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等待的滋味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马保靖:蓝涩靖态──等待的滋味

等待可分为两种,一种让人心甘情愿,就算是折磨内心总是甜蜜;另一种则会令人“谷鬼气”。



前者相信会让人联想到爱情。追求心仪对象时,无论对方有意或无意要你等多久都愿意,甚至撂下狠话:“等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对这句话认真,输的人是自己。杨过等小龙女等了16年,你又能等多久?也不是说现实中就没有痴情的人,只是几乎绝种。被追求者,有时也抱着“让他等等看”的心态,以测试追求者是否真心。

我也曾年少轻狂,经历过这种甜蜜的折磨。现在想来,觉得这种等待跟看某些文艺片相似,开头时特别沉闷,演员只用眼神或背影演戏,但只要耐著性子等待,高潮戏总会到来。这种等待,值得。

我的耐心是这样磨来的:中三时去政府牙科诊所排队等箍牙,等到中五才终于轮到,上下两排牙齿有钢线陪伴后,面对生活中种种不便及尚未习惯的痛楚,以及每两个月定期前往牙科诊所张大嘴,让牙医绞紧钢线的不适。我从起先噙著泪水的强忍,到后来竟产生了恨不得能天天这般“爽痛”的被虐倾向。

戴着牙箍上大专,也开始接受另一项“谷鬼气”的等待考验——电动火车。搭它上下课的一年内,它不曾准时——大多数迟到,否则早离开。记得有一次,我算准火车班次,在火车抵达前十分钟到火车站,但自动售票机却不找零、不收大钞,搭客非得到售票柜台买票。更扯的是,三个售票窗口,在繁忙时刻却只开一个。

站在人龙中,起先还因时间充裕不当一回事,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我渐感紧张;果不其然,列车竟好死不死地提早进站,我前面还有两个人……此时,售票柜台前的搭客竟对售票员大声嚷嚷,原来那位搭客只有大钞,售票员却不愿接受大钞,说没得找零!说时迟那时快,火车就这样在我眼前轰隆隆地开走。那当下,我真有股冲动想打破售票柜台玻璃窗,扯著内里售票员的衣领,拖他出来碎尸万段。

我知道等待的滋味不好受。我不喜欢让人等,无论公事私事,只要约好时间,都会提早15分钟抵达。“不迟到也别太早到,15分钟刚刚好.”这是中学时一位前辈教诲的,至今谨记于心。

我不喜欢让人等,并不表示我就喜欢等。记得我参加的最后一场婚宴,请帖注明七时入席,虽有朋友说根据华人传统铁定不会准时,但我秉持原则,六时三刻抵达会场,等至八时半,五脏庙已在敲钟闹革命,仍瞧见主人家的贵宾慢条斯理地入场!从此立誓,除了我本身的婚宴,不再出席任何人的婚宴。

突然怀念从前不盛行手机的年代。定了时间地点从不迟到,也会更加珍惜彼此之间难得的相聚——那时没有“转个弯就到”的烂借口。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私下是半调子影痴、书痴、生活白痴。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