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介琳:狂想曲之以小博大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黄介琳:狂想曲之以小博大

记者、“抢鲜报”主播



这天,番薯国内阁大学士牛伟大和工部尚书茶布丁在对酌。下朝后小酌一番本是乐事,但两人眉头皱得快打结。

牛伟大一边饮酒一边叹气,茶布丁忍不住打破沉默:“牛大人,叹气也于事无补。”

牛伟大道:“也是。”

茶布丁:“咱们此番陪同丞相大人出使华夏国,纵使竭力游说、释尽善意,对方还是不肯点头取消两国共同开凿东部运河和开采两座石矿山的工程,若我方擅自毁约,免不了得承担巨额赔偿。”

牛伟大:“国库空虚,根本负荷不来这大工程,继续也是错,取消也是错……咱们里外不是人了。”

茶布丁:“最苦当属丞相大人,在华夏国抛开老脸低声下气恳求彼方,还是不得要领……”

话说之前番薯国历经朝代更迭,新丞相马呵呵带着一批内阁大臣和外交使节,风尘仆仆出使华夏国意欲巩固两国邦交,同时力挽狂澜,力求华夏国主习不平解除前朝丞相辣鸡签下的不平等契约。

华夏国宾馆里,马呵呵委屈的对习不平道:“我说习小弟啊,您就行行好,取消3项契约对华夏泱泱大国只是芝麻绿豆小事,但番薯国若按约办事,伤及国本呀。”

习不平:“马老兄,不是我不想帮你,撇开我方与美利尖国的商贸战争打得热火朝天不谈,若今天咱们两国解除契约起了个头,其他邻国都跟风,华夏国岂不是万劫不复?”

凡事需有始有终

马呵呵开始老泪纵横:”咱们番薯国是华夏国的好邻居好朋友好兄弟,您不能见死不救!”

习不平无奈:“马老兄,我理解你苦衷,但这契约是你们番薯国前头儿与我们所签,凡事需有始有终。”

任凭马呵呵如何软硬兼施,皆无法令习不平动摇,他最后只能灰头土脸返回番薯国,并壮士断腕宣布番薯国单方面解除3项契约。

众百姓都高呼马丞相有种,敢对强权不假辞色,大家皆赞叹感恩,马丞相的骨气,令番薯国的江湖地位提高了。

殊不知道,华夏国早已按不住心中忿恨,习不平已下令,把用在呆丸岛的那一套制裁方式,向番薯国如法炮制,把人员、旅客、投资都渐渐叫回来,不再客气,到时看你马丞相还有没有那种不向现实低头的骨气!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