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5篇)‧大马最黑暗时期之一 茅草行动 | 中国报 ChinaPress

流金年代(第5篇)‧大马最黑暗时期之一 茅草行动

每周五登场

1987年10月11日,为华文教育抗争的天后宫抗议活动后,国内种族紧张情绪持续发酵。尽管华社号召的罢课抗议行动取消了,但却给了马来人一个平台作出强烈反弹。巫青团召集万人大集会,会议上谴责马华领导人与董教总和反对党之间定下协议,要求当时的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劳工部长李金狮辞职。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1987年10月,華社抗議政府派遣不諳華文教師擔任華小高職,因此舉行抗議。
1987年10月,华社抗议政府派遣不谙华文教师担任华小高职,因此举行抗议。
華團和朝野政黨在吉隆坡天后宮舉行抗議,部分學校也舉行罷課行動。
华团和朝野政党在吉隆坡天后宫举行抗议,部分学校也举行罢课行动。

民族冲突正在酝酿的当时,却发生一宗残暴的意外,吉隆坡秋杰律发生一名马来士兵,乱枪射毙了1名马来人和两名华人,这起事件进一步加剧两族之间紧张关系。

1987年10月18日,吉隆坡秋傑路發生一名軍人開槍射斃事件,引起人心惶惶。
1987年10月18日,吉隆坡秋杰路发生一名军人开枪射毙事件,引起人心惶惶。

10月27日,国内多名华社政教人士,遭警方以内部安全法令扣留,他们包括董总主席林晃升、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卡巴星、胡雪邦、马六甲国会议员林冠英、榴梿老温州议员郭金福、马青副团长陈财和以及农大讲师陈嘉钦等人。他们都在不同的地点,包括住家、办事处、酒店,甚至警察局遭到逮捕。

(左起)卡巴星、林吉祥和林冠英。
(左起)卡巴星、林吉祥和林冠英。

董教总随后发表声明,促请内政部立即释放林晃升以及其他被扣留人士,谴责当局的镇压手段。董教总也呼吁各地领导人与支持者,站稳立场,保持冷静以面对严峻的考验。另一边厢,行动党23名国会议员也在国会提呈紧急动议,呼吁当局出示罪证。

10月28日,全国警察总长韩聂夫召开记者会,证实警方一共扣留了55名警方认为已经,或可能引起社会不安及动乱的政党、社团人士和商人。他呼吁人民无须为此感到惊慌,继续日常作息。

被扣押的人士包括朝野政黨領袖、華教人士、社團分子等。
被扣押的人士包括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社团分子等。

他强调有关扣留行动是让警方作进一步调查,并指警方有理由相信他们的活动能够危害国家安全,因此基于当时的紧张局势,警方被逼马上采取行动压制,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如种族冲突及骚乱。

 韓聶夫:沒有涉及任何政治意圖。
韩聂夫:没有涉及任何政治意图。

过后,教总主席沈慕羽和华教人士柯嘉逊及庄迪君,更是在凌晨时分,被警员带走,引起公愤。接着,被逮捕人士推高至66人,全国顿时陷入一片白色恐怖当中。29日,遭到大逮捕的人士,激增至80人,包括政务次长王添庆。之后,逮捕行动还扩大至东马砂拉越,离谱的是,一对新婚蜜月旅行归来的夫妇,回国隔日即被逮捕。

沈慕羽遭扣留,在兩位警員陪同下到警局。
沈慕羽遭扣留,在两位警员陪同下到警局。

同一时期,3家报章的出版准证也被吊销,分别是《星洲日报》、英文《星报》和马来文三日刊《祖国报》。

时任首相马哈迪当时说,政府为了负起维护国家的稳定与安宁,因而同意警方展开逮捕行动。他也透过电视向全国宣布,取消原定于同年11月1日的巫统大集会。全国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主任查曼干也呼吁民众无需惊慌,也不必囤积粮食,国内治安控制良好。

時任首相的敦馬哈迪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由,下令警方援引內安法令展開茅草行動大逮捕。
时任首相的敦马哈迪以国家安全受威胁为由,下令警方援引内安法令展开茅草行动大逮捕。

茅草行动是内安法令自1960年实施以来,规模第二大的逮捕行动,而最大批的逮捕行动,是发生在1969年8月5日,当时警方在马泰边境的巴达及新笃地区,总共扣留了117人,警方将他们扣留长达2个月后,陆续将他们安顿在吉打州。

马哈迪政府在相隔5个月,即于1988年3月23日,在国会针对茅草行动事件公布白皮书,指多个团体,包括政党、社团、马克思主义集团以及马来亚共产党,利用各种课题制造反政府情绪及种族冲突以遂私利,逼使政府在1987年10月间必须援引内安法令扣留106人。

白皮書
白皮书

白皮书指出,经过华小委派不识华文行政人员事件,国内种族情绪高涨至极度危险水平,为了避免类似513事件的种族冲突流血事件重演,政府毅然进行大逮捕行动。

白皮书强调,由于一些不负责任分子,故意挑起种族敏感课题,召集非法集会煽动种族情绪,并对政府做出含有种族色彩的无理指责,而这些事件经过媒体的报导,造成整个国家陷入紧张,以致去年10月18日的一宗一名军人在首都开枪射击个别事件,在全国掀起种族冲突恐慌。

一名軍人在首都開槍射擊個別事件,在全國掀起種族衝突恐慌。
一名军人在首都开枪射击个别事件,在全国掀起种族冲突恐慌。

因此,基于种种理由,政府不得采取适当措施及行动,以压制当时的局势。

如今,回顾茅草行动事件,它已踏入第31年,是每个大马人民都必须记取的一段历史。人民无法改变和抹除历史,也不能遗忘它,而唯有透过记取历史,才能许大马一个民主的未来。

撰稿:彭凯欣
编辑:温琦婷
旁述:黄治振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