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靖:藍澀靖態──等待的滋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馬保靖:藍澀靖態──等待的滋味

等待可分為兩種,一種讓人心甘情願,就算是折磨內心總是甜蜜;另一種則會令人“谷鬼氣”。



前者相信會讓人聯想到愛情。追求心儀對象時,無論對方有意或無意要你等多久都願意,甚至撂下狠話:“等到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經歷過的人都知道,對這句話認真,輸的人是自己。楊過等小龍女等了16年,你又能等多久?也不是說現實中就沒有癡情的人,只是幾乎絕種。被追求者,有時也抱著“讓他等等看”的心態,以測試追求者是否真心。

我也曾年少輕狂,經歷過這種甜蜜的折磨。現在想來,覺得這種等待跟看某些文藝片相似,開頭時特別沉悶,演員只用眼神或背影演戲,但只要耐著性子等待,高潮戲總會到來。這種等待,值得。

我的耐心是這樣磨來的:中三時去政府牙科診所排隊等箍牙,等到中五才終于輪到,上下兩排牙齒有鋼線陪伴后,面對生活中種種不便及尚未習慣的痛楚,以及每兩個月定期前往牙科診所張大嘴,讓牙醫絞緊鋼線的不適。我從起先噙著淚水的強忍,到后來竟產生了恨不得能天天這般“爽痛”的被虐傾向。

戴著牙箍上大專,也開始接受另一項“谷鬼氣”的等待考驗——電動火車。搭它上下課的一年內,它不曾準時——大多數遲到,否則早離開。記得有一次,我算準火車班次,在火車抵達前十分鐘到火車站,但自動售票機卻不找零、不收大鈔,搭客非得到售票櫃檯買票。更扯的是,三個售票窗口,在繁忙時刻卻只開一個。

站在人龍中,起先還因時間充裕不當一回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我漸感緊張;果不其然,列車竟好死不死地提早進站,我前面還有兩個人……此時,售票櫃檯前的搭客竟對售票員大聲嚷嚷,原來那位搭客只有大鈔,售票員卻不願接受大鈔,說沒得找零!說時遲那時快,火車就這樣在我眼前轟隆隆地開走。那當下,我真有股衝動想打破售票櫃檯玻璃窗,扯著內裡售票員的衣領,拖他出來碎屍萬段。

我知道等待的滋味不好受。我不喜歡讓人等,無論公事私事,只要約好時間,都會提早15分鐘抵達。“不遲到也別太早到,15分鐘剛剛好.”這是中學時一位前輩教誨的,至今謹記于心。

我不喜歡讓人等,並不表示我就喜歡等。記得我參加的最后一場婚宴,請帖註明七時入席,雖有朋友說根據華人傳統鐵定不會準時,但我秉持原則,六時三刻抵達會場,等至八時半,五臟廟已在敲鐘鬧革命,仍瞧見主人家的貴賓慢條斯理地入場!從此立誓,除了我本身的婚宴,不再出席任何人的婚宴。

突然懷念從前不盛行手機的年代。定了時間地點從不遲到,也會更加珍惜彼此之間難得的相聚——那時沒有“轉個彎就到”的爛藉口。

大將出版社總編輯。私下是半調子影癡、書癡、生活白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