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老粗追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老粗追夢

皮膚粗糙黝黑,上課中途經常電話響起來,拿起手機大聲大聲對講。“哎喲,生意做好大嘛!”同學竊竊私語,我嗤嗤笑,八婆似的。男人他,看起來像老粗,這樣說實在顯得自己太膚淺,但沒辦法,那確實是外表上,他給我的印象。



老粗出現在水墨畫班,這不應感到稀奇,不是有如此這般的形容詞麼:斯文敗類、偽君子、衣冠禽獸……報刊上不乏新聞報導,衣冠楚楚的男教師在女廁安裝偷窺器、帥氣的明星偶像向少女施鹹豬手……以貌取人?要不得!

沒騙你,老粗同學他不只學水墨畫也習書法、進修詩歌創作、練鋼琴、上舞蹈課,瑜伽班同樣沒錯過!週一至週日,他生活不單調,發呆的片刻也沒有,各種課程填滿滿!同學們聽說了,一個個面面相覷。不過那時候,他已決定退出水墨畫班。“對不起啊,老師,我真的很喜歡水墨畫,只是沒有天分,也不夠時間練習……”

他離開課堂後,老師顯得輕鬆快意。“真的,教他實在太難了。”老師說。我看著老師,哎呀呀叫了起來,“要是有一天我也非退出水墨畫班不可,老師您千萬不要這樣呼——的長長鬆一口氣呀,那樣我會很難過哦!”老師呵呵笑,連連擺手說,“不是的,他不一樣,教他真的很困難,而且,一個人怎麼能夠同時學好那麼多東西呢,要一樣一樣來……”

老粗鄰座的女同學,也猛力點頭應和:“真的!老師教我們按扇形畫葉子,他就畫方形,老師教我們……”她一連舉了好幾個例子,因為本身開班教水彩畫的緣故吧,她深諳老師之苦。我也見過老師為了教這位同學,費盡心思想出不一樣的教法,單獨花時間向他解說……

據說他學鋼琴,是因為買了一架鋼琴送朋友,朋友拒絕了,家中擺著一架鋼琴,不如自己來學。大概年輕時候拼搏事業,至今看上去五十開外的他,還是單身。鋼琴買來送心儀女子嗎?想把妹?——哎喲,鋼琴這麼貴,誰敢收下呀!怎樣怎樣,有沒有哪位女同學對他感興趣?……幾個同學七嘴八舌,說到末句之時,目光竟掃來我這裡。不好意思,小女子已嫁作人婦啦!就算單身,愛情要開花結果,也一如植物需要光合作用、彩蝶傳播花粉……

話說回來,對於老粗同學,我是很表敬意的。他是想把錯失的夢想通通追回嗎?事業上,據說他已小有成就,是個承包老闆。事業以外,他不問年齡,宛如東昇的旭日般,積極勤奮,對生活充滿熱情,精神可嘉。

成長背景、家庭條件、社會環境等,種種因素讓我們往往錯失了內心深處渴望追求的一些什麼,比如學習才藝的機會、最初就職的選擇……如果沉浸在理所當然的生活中,日漸對任何事都嫌煩,以一副屍體的模樣行走,那一定要讓心中的想望,升起一道龍捲風,——憑著不屈不撓的毅力,扭轉人生的方向盤吧!當自己人生的主人。

我想,只要有心,奮力擺脫各種羈絆,跋涉荊棘,抵達夢想的原野,不是不可能的事。

敬老粗一杯,萬歲!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