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从接龙游戏说起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旅综:野家子谈──从接龙游戏说起

小学时期,听过连环信的传说,信的寄出地点与时间无从考察。信的内容有时是阴森森的鬼故事,有时听起来很真实的传说。但无论内容如何变化,再层出不穷都逃不出“威逼”或“利诱”两种类型。原以为,在虚拟为现实的时代,最不欠缺的就是新鲜感!殊不知,相同的形式,不同的主题还是在网络世界蔓延开来——说的是最近在网络上流行的分享接龙游戏。



才不过最近的事情,我就两次被点名分享阅读的书,以及分享所喜爱的影片。先说分享电影那部分,说实在的,分享电影会比分享书本更有压力。这个形式直觉的让我想到“连环信”这形式。能有这样的联想,我是有多恐惧这类的接龙游戏啊!

站在伪文青角度设想,感觉上如果不秀文青界才懂,凡人不会看的影片,伪文青应该会觉得不够格吧?当然,真文青不在此列。然而,喧嚣年代怎少得了滥竽充数、鱼目混珠的可能呢?是故,先发现的第一重压力是分享人的品味赤裸裸摊在网络墙上让人审视。“咦?你也会看这类影片哦!”“你怎么会爱看这出戏呢?”多少还是有杀伤力的吧?

我则很豁达,喜欢就喜欢,不理雅俗之分。雅,从牙从隹,会牙牙学语的鸟叫声。俗,从人从谷,人要吃饭饱的就是俗。从造字来说,人当然是要把自己喂饱,才有心情聆听鸟语花香。饥肠辘辘时听见的鸟鸣,很可能只是聒噪。“雅”与“俗”的字义,是我硬掰的,旨在说明艺术欣赏的事情,必然是由俗往雅的过程推进。人们喜欢一件事务,起初总会是相对粗疏的,这时是俗。随着经验累积与能力增加,才越会讲究细致,这就是雅。这是过程,哪能抹掉较粗疏的那段经历呢?所以才不理呢,就是要放自己喜欢的!

来到书本方面,太多选择了,反而无从下手。我的“选择困难”被网友比喻得妙。她说,同时又太多好书要推,恰如在爱情里同时爱上几个人而烦恼。是的,关于书本,我有太多可以说的,偏偏就有的分享要求只能放书面照,不需任何评论。最吊诡的还是井标号注释,还分明强调散播阅读种籽。出版社出书推书,尚且须要文案说明。我只是好奇,当知识分享书面照却不辅以文字说明,究竟会引起多少好奇,而能把书介绍出去。只看封面,而不需说明就会产生兴趣的,这一定是读书人中的上上根器吧?问题是,当中又有多少人是上根利器。

需有一套规则,也须有参与的人,才可成立一场游戏。接龙的规则之一——点名,对我来说又是另一重难题。只是,点名以后,我的心情竟有点像向心仪对象告白的忐忑,只因不确定对方会不会答应把游戏接下去。虽然,游戏能否接续,于我并无利害瓜葛,按道理说不应有如此反应啊!

重新审视这接龙游戏里隐然涉及了“窥探”。点名者表示了“窥探”被点名者“品味”的意欲。如果被点名者拒绝回应,无论基于什么原因,可以是“你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无疑是关系的冲击。所以,虽然只是游戏,无需太过介意,但也不宜轻看个中含意。玩游戏玩出人命的,最近不是有“蓝鲸游戏”为证吗?

回到之前雅俗问题的挣扎,连续七天分享后再回顾,才发现书单里只有一本文学书,那本诗集也是冲着要学外语买下的,其余都很难将其视为文学类。关于这现象,我最近才从当地书店店员学会一个新词语——NFR (Non-Fictional Reader)意为“非故事性读者”。所以啊,我非文青,也并无任何资格当文青,一来文学素养不足,二来非青年。看来,当个哲中应该还有些希望,应当往这方面多努力才是!弱弱的问,我想倣傚古希腊人在广场演讲说书,你们会过来听书吗?

辗转于欧亚澳三大陆,学习音乐与语言,读书不择题材只为充门面的工程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