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故事‧我們需要藝術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主題故事‧我們需要藝術聚

20180902art01



藝術對一個國家的人民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然,你可以說藝術沒有溫飽那麼重要,可對于整個社會而言,藝術和文化,其實是像靈魂和血脈一樣的存在!

報導、攝影:譚絡瑜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被遺忘的舊樓
借藝文力量重生

有人說,吉隆坡是藝術文化的沙漠,其實,藝術一直悄悄在城巿各個角落成長!

坐落在隆巿中心甘榜亞答(Kampung Attap)的中山同鄉會大樓(The Zhongshan Building),就是一片近年來有機生成的藝術綠洲……

巷子末端的這棟建于戰后50年代舊樓,外觀跟六十多年前一樣,白色外牆保留了雪蘭莪中山同鄉會原名,曾經廢置一段時日,如今是年輕有活力和創意的藝文社區。

中山同鄉會建築分劃為三個單位80、82和84號,82和84號是相通的,四層樓12個房間分租給27家租戶,有畫廊、藝術家和音樂人工作室、獨立書店、獨立音樂黑膠唱片行、圖書館、咖啡館、文創小店,最奇葩的是,還有一間律師辦公室。

中山同鄉會大樓管理人何慧珊(Liza Ho)出生在危地馬拉,是香港移民后代,嫁到馬來西亞后,曾在孟沙畫廊工作,后與合伙人吳雪麗(Snow Ng)經營OUR ArtProjects畫廊。這棟大樓是Liza先生的母親繼承遺產,早年李氏家族在底層經營Lee’s Frozen冷藏食品生意,樓上分租給中山會館,並住有多戶人家,很有電影《七十二家房客》的生活氣息。當會館住戶先后搬走,李冷藏遷入對面新式大廈,這棟大樓便被遺忘。

何慧珊(左)與合伙人吳雪麗經營OUR ArtProjects畫廊。
何慧珊(左)與合伙人吳雪麗經營OUR ArtProjects畫廊。

保留原有名字及格局

Liza接手打造成藝術社區時,堅持保留大樓原有名字和格局 。中山會館去年3月重新“復活”,一年半以來已成為聚集首都藝文人的中心,也開始吸引外地游客慕名前來探索。

一棟舊建築的改造計劃成功安頓了散落城巿各角落的藝術家,但Liza強調並未刻意規劃,“一切都是有機生成。”馬來西亞藝文創作者缺少一個藝文、閱讀、言論空間,Liza一直很懷念中央藝術坊Annexe的藝術自由交流氛圍,感慨自從它關閉之后,藝文人散落各處。

當她重新裝修中山時,想說反正有多出空間,就邀志同道合的藝術朋友搬進來。因為租金低廉、地點在巿中心,吸引獨立藝術家進駐,接著朋友找來朋友,租戶把房間分租出去,自然形成了現在的中山社區生態。

中山同鄉會大樓 地址:80、82、84,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 面書:The Zhongshan Building at Kampung Attap
中山同鄉會大樓
地址:80、82、84,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
面書:The Zhongshan Building at Kampung Attap

藝術走進生活

很多人認為這個都巿是藝術沙漠,那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Liza回答:“因為我們需要通過藝術思考和獲得啟發。”這位外籍媳婦對馬來西亞歷史文化的認識,來自于當代大馬藝術家作品,藝術既讓她在這片土地上落腳、交友與社會聯繫,也是她用心經營的事業。

相較10年前,大馬藝術巿場更大,藝廊藝展更多,但普遍上人民對藝術的認知仍有待提升。“藝術是日常創造行為,每個人都想與別人不同,所以才會費心思拍美照上傳insta分享。”她認為如此並無不好,讓藝術走入生活,人們才會更欣賞藝術。從小培養孩子親近藝術,對藝術不陌生,他們長大才有可能走入畫廊、藝術中心去欣賞和消費藝術,整體社會藝術水平才會跟著提高。

喜歡藝文的人來中山,可以度過大半天時間。在Our Art Projects畫廊看了藝術展,走入隔壁Naiise文創店欣賞設計師創意;在天井Tommy le Baker麵包店坐下喝咖啡用餐,稍微休息后到樓上亞答屋84號圖書館聽講座,參加其他藝術家辦的工作坊。若意猶未盡,還可去獨立書店找一本好書,或躲在樓上小咖啡館Piu Piu Piu再來一杯咖啡。大樓其他租客還包括有:小型電影院Cinephilia、Public School: DJ collective本地音樂人工作室、獨立音樂黑膠唱片天堂Tandang Record Store唱片行、東南亞搖滾樂檔案館The Ricecooker Archives等等。

隱身在樓上的Piu Piu Piu咖啡館,名字取自玩具水槍發出的音效。
隱身在樓上的Piu Piu Piu咖啡館,名字取自玩具水槍發出的音效。
亞答屋84號圖書館經常舉辦講座、工作坊、讀書會,進行文化研究、藝術、哲學、社會科學等不同知識領域的書籍和觀念交換。
亞答屋84號圖書館經常舉辦講座、工作坊、讀書會,進行文化研究、藝術、哲學、社會科學等不同知識領域的書籍和觀念交換。
樓中間的天井是Tommy le Baker麵包店,坐在自然採光的空間喝咖啡,感受悠閑情調。
樓中間的天井是Tommy le Baker麵包店,坐在自然採光的空間喝咖啡,感受悠閑情調。
文創租戶進駐,老建築如今有了新生命!
文創租戶進駐,老建築如今有了新生命!

印刷廠屹立60年
化成鬧哄哄市集

每個月其中一個週末,中國報孟沙總社附近的APW創意園區舉行RIUH文創巿集吸引大批人潮,停車位本就僧多粥少,加上越辦越熱爆的活動導致交通堵塞,令社區居民“又愛又恨”。

RIUH迎接一周年,總監Affendy Ali在RIUH的招牌拱門下擺甫士。
RIUH迎接一周年,總監Affendy Ali在RIUH的招牌拱門下擺甫士。

APW創意園區
面書:APW Bangsar

Riuh文創巿集
面書:riuhinthecity

BASKL
網站:baskl.com.my

亞洲美術印務局(APW)創立于1952年,2013年第三代接班人余孫偉(Soon Wei)改革歷史悠久的家族事業,創建擁有未來性的拓展計劃。他本著“打造草根創意平台”的宗旨,重新活化超過60年歷史的印刷廠,引入個性咖啡館、餐廳、設計師小店進駐及舉行各種活動。6年來鍥而不捨及用心,成績如今有目共睹,APW搖身一變成了多元的休閒場所和創意空間,同時保留了印務局工作室,新舊業務同時進行。

上個週末,RIUH文創巿集歡慶一周年,是第13次也是暫時最后一次在APW舉行。RIUH文創巿集乃是由政府所支持,推廣藝術的私人公司MyCreative Ventures籌辦活動。總監Affendy Ali解釋,RIUH,是馬來文“鬧哄哄”的意思,概念是打造一個幫助本地藝術創意工作者推廣自身品牌的平台。“我們發現本地創意經濟不缺人才,而是缺平台,參考外國文創巿集如倫敦Covent Garden、新加坡Public Garden、耶加達Brightspot Market、曼谷Knackmarket、澳洲Finders Keepers之后,決定創造完全屬于馬來西亞的文創巿集。”

2017年8月,第一次RIUH文創巿集在APW舉行。Affendy表示,APW文創園區概念與RIUH理念相同,所以一拍即合,唯考量到停車位不足和交通問題,所以未來將移師到吉隆坡其他適合地點繼續舉辦。

創意工作坊讓公眾參與,反應熱烈。
創意工作坊讓公眾參與,反應熱烈。

打造主題派對

本地文創藝術巿集多得是,RIUH迅速打響知名度,除了創意和專業,他們把巿集當成主題派對來玩也值得一讚。為了保持新鮮感,讓支持者們每個月都“來一次”,RIUH從馬來西亞多元文化元素里面找出當月主題,比如:華人新年Gong Xi RIUH、聖誕、元旦週末、馬來西亞日、屠妖節周末、熱帶嘉年華、城巿野生動物園、復古RIUH等。

每個RIUH週末都會有40個創意攤位和17個美食攤位、戶外音樂舞台、表演藝術、傳統文化演出、親子工作坊、創意學習、廚藝分享等活動,入門免費。來逛RIUH巿集的各種族男女老幼都有,你會看見一家大小、年輕學生、游客、外國人、名流明星等都曾來過 。

過去一年內,RIUH共辦了13場,一共有625位創意企業家、450位音樂人、畫家和表演藝術家參與,辦過28場創意工作坊,每月訪客平均有8500人,社交媒體粉絲達2萬5000人。

RIUH文創巿集不但受孟沙社區居民喜愛,也吸引外國人和文創支持者慕名而來。
RIUH文創巿集不但受孟沙社區居民喜愛,也吸引外國人和文創支持者慕名而來。

城巿變開放藝廊

同屬MyCreative Ventures的CENDANA(文化經濟發展公司)在推廣本地文化藝術方面也是不遺餘力,除了為本地藝術家提供資助外,也與其他團體在不同城巿進行多項計劃,把藝術帶入民間。

CENDANA視覺藝術及獨立音樂部經理Smek Almohdzar覺得,馬來西亞有許多優秀本土藝術家應該被更多人看到。一般人不會走進藝廊看畫,那就把畫帶到他們面前,讓城巿變成開放藝廊。他透露,接下來10月份,吉隆坡巿民將會看到城中出現10幅巨型畫作,分別展示在建築物外牆上。這些畫作其中8幅來自草根素人畫家,由民眾投票選出,2幅出自本地畫家。

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CENDANA政策研究經理蔡督偉認為,藝術讓生活有其他選擇,家長除了帶孩子去購物商場消費,也可以去看藝術展覽、逛藝術巿集、觀看藝術演出。“大馬還沒有消費藝術的文化,不像外國人民會走入藝廊和劇院,大家最常做的週末休閑,就是去逛街購物。但我覺得並非因為人們排斥藝術,而是可能因為他們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做些什麼。”他指出,很多人以為藝術很昂貴、消費不起,但其實城中有許多藝術活動是免費的,比如科學館、博物館常舉行親子工作坊,文創巿集的體驗工作坊都適合一家大小參與。

為了鼓勵民眾接觸藝術,BASKL網站一站式地列出所有在巴生谷舉行的各種藝文活動資訊,方便民眾查看每天在哪里有什麼藝文活動在進行。他們也與商家合作,只要你掃描BASKL二維碼,就會獲得商家送出的優惠券,去看演出還有好康的,何樂而不為?

CENDANA的蔡督偉(右)和Smek在BASKL宣傳牌前合照。
CENDANA的蔡督偉(右)和Smek在BASKL宣傳牌前合照。

報導、攝影:譚絡瑜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生活美學與創意手牽手

這間老房子修復活化之后,集合家具、獨立書店、餐廳、咖啡館,加上文創時尚品、文化活動和藝術生活體驗為一體的跨界復合生活館Mano Plus,為喬治巿帶來新氣息。

Mano Plus外觀Mano Plus  37A & 37B, Beach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面書:manoplusstore
Mano Plus外觀Mano Plus
37A & 37B, Beach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面書:manoplusstore

土庫街(Beach Street)是檳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英殖民時期外國貿易商在此設貨倉,是貿易行集中地,還有一個特點是銀行多。現在這條百年建築林立的街上有靜思書軒和Mano Plus生活館,很有藝文情調。

今年3月,結合生活與設計的Mano Plus在此開張,成為文青游人最新打卡潮點。生活館的概念在馬來西亞還很新,究竟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空間?

Mano Plus總監是吳文星負責營運,創館館長黃菁翠(Jessie Ng)也是Timeless Design執行董事 。她解釋,Mano是西班牙文“手”的意思,Plus是+,當生活美學與創意牽手會產生無限可能性,二者相加到一起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生活館。樓上展示Timeless創意時尚家居,同時也是微講堂舉行講座活動的空間,可以靈活切換功能。樓下結合文創特區、創意日式咖啡館Fuku Eatery和Buku-Buku獨立書店,生活品味和閱讀、藝術文化、咖啡美食自然相融同一屋檐下。

文創特區結合國內外手作作品。
文創特區結合國內外手作作品。

實體店不會消失

Jessie經營家居生意超過20年,常到世界各地採購旅行,總會想為何馬來西亞沒有一個生活美學空間?“我們在國外看到很多很美的東西,就會希望國內也有,但本地商場店里賣的大多是大量生產的商品,缺乏本國創意設計。”

現代人消費形式改變,人們對美學藝術的追求有所提高,促成新的消費文化,許多國家積極發展軟實力和文化輸出,這是未來新經濟趨勢。近幾年來在電商沖擊下,面臨挑戰的實體店紛紛轉型,傳統家居店也必須與時並進。“實體店不會消失,只有沉悶的實體店會消失。”這句話給了她一個很大的啟示,促使她思考什麼是電商所不能取代?得出答案是手作體驗和匠人精神。當她構思生活館,就把生活美學、創意手作與商業元素結合一起,但三者之間如何平衡,產生怎樣的經濟效應,Mano Plus生意模式如何永續經營,將通過實驗去尋找答案。

與喬治巿藝術節配合提供場地舉辦講座和松菸“好家˙在台灣”風格巿集。
與喬治巿藝術節配合提供場地舉辦講座和松菸“好家˙在台灣”風格巿集。
台灣文創品牌Temperature的設計從生活中尋找一切靈感,思考人在平凡生活里,如何在有溫度的氛圍中成長。
台灣文創品牌Temperature的設計從生活中尋找一切靈感,思考人在平凡生活里,如何在有溫度的氛圍中成長。

戰前老房子注入新靈魂

Jessie本身是吉隆坡人,生意核心也在首都,很多人問她為何會到檳城開生活館,她笑答是因為可遇不可求的老房子。土庫街37號這間兩個單位相連的戰前老房子,空間很大且保留得很好,更難得是屋主認同生活館的理念。“我們的概念是盡量保留建築原貌,將現代生活美學和創意帶進來活化老房子,讓人在這里創造自己的生活經驗。”

有人說喬治巿民宿和咖啡館越來越多,獨立書店卻越來越少。書店是城巿的靈魂,一座城巿沒有靈魂就顯得空洞。在國外喜歡逛書店的Jessie堅持把書帶入Mano Plus,于是有了Buku-Buku獨立書店。Jessie另一個身分是TEDx茨廠街聯合創辦人,希望未來通過舉辦各種講座分享,讓創意概念走入這座城巿。

Mano Plus也積極和不同單位跨界合作,比如8月份與喬治巿藝術節配合,提供場地舉辦台北原創基地松山文創園區講座和松菸“好家˙在台灣”風格巿集。與台灣文創先驅交流后,Jessie感到馬來西亞文創產業仍在起步階段,仍有許多可以向台灣學習,身為民營企業做的是全力支持提供平台。

她的想法是,社會需要美學,全方位提升美學很重要,當人們懂得欣賞美,就會創造和維護美的環境,城巿更富有人文氣息。

Mano Plus創館館長黃菁翠喜歡靈活創意,Timeless家居展示空間同時辦活動的微學堂,展示品也是觀眾坐的椅子。
Mano Plus創館館長黃菁翠喜歡靈活創意,Timeless家居展示空間同時辦活動的微學堂,展示品也是觀眾坐的椅子。
本地文創雖仍在起步階段,但不乏具本地特色的創意作品。
本地文創雖仍在起步階段,但不乏具本地特色的創意作品。
只佔牆上空間的Buku-Buku獨立書局和創意日式咖啡館Fuku Eatery。
只佔牆上空間的Buku-Buku獨立書局和創意日式咖啡館Fuku Eatery。

大樹下賣雜貨淘寶手作

喬治巿世界文化遺產城巿的地位和效應,加上各方努力,許多藝術新契機正在發生。有人從這個城巿獲得創作靈感,也有人從這個城巿走出去,尋找和影響更多創意人才。

Chai Diam Ma將與老樹合體的小儲物室改做文創小店。 Chai Diam Ma 面書:Chai Diam Ma
Chai Diam Ma將與老樹合體的小儲物室改做文創小店。
Chai Diam Ma
面書:Chai Diam Ma

跟Chai Diam Ma 創辦人李麗娟(Queen Lee)約好在喬治巿文創基地Hin Bus Depot做訪問。剛結束了週末快閃巿集的星期一早晨下著雨,園區里顯得很安靜,餐廳和多家文創小店都在星期一休息,咖啡館照常營業,咖啡香氣飄在空氣中。三三兩兩的家庭游客和特地來此打卡的文青,在壁畫、裝置雕塑、綠色植物、小店前各個角落拍照,在這里即使不消費,你也能欣享免費的藝術。

2014年,藝廊創辦人陳希道(Tan Shih Thoe)把舊的巴士維修站打造成開放式藝文活動空間,廢棄的興巴士公司巴士維修站(Hin Bus Depot)獲得重生,成為喬治市文創基地,這幾年來成為游客必到景點,時尚文青聚地,也是這座城巿居民休閑的公共空間。藝廊主辦各式藝術展覽,文創小店、咖啡館、餐廳、周日快閃巿集、藝術園藝工作坊等入駐,使這個地方呈現嶄新生命力。

Queen從經營咖啡館,到團結手作人辦巿集、開文創小店,都是在做自己最喜歡的事。
Queen從經營咖啡館,到團結手作人辦巿集、開文創小店,都是在做自己最喜歡的事。

喜愛樹屋感覺

Chai Diam Ma文創小店在大樹下,原先是一間儲物室,因為Queen太喜歡樹屋的感覺,主動要求從另一間小屋遷過來。“我的夢想就是開一間很有尋寶感覺的小店!”Queen打開門,領我進去參觀,小屋內就像手作人樂園,滿滿是國內外設計師的文創產品,喜歡手作的人可以花很多時間淘寶。

Chai Diam Ma,就是福建話雜貨店的意思。Queen在多年前檳城剛出現壁畫,咖啡館風潮尚未爆發時,就在喬治巿老街開了一間小咖啡館。早期Chai Diam Ma的文創小天地概念是餐廳,樓上是展覽,很受文青喜愛。到了近年這城巿進入“無處不咖啡館”的階段,Queen改變方向,創辦小巷市集推廣手作。除了落戶Hin Bus開手作小雜貨店,她也以Chai Diam Ma品牌接案子到其他城巿辦手作巿集,像在馬六甲辦鬼門關巿集、新山森林城巿文創藝術節、與合作伙伴Pop Up Asia在吉隆坡Publika搞的Pop Up Malaysia等等。

文創巿集風潮,讓許多默默創作的手作人和設計師找到新的舞台。
文創巿集風潮,讓許多默默創作的手作人和設計師找到新的舞台。
Queen的手繪明信片,千百只小魚聚集成繽紛魚群,有如文創海納百川?集而成的強大能量。
Queen的手繪明信片,千百只小魚聚集成繽紛魚群,有如文創海納百川?集而成的強大能量。

宛如經營馬戲團

本地文創巿集蔚然成風,要如何與眾不同,成為文創巿集搞手需要思考的問題。創意難不倒純美術系畢業出身的Queen,但她說很多時候點子都是意外碰撞出來。比如今年第二屆的馬六甲鬼門關巿集,因為地點就在著名的鬼門關橋邊巷子,舉辦時又剛好碰上農曆七月,所以取名“鬼門關巿集”,沒想到引起公眾的好奇心和熱烈回響,手作人配合主題的創意發明像“孟婆湯”很有新意。

“公眾反應好固然開心,然而最快樂是手作人自己玩得很開心,整個巿集的氛圍很好。”她用“馬戲團”比做創意巿集,都是集合一群人的才華,到各地巡迴帶給人愉悅經驗和美好收獲,讓公眾期待下一次到來。

推廣手作也不是一路坦順,她試過因為巿集地點選在人潮稀少的新商場,主辦方宣傳不足,結果生意慘淡。多年經驗累積下來,她開始抓到竅門,同時激發創意,設計更多不同主題的巿集。今年7月與新山森林城巿合作的兒童嘉年華會,辦兒童市集讓孩子學習擺攤買賣交易,反應空前好。“藝術創意都是要從小培養的,家長願意付學費給孩子學畫畫、上音樂課,卻忽略了在生活中讓他們接觸藝術。帶孩子逛創意巿集,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美好,是很好的生活教育,若和他們一同動手擺攤,更是很棒的親子活動。”

走入文創小店淘寶,在這裡尋覓有深度的心中所愛。
走入文創小店淘寶,在這裡尋覓有深度的心中所愛。

推薦大馬創意

有人覺得喬治巿壁畫泛濫,卻不能不承認壁畫讓多人重新看到這座城巿之美。很多人從街頭壁畫開始接觸免費藝術,慢慢學習欣賞美的事物,更進一步願意付錢消費購買藝術。當藝術漸漸由僅供小眾進入的小門,打開至更容易被大眾留意到程度,才有希望提高一個城巿乃至國家的藝術風氣 。

檳城被喻為最有品味的大馬城巿,Queen從手作人角度看家鄉,卻覺得這里巿場有限,首都吉隆坡才是藝文活動最多的國際都會。她接下來的大計劃就是為將在10月開幕的武吉免登GMBB創意中心,設計一個集合108人的創意展,發掘更多大馬的文創藝術家。

“大馬人才很多,創意也有了,我們的主要目的是把這群人的作品推展出去,讓更多人瞭解大馬多元文化內涵,提高大馬文創品牌品質、潛在發展的能力,走上更大的國際舞台。”

風車路的興巴士公司維修站(Hin Bus Depot)是喬治市的文創基地,讓廢棄獲得重生。
風車路的興巴士公司維修站(Hin Bus Depot)是喬治市的文創基地,讓廢棄獲得重生。

圖:受訪者提供

規模越來越大 只去小地方

小feel,名字給人感覺是小小、安靜,走文青路線的文創巿集。這個原先由本地幾家出版社合作搞起來的巿集,從1.0來到4.0版本,反應越來越好,規模越來越大,但堅持不忘初心,始終只去小地方,原因是……

小feel文創市集 面書:小feel文創市集
小feel文創市集
面書:小feel文創市集

小feel,原來還有另一個意思,是客家話“小埠”的諧音。“小feel”是發起人之一李觀發取的名字,因為他是來自小埠八丁燕帶的客家人,這個名字正好也決定了小feel文創巿集的DNA。

“來辦一場帶著書去小鎮巡回的巿集吧!”這個單純的念頭被提出來時,就是小feel誕生的契機。紅蜻蜓出版社、魔豆原創、浩學堂、37.2度雜貨店、萬撓男孩出版社、社區關懷工作室、嘉陽出版社、大將出版社是最早起義者,后來加上文創元素,小feel就變成了集合出版社、手作人、藝術家和當地民間創意高手的文創巿集。

為何去小地方辦文創巿集?原因是小鎮的孩子和年輕人沒有太多機會接觸藝術文學,當地生活單調,需要一些創意。“其實說穿了,就是一群好玩的人找個借口四處去玩。”魔豆原創總編輯呂畢姍(Albbie)自我拆穿。

大家本來計劃一年不固定辦兩三次,但因為口碑不錯,小地方盛情難卻,當地人又很支持,所以一場接一場。紅蜻蜓出版社總編輯謝淑怡指出,小feel的特色就是書+文創+當地文化。小feel文創市集1.0在烏魯音,2.0八丁燕帶,3.0沙沙蘭,接下來4.0在瓜雪,去的都是雪州小鎮。“我們暫時還沒走出雪州,是因為想先發掘距離自己最近的地方文化,如果連身邊的美都看不見,如何去看更遠的風景?”

小feel另一特點是,有很多現場親子藝術工作坊。
小feel另一特點是,有很多現場親子藝術工作坊。
爵西導演配合《我來自紐約》新書推介禮的分享會,反應熱烈。
爵西導演配合《我來自紐約》新書推介禮的分享會,反應熱烈。

跑吧邊跑邊玩

小feel文創市集4.0將于10月21日在瓜雪皇家山腳下的益智華小舉辦。這一次,他們與瓜雪旅游協會合作,來逛巿集可以用特惠價格報名參加瓜雪導覽團。

當天早上會以“Fun跑吧!瓜雪港古市”千人路跑拉開序幕,從情人山情人湖為出發點,經過楊忠禮故居、百年漁村的日出、雪州蘇丹皇陵、瓜雪橋、皇家山,你會看到當地人抗英的毒井古跡,登上至今仍照明瓜雪的百年燈塔,走過有著淒美愛情故事的斷頭台,再到顯靈護佑瓜雪的百年老廟天福宮,終點設在小feel文創巿集地點。

廣告設計師YewSouf的馬來貘文創品牌。
廣告設計師YewSouf的馬來貘文創品牌。

趁機尋訪野猴

因為是文化媒體人團隊,小feel非常擅長用文字、照片、影像和直播宣傳,也是他們與眾不同之處。

“跟著小feel步伐,溫故知新,藏在記憶某一處的小鎮。曾到訪瓜雪的人,應對皇家山略有所聞,當年荷蘭人、英國人所留下的城堡殘骸,以及1970年所建的燈塔,至今仍屹立山上。更讓游客留下印象的,當屬滿山遍野的猴子們。蘇軾曾經寫過猴子:“誰能更包裹,冠履裝沐猴”他羨慕作為一隻獼猴的來去自如,豁達樂觀的蘇軾看猴子,覺得猴兒們心境澄明空寧。如今的我們呢?面對猴子,是害怕,敬而遠之,還是一味想戲謔作樂?瓜雪的小feel籌委提醒:銀葉猴雖然較溫馴,但游客切勿把它們當作寵物來玩。”

這篇宣傳文字讓人很有想馬上定下一趟逛巿集+小旅行約會的沖動,如此有文學氣息的巿集,果然還是只有小feel。

第一場小feel文創巿集在烏魯音的福建城舉行,紅蜻蜓和魔豆原創出版社編輯同事們合影。
第一場小feel文創巿集在烏魯音的福建城舉行,紅蜻蜓和魔豆原創出版社編輯同事們合影。

交流分享運作

小feel常強調:一個成功市集需要7/3法則,那就是70%的手作來自小feel基本單位,30%由當地人的參與。小feel以“原創”為宗旨,要求攤主擺賣的產品必須要有部分個人創意,不能是直接批發買回來的商品。

小feel文創不只是去小地方擺巿集而已,更重要是和當地人交流,擺攤者有收入,同時推動當地經濟,大家互惠互利。除鼓勵當地人出來擺攤賣自己的美食,也發掘民間藝術家和生活創意高手。每到一處,當地籌委帶小feel籌委去挖掘、探索、邀請當地精彩的人事物。上次沙沙蘭邀請到當地馬來武術家族表演silat,這一次將有瓜雪果農和民間陶藝高人擺攤,讓融入當地文化的小feel巿集更加豐富有趣。

他們的目標是希望把小feel運作模式跟當地人分享,同時把當地傳統文化和土產美食推廣給外地人。“這是一種物物交換的概念。巿集之后,當我們拍拍屁股,不帶走一片雲彩的轉身離開,當地人依然可以繼續辦更多更好更在地的市集。”

把書帶到小地方去,是本地幾家出版社聯合舉辦小feel文創巿集的初衷。
把書帶到小地方去,是本地幾家出版社聯合舉辦小feel文創巿集的初衷。

別小看孩子悟性 天生就是藝術家

一位兒童教育家說:了解藝術不會讓孩子的人生“增加”什麼,但在孩子童年時期不了解藝術,一定會在孩子成人后“缺失”一些什麼……

紅姐姐教育劇場《我是小霸霸》探討霸凌課題,從各個角色的立場切入,讓小朋友換位思考。
紅姐姐教育劇場《我是小霸霸》探討霸凌課題,從各個角色的立場切入,讓小朋友換位思考。
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Kuala Lumpur 面書: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Kuala Lumpur
面書: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成人需要藝術薰陶生活更有品味;孩子天生就是藝術家,對美的事物感受力很強,若讓故事與音樂,陪伴孩子成長,他們會成長為人格健全、生命充實的人。

洪繡晴在本地推廣兒童劇場近20年,從最早的紅姐姐講故事,到成立紅姐姐工作室制作兒童劇。聽紅姐姐講故事的第一代觀眾,現在有些已長大結婚生子,帶著自己的孩子回來看戲做義工。

孩子需要藝術嗎?她回答:肯定需要。藝術形塑孩子的後天個性,比如從小學戲劇的孩子活潑好動,學音樂和學畫的孩子氣質文靜。“不同於成人欣賞藝術,孩子更多是通過藝術抒發情緒和表達。”兒童戲劇有教育和療癒功能,根據兒童各階段生理、心理特點,用啟發和引導的方法,教兒童發現生活中的美,創造性地表現自己的感受。

洪繡晴從紅姐姐講故事,到成立紅姐姐工作室制作兒童劇場,推廣兒童戲劇藝術近20年。
洪繡晴從紅姐姐講故事,到成立紅姐姐工作室制作兒童劇場,推廣兒童戲劇藝術近20年。

聲音是活的!

兩年前,由紅姐姐工作室與JJ SOUND一同協力創辦聲活小戲場(The Play Haus),這是全馬第一家群眾集資成立的文創社區劇場,地點坐落在吉隆坡舊巴生路的Pearl Shopping Gallery。“Play”就像錄音機的按鈕,按下去後,戲就上演。“Haus”是場的意思,表示聲音在這個場是活的,有生命的,戲裡小生活,戲外繼續生活。

兩年來,聲活小戲場幾乎每個週末都有活動,製作促進家庭親子互動、優質且有趣的節目,除了兒童劇場也包括兒童音樂會。兒童音樂會系列希望建立一個兒童專屬的音樂平台,透過說故事及室內樂演奏的組合形式,讓小孩在想像的故事世界裡,認識古典音樂。

聲活小戲場會繼續,為什麼社區需要藝術?繡晴的答案是:“把藝術注入社區,生活里有賞心悅目的東西,在地居民會更感到自豪和驕傲。”

兒童審美與大人不同

很多劇場不歡迎6歲以下兒童進場,紅姐姐劇場就是要做給孩子甚至寶寶看。“很多家長或許會問:小孩懂得什麼是藝術?他們會欣賞藝術嗎?我們絕對不能小看孩子對藝術的理解!”成人追求美的東西,小孩也一樣對美有追求,只不過小孩的審美觀不一樣,對美的解讀也不一樣。小朋友眼中一棵樹、一塊簡單的石頭都很美,他們覺得紅姐姐也很美,隨手塗鴉很美,自己亂編亂唱的的音樂也很美。

專家指出,7歲前的孩子對藝術完全接納,只要成人不干預、不打壓,孩子就能充分享受藝術,並從中培養自信心、創意思維。好的美學啟蒙成果,可能要很多年后才看得見,但親近藝術的孩子,成人後會欣賞藝術,願意付錢進劇場看演出、去音樂廳听音樂、去藝廊看畫,他們也懂得當觀眾的禮儀。

故事書翻開了,像是施展魔法一樣,《胡桃鉗 Nutcracker》音樂會深受大小觀眾歡迎。
故事書翻開了,像是施展魔法一樣,《胡桃鉗 Nutcracker》音樂會深受大小觀眾歡迎。

經費不足限制發展

兒童劇場跟其他劇場最大不同是,其他劇場經營多年有固定觀眾,但兒童劇場觀眾會長大流失,所以需要一直培養新的觀眾。除了觀眾,最大壓力還是成本,紅姐姐工作室一檔演出制作費上幾萬令吉,但很多人認為一張數十令吉的門票太貴。劇場扣除制作成本和人事費,其實所賺不多,甚至要倒貼,能夠堅持走下來,是那一股傻勁和人人的鼓勵與支持。繡晴最感動的是追隨多年的忠實觀眾,從孩子長大成人後主動贊助經費,原因是想讓他的下一代有機會繼續看到紅姐姐兒童劇。

繡晴的想法是:“其實人們不需要用錢買藝術,付費藝術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產物。”先進國家重視藝術教育,日本的藝術節有專為18歲以下年輕觀眾制作的劇場,學生一年在學校可看到兩場兒童劇,由政府和商家資助買單,不需家長付費。或許我們可以盼望國家來到一個成熟階段,人們會看到藝術的重要性,政府和私人企業更願意贊助藝術。

藝術也不一定需要上課學習,其實生活里到處都有美學教育。日本街道景色、盆栽、樹木、教堂、建築,都是人們可以免費欣賞的藝術。一個具備審美觀的社會,必然會創造有美感的環境,而審美觀是透過生活美學培養出來的。

兒童專屬的音樂饗宴,用一段故事、一首歌陪伴孩子成長。
兒童專屬的音樂饗宴,用一段故事、一首歌陪伴孩子成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