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我在古德路上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我在古德路上班

打工度假时,我曾经奥克兰以北的Matakana小镇的生蠔厂工作数个月的时间。那是所有季节性工作都处于淡季的冬日,我们幸运地被安排到生蠔厂。到工厂听主管讲解工作内容的那一天,在所有人已经下班的铁皮工厂,堆满了蠔壳的大箱子,散发著浓烈的腥味。主管浓浓的纽西兰口音,加上令人难受的海产味,我努力地专注听她钜细靡遗地说著工作上必须注意的所有事项,但是精神却忍不住一直飘远。



一周有40小时地工时在严寒的冬季来说已经无可挑剔了。早上5点辛苦地把自己从温暖的棉被中拖出,一层一层地套上几条棉裤和外套。因为工作会让衣服沾上难以消除的腥臭,我穿的都是从大卖场或者二手市集中买来的便宜衣物。

从住处到古德路的工厂,开车约莫20分钟,那曲折且幽暗的路上,逐渐从迷糊的意识中清醒。然后开始一天漫长的工作——将长在一起的生蠔分开。一天几千只的数量,日复一日的做着相同枯燥的工作,流水线上的一个螺丝帽。最令人期待的大概只是每隔两个小时的十分钟Smoko时光(纽澳地区“tea break”的说法),坐在户外晒暖暖的太阳,喝上一杯温热的咖啡,跟同事聊两句。

通常工作时间结束得早,趁商店打样前还有时间走走。我就穿着工作的雨鞋走在附近较为热闹的小商圈,在玻璃窗的倒影前驻足,看着自己沾著泥巴的衣服与鞋子,眼前这个人像是我借来的身分,好像就在设定好的角色与场景中,过了一段永生难忘的一段时光。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