你家裝修得很輝煌,但拜訪一下還真難!”



怎么難?“大閘有狗狂吠,我得餵它整包狗糧,才敢確定它不咬我。到了門口,你家傭人要收入門費1000。”

你大吃一驚,還未回神,客人忽開始幫你掃地,你問:“你幹嘛?”

“我還得付探訪費每小時500,我沒那么多錢,只好幫你掃地,待會請付我600塊!”

關鍵是,你自己沒養狗,不知何時聘了什么傭人,更不曾指示收取離譜的探訪金,所有收費也不曾進入你的口袋。難怪最近朋友越來越少,家運越來越糟。你一方面覺得羞恥,傭人在自己眼皮子下欺負客人,自己居然一無所知;另一方面,是惱怒。這就是和孟加拉客工拉比聊天后的感覺,當時我和朋友在一小酒吧聚會,拉比是店長。

拉比20出頭,和許多同胞一樣覺得家鄉生活艱難,聽說在馬來西亞能有更好的發展,遂想來馬求學、工作。中介說只要6000就能獲得學士學位,好像不錯,但對大多孟加拉人來說這也是大數目,許多同胞是家裡變賣財產才能支持一人出國。來馬后,很快就發現不對勁,6000只能換來畢業文憑(diploma),要得到學位證書還要多付4000,另加考試費等雜費。更讓我們瞠目結舌的是一年8000的簽證費,叫窮學生怎么過日子呢!

“如果你不相信我,請隨便去哪一家學院,你看到愁眉苦臉的孟加拉學生,去問問就知道了。如果你給他工作,他還會抱著你的腿哭!”

種下惡因終究帶來苦果

野雞學店並非馬來西亞獨有的弊端,要知詳情可參閱大將出版的《困局中的大學教育》,暫且不談。負責處理簽證的公司是獨家壟斷,顯然是朋黨瓜分利益的手法,這些錢肯定不會全數回流政府。富人從窮人飯碗裡搶吃,此行為之卑劣,天良喪盡。

有議員說不要把焦點放在前朝政府的錯誤,那真是廢話,劣行若不加以譴責和修正,便造就一代人對馬來西亞貪婪的壞印象。尼泊爾已經中止輸出勞力到我國了,理由正是因為這些獨家壟斷的中介。這一刻孟加拉和尼泊爾或處于弱勢,但風水輪流轉啊!不要以為外勞的事不關你的事,我們種下的惡因,終究會帶來苦果。

我們問拉比他怎么付還那些費用,他說:“我的老闆很好,幫我還了,還申請到工作准證。我的其他朋友就沒那么幸運,有的逃到其他城市躲起來,變非法勞工;有的,一無所有地回去家鄉。”

首相馬哈迪說已取消輸入各國勞工的專屬代理,以后集中用單一機制處理,無論哪一國的勞工都一視同仁。我的朋友對拉比說:“真不好意思,我們的國家這么對你。不過,我們已經換政府了,你知道這事嗎?”

拉比攤開雙手,一副“又能如何”的無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