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從接龍游戲說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綜:野家子談──從接龍游戲說起

    小學時期,聽過連環信的傳說,信的寄出地點與時間無從考察。信的內容有時是陰森森的鬼故事,有時聽起來很真實的傳說。但無論內容如何變化,再層出不窮都逃不出“威逼”或“利誘”兩種類型。原以為,在虛擬為現實的時代,最不欠缺的就是新鮮感!殊不知,相同的形式,不同的主題還是在網絡世界蔓延開來——說的是最近在網絡上流行的分享接龍游戲。



    才不過最近的事情,我就兩次被點名分享閱讀的書,以及分享所喜愛的影片。先說分享電影那部分,說實在的,分享電影會比分享書本更有壓力。這個形式直覺的讓我想到“連環信”這形式。能有這樣的聯想,我是有多恐懼這類的接龍游戲啊!

    站在偽文青角度設想,感覺上如果不秀文青界才懂,凡人不會看的影片,偽文青應該會覺得不夠格吧?當然,真文青不在此列。然而,喧囂年代怎少得了濫竽充數、魚目混珠的可能呢?是故,先發現的第一重壓力是分享人的品味赤裸裸攤在網絡牆上讓人審視。“咦?你也會看這類影片哦!”“你怎麼會愛看這齣戲呢?”多少還是有殺傷力的吧?

    我則很豁達,喜歡就喜歡,不理雅俗之分。雅,從牙從隹,會牙牙學語的鳥叫聲。俗,從人從谷,人要吃飯飽的就是俗。從造字來說,人當然是要把自己餵飽,才有心情聆聽鳥語花香。飢腸轆轆時聽見的鳥鳴,很可能只是聒噪。“雅”與“俗”的字義,是我硬掰的,旨在說明藝術欣賞的事情,必然是由俗往雅的過程推進。人們喜歡一件事務,起初總會是相對粗疏的,這時是俗。隨著經驗累積與能力增加,才越會講究細緻,這就是雅。這是過程,哪能抹掉較粗疏的那段經歷呢?所以才不理呢,就是要放自己喜歡的!

    來到書本方面,太多選擇了,反而無從下手。我的“選擇困難”被網友比喻得妙。她說,同時又太多好書要推,恰如在愛情裡同時愛上幾個人而煩惱。是的,關于書本,我有太多可以說的,偏偏就有的分享要求只能放書面照,不需任何評論。最弔詭的還是井標號註釋,還分明強調散播閱讀種籽。出版社出書推書,尚且須要文案說明。我只是好奇,當知識分享書面照卻不輔以文字說明,究竟會引起多少好奇,而能把書介紹出去。只看封面,而不需說明就會產生興趣的,這一定是讀書人中的上上根器吧?問題是,當中又有多少人是上根利器。

    需有一套規則,也須有參與的人,才可成立一場游戲。接龍的規則之一——點名,對我來說又是另一重難題。只是,點名以后,我的心情竟有點像向心儀對象告白的忐忑,只因不確定對方會不會答應把游戲接下去。雖然,游戲能否接續,于我並無利害瓜葛,按道理說不應有如此反應啊!

    重新審視這接龍游戲裡隱然涉及了“窺探”。點名者表示了“窺探”被點名者“品味”的意欲。如果被點名者拒絕回應,無論基于什麼原因,可以是“你憑什麼?”“我為什麼要聽你的?”無疑是關係的衝擊。所以,雖然只是游戲,無需太過介意,但也不宜輕看個中含意。玩游戲玩出人命的,最近不是有“藍鯨游戲”為證嗎?

    回到之前雅俗問題的掙扎,連續七天分享后再回顧,才發現書單裡只有一本文學書,那本詩集也是衝著要學外語買下的,其餘都很難將其視為文學類。關于這現象,我最近才從當地書店店員學會一個新詞語——NFR (Non-Fictional Reader)意為“非故事性讀者”。所以啊,我非文青,也並無任何資格當文青,一來文學素養不足,二來非青年。看來,當個哲中應該還有些希望,應當往這方面多努力才是!弱弱的問,我想倣傚古希臘人在廣場演講說書,你們會過來聽書嗎?

    輾轉于歐亞澳三大陸,學習音樂與語言,讀書不擇題材只為充門面的工程師。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