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游世界──我在古德路上班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陳楚賢:壯游世界──我在古德路上班

打工度假時,我曾經奧克蘭以北的Matakana小鎮的生蠔廠工作數個月的時間。那是所有季節性工作都處于淡季的冬日,我們幸運地被安排到生蠔廠。到工廠聽主管講解工作內容的那一天,在所有人已經下班的鐵皮工廠,堆滿了蠔殼的大箱子,散發著濃烈的腥味。主管濃濃的紐西蘭口音,加上令人難受的海產味,我努力地專注聽她鉅細靡遺地說著工作上必須注意的所有事項,但是精神卻忍不住一直飄遠。



一周有40小時地工時在嚴寒的冬季來說已經無可挑剔了。早上5點辛苦地把自己從溫暖的棉被中拖出,一層一層地套上幾條棉褲和外套。因為工作會讓衣服沾上難以消除的腥臭,我穿的都是從大賣場或者二手市集中買來的便宜衣物。

從住處到古德路的工廠,開車約莫20分鐘,那曲折且幽暗的路上,逐漸從迷糊的意識中清醒。然后開始一天漫長的工作——將長在一起的生蠔分開。一天幾千隻的數量,日復一日的做著相同枯燥的工作,流水線上的一個螺絲帽。最令人期待的大概只是每隔兩個小時的十分鐘Smoko時光(紐澳地區“tea break”的說法),坐在戶外曬暖暖的太陽,喝上一杯溫熱的咖啡,跟同事聊兩句。

通常工作時間結束得早,趁商店打樣前還有時間走走。我就穿著工作的雨鞋走在附近較為熱鬧的小商圈,在玻璃窗的倒影前駐足,看著自己沾著泥巴的衣服與鞋子,眼前這個人像是我借來的身分,好像就在設定好的角色與場景中,過了一段永生難忘的一段時光。

風向星座,相信“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