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嘆息短命人 | 中國報 ChinaPress

游枝:無弦琴──嘆息短命人

過了五十歲,我生活最大變異,是親人朋友和不相識,但是當成知己的許多陌生人,一個接一個的死去。



也許自己還處於壯年的後期,近身的人逐個消失,沒有引發太大的不安。

母親走了之後不過幾年,一個兄長的死才令我頓生恐慌。母親與兄長,年齡上相距廿多歲,卻在相距不過幾年之內死去,生命數字顯示出一項可怕的警告,屬於下一代的兄長,活命的時間比上一代的母親少了將近廿年。

又過了幾年,又一個兄長走完他辛勞的一生,他活命的年數,也比母親少了十幾年,再一次震撼我對生命生與安息的恐慌。

我過去廿多年,一一記錄下親友死亡時的年齡,近年,每消失一個近身人,就拿來作一對照,發現死去的,一半是沒活上平均壽命的短命人。

國民統計局最新近的國人壽命數據,華人平均活到七十七歲。我手上的親友死亡記錄,一半沒活過七十的一關,雖然不能當成生死的準則,至少是一份參考材料,更提示了大家一同思考面對的兩大省思,一是多數人是否忽略活命保健,再一是經濟提升卻沒提升生活素質。

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