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琳:狂想曲之以小博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黃介琳:狂想曲之以小博大

記者、“搶鮮報”主播



這天,番薯國內閣大學士牛偉大和工部尚書茶布丁在對酌。下朝后小酌一番本是樂事,但兩人眉頭皺得快打結。

牛偉大一邊飲酒一邊嘆氣,茶布丁忍不住打破沉默:“牛大人,嘆氣也于事無補。”

牛偉大道:“也是。”

茶布丁:“咱們此番陪同丞相大人出使華夏國,縱使竭力遊說、釋盡善意,對方還是不肯點頭取消兩國共同開鑿東部運河和開採兩座石礦山的工程,若我方擅自毀約,免不了得承擔巨額賠償。”

牛偉大:“國庫空虛,根本負荷不來這大工程,繼續也是錯,取消也是錯……咱們里外不是人了。”

茶布丁:“最苦當屬丞相大人,在華夏國拋開老臉低聲下氣懇求彼方,還是不得要領……”

話說之前番薯國歷經朝代更迭,新丞相馬呵呵帶著一批內閣大臣和外交使節,風塵僕僕出使華夏國意欲鞏固兩國邦交,同時力挽狂瀾,力求華夏國主習不平解除前朝丞相辣雞簽下的不平等契約。

華夏國賓館裡,馬呵呵委屈的對習不平道:“我說習小弟啊,您就行行好,取消3項契約對華夏泱泱大國只是芝麻綠豆小事,但番薯國若按約辦事,傷及國本呀。”

習不平:“馬老兄,不是我不想幫你,撇開我方與美利尖國的商貿戰爭打得熱火朝天不談,若今天咱們兩國解除契約起了個頭,其他鄰國都跟風,華夏國豈不是萬劫不復?”

凡事需有始有終

馬呵呵開始老淚縱橫:”咱們番薯國是華夏國的好鄰居好朋友好兄弟,您不能見死不救!”

習不平無奈:“馬老兄,我理解你苦衷,但這契約是你們番薯國前頭兒與我們所簽,凡事需有始有終。”

任憑馬呵呵如何軟硬兼施,皆無法令習不平動搖,他最后只能灰頭土臉返回番薯國,並壯士斷腕宣布番薯國單方面解除3項契約。

眾百姓都高呼馬丞相有種,敢對強權不假辭色,大家皆讚嘆感恩,馬丞相的骨氣,令番薯國的江湖地位提高了。

殊不知道,華夏國早已按不住心中忿恨,習不平已下令,把用在呆丸島的那一套制裁方式,向番薯國如法炮制,把人員、旅客、投資都漸漸叫回來,不再客氣,到時看你馬丞相還有沒有那種不向現實低頭的骨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