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老粗追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老粗追梦

皮肤粗糙黝黑,上课中途经常电话响起来,拿起手机大声大声对讲。“哎哟,生意做好大嘛!”同学窃窃私语,我嗤嗤笑,八婆似的。男人他,看起来像老粗,这样说实在显得自己太肤浅,但没办法,那确实是外表上,他给我的印象。



老粗出现在水墨画班,这不应感到稀奇,不是有如此这般的形容词么:斯文败类、伪君子、衣冠禽兽……报刊上不乏新闻报导,衣冠楚楚的男教师在女厕安装偷窥器、帅气的明星偶像向少女施咸猪手……以貌取人?要不得!

没骗你,老粗同学他不只学水墨画也习书法、进修诗歌创作、练钢琴、上舞蹈课,瑜伽班同样没错过!周一至周日,他生活不单调,发呆的片刻也没有,各种课程填满满!同学们听说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过那时候,他已决定退出水墨画班。“对不起啊,老师,我真的很喜欢水墨画,只是没有天分,也不够时间练习……”

他离开课堂后,老师显得轻松快意。“真的,教他实在太难了。”老师说。我看着老师,哎呀呀叫了起来,“要是有一天我也非退出水墨画班不可,老师您千万不要这样呼——的长长松一口气呀,那样我会很难过哦!”老师呵呵笑,连连摆手说,“不是的,他不一样,教他真的很困难,而且,一个人怎么能够同时学好那么多东西呢,要一样一样来……”

老粗邻座的女同学,也猛力点头应和:“真的!老师教我们按扇形画叶子,他就画方形,老师教我们……”她一连举了好几个例子,因为本身开班教水彩画的缘故吧,她深谙老师之苦。我也见过老师为了教这位同学,费尽心思想出不一样的教法,单独花时间向他解说……

据说他学钢琴,是因为买了一架钢琴送朋友,朋友拒绝了,家中摆着一架钢琴,不如自己来学。大概年轻时候拼搏事业,至今看上去五十开外的他,还是单身。钢琴买来送心仪女子吗?想把妹?——哎哟,钢琴这么贵,谁敢收下呀!怎样怎样,有没有哪位女同学对他感兴趣?……几个同学七嘴八舌,说到末句之时,目光竟扫来我这里。不好意思,小女子已嫁作人妇啦!就算单身,爱情要开花结果,也一如植物需要光合作用、彩蝶传播花粉……

话说回来,对于老粗同学,我是很表敬意的。他是想把错失的梦想通通追回吗?事业上,据说他已小有成就,是个承包老板。事业以外,他不问年龄,宛如东升的旭日般,积极勤奋,对生活充满热情,精神可嘉。

成长背景、家庭条件、社会环境等,种种因素让我们往往错失了内心深处渴望追求的一些什么,比如学习才艺的机会、最初就职的选择……如果沉浸在理所当然的生活中,日渐对任何事都嫌烦,以一副尸体的模样行走,那一定要让心中的想望,升起一道龙卷风,——凭著不屈不挠的毅力,扭转人生的方向盘吧!当自己人生的主人。

我想,只要有心,奋力摆脱各种羁绊,跋涉荆棘,抵达梦想的原野,不是不可能的事。

敬老粗一杯,万岁!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