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的家人(第二篇) 视林为家.依林谋生 一生住在嘉昆村落

妇女们午后在屋外整理由自己或住家男人从森林采回来的竹籐,准备售卖。

报导:刘美娇

第二篇:柔佛麻坡嘉昆人

“很多人到现在还以为原住民住在树上呢!其实我们(原住民)的文化习俗已经被同化了。”

位于柔佛州麻坡岭嘉一个叫甘榜圣陶沙的原住民村,一名60岁的女村民米娜告诉《中国报》,当地原住民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不住在森林。

生活素质提升

不过,该属于嘉昆(Jakun)部族的原住民,唯一坚持的是不离开部落(原住民甘榜),生与死都要在该片土地上。

她不否认,随着时代的发展,原住民的生活素质已提升,村民的思想也进步了,尤其年轻一辈,许多不再选择进入森林“找生活”,而是去当罗厘司机、替人割油棕或打理园坵等工作。

尽管如此,她说,原住民村内的许多妇女,包括她这名寡妇,至今仍每周会进入村庄后山的森林里,去采集竹籐及沉香树苗。

她说,从出生至现在,森林曾是她的“家”,后嫁鸡随鸡每天跟丈夫上山采籐,如今虽然已年老,还是经常相约其他村妇一起上山。

她透露,以前一条籐,售价50仙,如今加了一倍至1令吉,如果每天能采集到50条籐,就多少能够应付生活。

但她指出,山上的竹藤开始减少,加上她体力有限,不宜进入深山,近年则开始尝试“转向”挖掘沉香树苗到山下去售卖。

她透露,无论是竹籐或沉香树苗,都有收购商进入村庄向村民购买。

米娜说,该村的原住民年轻男女一般与本村或邻近另外3个村落的村民结婚,另有许多女原住民嫁给华人。

她透露,该部族属于无宗教信仰者,逢办村落举办婚礼时,是依照马来婚宴形式,即一对新人会坐在台上接受宾客祝宴,当然如果家有闺女嫁给华裔人家,则根据华族的结婚礼仪。

甘榜圣陶沙住着原住民嘉昆部族,村民生活惬意。

没特别宗教信仰

大年初一庆新年

嘉昆部族是没有宗教信仰的群族,平日没有任何膜拜仪式,但会跟华人一样,于农历大年初一庆祝新年。

甘榜圣陶沙共拥有逾50户人家,每逢华人农历新年时,他们原来也跟华人一样于大年初一当天,各自在住家烹者美味佳肴,邀请左邻右舍或邻近部分的村民欢庆欢聚。

米娜说,原住民属穷户人家,平日三餐粗茶淡饭,但过年时会稍微煮得丰盛一些,尤其烹煮猪肉、鸡肉、鱼肉等,就大鱼大肉加配炒面条或炒饭。

谈到宗教信仰方面,米娜指出,该部族的宗教早已“失传”,其父母或夫家早就没有膜拜任何神明,如今整个部落也一样,因此没有特别的宗教仪式,无论红白事,一切简单进行。

她说,一旦村落有人家的家人过世,村民将发挥团结力量,除了呈上帛金慰问,也协助到村庄与森林中间的墓地挖土,而逝者一般仅以草席包裹后入士为安。

常被误当为穆斯林

光顾华人食肆被拒

嘉昆部族的“语言”似国语,其他族群能够明白及与原住民沟通。

然而,当这部族人到一些地方尤其市区华人餐饮店消费,则往往易被业者误当为穆斯林,而拒绝做他们的生意。

米娜指出,虽然原住民遍布各个州属,但他们属于不同部族,各自拥有部族语言、传统习俗及宗教信仰等。

她说,该村落的部族无论宗教或传统习俗早已渐渐“迷失”或不存在,但他们说著的语言是属于部族语言,即类似国语,但尾音一般加上“k”。

她指出,现今村落的小孩开始到学校包括华小接受教育,惟不否认许多因为惰性而不愿学习。

“村内的原住民与邻近岭嘉、隆旺及武吉哈逢新村的华巫裔村民是好朋友,大家融洽相处,也熟知彼此的习俗文化。”

另外,也是是皮肤黝黑加上长得像巫裔的关系,米娜和家人试过多次到麻市华人餐饮店准备用餐时,被业者或旁人当作穆斯林,而被店家拒于门外或拒绝做她们的生意,令她哭笑不得。

天真无邪的原住民孩子。

童年森林生活无忧无虑

米娜小时候曾在森林生活过,而在原始森林无忧无虑的生活,也是她最快乐的童年回忆。

米娜坦言,早在一个世纪或更早之前,部族的祖先是住在森林,而约50多年前,她也试过跟着父母入森林“小住”一两个月。

她说,当时虽然在部落有一间简陋的茅屋,但父母偶尔会携带兄弟姐妹,“举家”搬回森林去住。

她透露,每来到森林,父亲就会以一只灵巧的手用竹子树干盖起一间像休息亭的小屋,然后每天上山采籐,而她总是喜欢跟着父亲回返部落外的隆旺街市去售卖收成品,再购买一些食材上山。

在其印象中,森林里的生活是最开心的,因为那里的空气冷冷的,而她与兄弟妹妹们总爱跳进河里捉鱼或在河边垂钓。

她说,原住民最喜欢的菜是木薯嫩叶,几乎村庄每户人家屋旁都有栽种此农物,以及饲养家禽如鸡鸭。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