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我们需要艺术聚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主题故事‧我们需要艺术聚

20180902art01



艺术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然,你可以说艺术没有温饱那么重要,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艺术和文化,其实是像灵魂和血脉一样的存在!

报导、摄影:谭络瑜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被遗忘的旧楼
借艺文力量重生

有人说,吉隆坡是艺术文化的沙漠,其实,艺术一直悄悄在城巿各个角落成长!

坐落在隆巿中心甘榜亚答(Kampung Attap)的中山同乡会大楼(The Zhongshan Building),就是一片近年来有机生成的艺术绿洲……

巷子末端的这栋建于战后50年代旧楼,外观跟六十多年前一样,白色外墙保留了雪兰莪中山同乡会原名,曾经废置一段时日,如今是年轻有活力和创意的艺文社区。

中山同乡会建筑分划为三个单位80、82和84号,82和84号是相通的,四层楼12个房间分租给27家租户,有画廊、艺术家和音乐人工作室、独立书店、独立音乐黑胶唱片行、图书馆、咖啡馆、文创小店,最奇葩的是,还有一间律师办公室。

中山同乡会大楼管理人何慧珊(Liza Ho)出生在危地马拉,是香港移民后代,嫁到马来西亚后,曾在孟沙画廊工作,后与合伙人吴雪丽(Snow Ng)经营OUR ArtProjects画廊。这栋大楼是Liza先生的母亲继承遗产,早年李氏家族在底层经营Lee’s Frozen冷藏食品生意,楼上分租给中山会馆,并住有多户人家,很有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的生活气息。当会馆住户先后搬走,李冷藏迁入对面新式大厦,这栋大楼便被遗忘。

何慧珊(左)與合伙人吳雪麗經營OUR ArtProjects畫廊。
何慧珊(左)与合伙人吴雪丽经营OUR ArtProjects画廊。

保留原有名字及格局

Liza接手打造成艺术社区时,坚持保留大楼原有名字和格局 。中山会馆去年3月重新“复活”,一年半以来已成为聚集首都艺文人的中心,也开始吸引外地游客慕名前来探索。

一栋旧建筑的改造计划成功安顿了散落城巿各角落的艺术家,但Liza强调并未刻意规划,“一切都是有机生成。”马来西亚艺文创作者缺少一个艺文、阅读、言论空间,Liza一直很怀念中央艺术坊Annexe的艺术自由交流氛围,感慨自从它关闭之后,艺文人散落各处。

当她重新装修中山时,想说反正有多出空间,就邀志同道合的艺术朋友搬进来。因为租金低廉、地点在巿中心,吸引独立艺术家进驻,接着朋友找来朋友,租户把房间分租出去,自然形成了现在的中山社区生态。

中山同鄉會大樓 地址:80、82、84,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 面書:The Zhongshan Building at Kampung Attap
中山同乡会大楼
地址:80、82、84,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
面书:The Zhongshan Building at Kampung Attap

艺术走进生活

很多人认为这个都巿是艺术沙漠,那为什么我们需要艺术?Liza回答:“因为我们需要通过艺术思考和获得启发。”这位外籍媳妇对马来西亚历史文化的认识,来自于当代大马艺术家作品,艺术既让她在这片土地上落脚、交友与社会联系,也是她用心经营的事业。

相较10年前,大马艺术巿场更大,艺廊艺展更多,但普遍上人民对艺术的认知仍有待提升。“艺术是日常创造行为,每个人都想与别人不同,所以才会费心思拍美照上传insta分享。”她认为如此并无不好,让艺术走入生活,人们才会更欣赏艺术。从小培养孩子亲近艺术,对艺术不陌生,他们长大才有可能走入画廊、艺术中心去欣赏和消费艺术,整体社会艺术水平才会跟着提高。

喜欢艺文的人来中山,可以度过大半天时间。在Our Art Projects画廊看了艺术展,走入隔壁Naiise文创店欣赏设计师创意;在天井Tommy le Baker面包店坐下喝咖啡用餐,稍微休息后到楼上亚答屋84号图书馆听讲座,参加其他艺术家办的工作坊。若意犹未尽,还可去独立书店找一本好书,或躲在楼上小咖啡馆Piu Piu Piu再来一杯咖啡。大楼其他租客还包括有:小型电影院Cinephilia、Public School: DJ collective本地音乐人工作室、独立音乐黑胶唱片天堂Tandang Record Store唱片行、东南亚摇滚乐档案馆The Ricecooker Archives等等。

隱身在樓上的Piu Piu Piu咖啡館,名字取自玩具水槍發出的音效。
隐身在楼上的Piu Piu Piu咖啡馆,名字取自玩具水枪发出的音效。
亞答屋84號圖書館經常舉辦講座、工作坊、讀書會,進行文化研究、藝術、哲學、社會科學等不同知識領域的書籍和觀念交換。
亚答屋84号图书馆经常举办讲座、工作坊、读书会,进行文化研究、艺术、哲学、社会科学等不同知识领域的书籍和观念交换。
樓中間的天井是Tommy le Baker麵包店,坐在自然採光的空間喝咖啡,感受悠閑情調。
楼中间的天井是Tommy le Baker面包店,坐在自然采光的空间喝咖啡,感受悠闲情调。
文創租戶進駐,老建築如今有了新生命!
文创租户进驻,老建筑如今有了新生命!

印刷厂屹立60年
化成闹哄哄市集

每个月其中一个周末,中国报孟沙总社附近的APW创意园区举行RIUH文创巿集吸引大批人潮,停车位本就僧多粥少,加上越办越热爆的活动导致交通堵塞,令社区居民“又爱又恨”。

RIUH迎接一周年,總監Affendy Ali在RIUH的招牌拱門下擺甫士。
RIUH迎接一周年,总监Affendy Ali在RIUH的招牌拱门下摆甫士。

APW创意园区
面书:APW Bangsar

Riuh文创巿集
面书:riuhinthecity

BASKL
网站:baskl.com.my

亚洲美术印务局(APW)创立于1952年,2013年第三代接班人余孙伟(Soon Wei)改革历史悠久的家族事业,创建拥有未来性的拓展计划。他本着“打造草根创意平台”的宗旨,重新活化超过60年历史的印刷厂,引入个性咖啡馆、餐厅、设计师小店进驻及举行各种活动。6年来锲而不舍及用心,成绩如今有目共睹,APW摇身一变成了多元的休闲场所和创意空间,同时保留了印务局工作室,新旧业务同时进行。

上个周末,RIUH文创巿集欢庆一周年,是第13次也是暂时最后一次在APW举行。RIUH文创巿集乃是由政府所支持,推广艺术的私人公司MyCreative Ventures筹办活动。总监Affendy Ali解释,RIUH,是马来文“闹哄哄”的意思,概念是打造一个帮助本地艺术创意工作者推广自身品牌的平台。“我们发现本地创意经济不缺人才,而是缺平台,参考外国文创巿集如伦敦Covent Garden、新加坡Public Garden、耶加达Brightspot Market、曼谷Knackmarket、澳洲Finders Keepers之后,决定创造完全属于马来西亚的文创巿集。”

2017年8月,第一次RIUH文创巿集在APW举行。Affendy表示,APW文创园区概念与RIUH理念相同,所以一拍即合,唯考量到停车位不足和交通问题,所以未来将移师到吉隆坡其他适合地点继续举办。

創意工作坊讓公眾參與,反應熱烈。
创意工作坊让公众参与,反应热烈。

打造主题派对

本地文创艺术巿集多得是,RIUH迅速打响知名度,除了创意和专业,他们把巿集当成主题派对来玩也值得一赞。为了保持新鲜感,让支持者们每个月都“来一次”,RIUH从马来西亚多元文化元素里面找出当月主题,比如:华人新年Gong Xi RIUH、圣诞、元旦周末、马来西亚日、屠妖节周末、热带嘉年华、城巿野生动物园、复古RIUH等。

每个RIUH周末都会有40个创意摊位和17个美食摊位、户外音乐舞台、表演艺术、传统文化演出、亲子工作坊、创意学习、厨艺分享等活动,入门免费。来逛RIUH巿集的各种族男女老幼都有,你会看见一家大小、年轻学生、游客、外国人、名流明星等都曾来过 。

过去一年内,RIUH共办了13场,一共有625位创意企业家、450位音乐人、画家和表演艺术家参与,办过28场创意工作坊,每月访客平均有8500人,社交媒体粉丝达2万5000人。

RIUH文創巿集不但受孟沙社區居民喜愛,也吸引外國人和文創支持者慕名而來。
RIUH文创巿集不但受孟沙社区居民喜爱,也吸引外国人和文创支持者慕名而来。

城巿变开放艺廊

同属MyCreative Ventures的CENDANA(文化经济发展公司)在推广本地文化艺术方面也是不遗余力,除了为本地艺术家提供资助外,也与其他团体在不同城巿进行多项计划,把艺术带入民间。

CENDANA视觉艺术及独立音乐部经理Smek Almohdzar觉得,马来西亚有许多优秀本土艺术家应该被更多人看到。一般人不会走进艺廊看画,那就把画带到他们面前,让城巿变成开放艺廊。他透露,接下来10月份,吉隆坡巿民将会看到城中出现10幅巨型画作,分别展示在建筑物外墙上。这些画作其中8幅来自草根素人画家,由民众投票选出,2幅出自本地画家。

为什么我们需要艺术?CENDANA政策研究经理蔡督伟认为,艺术让生活有其他选择,家长除了带孩子去购物商场消费,也可以去看艺术展览、逛艺术巿集、观看艺术演出。“大马还没有消费艺术的文化,不像外国人民会走入艺廊和剧院,大家最常做的周末休闲,就是去逛街购物。但我觉得并非因为人们排斥艺术,而是可能因为他们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做些什么。”他指出,很多人以为艺术很昂贵、消费不起,但其实城中有许多艺术活动是免费的,比如科学馆、博物馆常举行亲子工作坊,文创巿集的体验工作坊都适合一家大小参与。

为了鼓励民众接触艺术,BASKL网站一站式地列出所有在巴生谷举行的各种艺文活动资讯,方便民众查看每天在哪里有什么艺文活动在进行。他们也与商家合作,只要你扫描BASKL二维码,就会获得商家送出的优惠券,去看演出还有好康的,何乐而不为?

CENDANA的蔡督偉(右)和Smek在BASKL宣傳牌前合照。
CENDANA的蔡督伟(右)和Smek在BASKL宣传牌前合照。

报导、摄影:谭络瑜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生活美学与创意手牵手

这间老房子修复活化之后,集合家具、独立书店、餐厅、咖啡馆,加上文创时尚品、文化活动和艺术生活体验为一体的跨界复合生活馆Mano Plus,为乔治巿带来新气息。

Mano Plus外觀Mano Plus  37A & 37B, Beach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面書:manoplusstore
Mano Plus外观Mano Plus
37A & 37B, Beach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面书:manoplusstore

土库街(Beach Street)是槟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英殖民时期外国贸易商在此设货仓,是贸易行集中地,还有一个特点是银行多。现在这条百年建筑林立的街上有静思书轩和Mano Plus生活馆,很有艺文情调。

今年3月,结合生活与设计的Mano Plus在此开张,成为文青游人最新打卡潮点。生活馆的概念在马来西亚还很新,究竟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空间?

Mano Plus总监是吴文星负责营运,创馆馆长黄菁翠(Jessie Ng)也是Timeless Design执行董事 。她解释,Mano是西班牙文“手”的意思,Plus是+,当生活美学与创意牵手会产生无限可能性,二者相加到一起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生活馆。楼上展示Timeless创意时尚家居,同时也是微讲堂举行讲座活动的空间,可以灵活切换功能。楼下结合文创特区、创意日式咖啡馆Fuku Eatery和Buku-Buku独立书店,生活品味和阅读、艺术文化、咖啡美食自然相融同一屋檐下。

文創特區結合國內外手作作品。
文创特区结合国内外手作作品。

实体店不会消失

Jessie经营家居生意超过20年,常到世界各地采购旅行,总会想为何马来西亚没有一个生活美学空间?“我们在国外看到很多很美的东西,就会希望国内也有,但本地商场店里卖的大多是大量生产的商品,缺乏本国创意设计。”

现代人消费形式改变,人们对美学艺术的追求有所提高,促成新的消费文化,许多国家积极发展软实力和文化输出,这是未来新经济趋势。近几年来在电商冲击下,面临挑战的实体店纷纷转型,传统家居店也必须与时并进。“实体店不会消失,只有沉闷的实体店会消失。”这句话给了她一个很大的启示,促使她思考什么是电商所不能取代?得出答案是手作体验和匠人精神。当她构思生活馆,就把生活美学、创意手作与商业元素结合一起,但三者之间如何平衡,产生怎样的经济效应,Mano Plus生意模式如何永续经营,将通过实验去寻找答案。

與喬治巿藝術節配合提供場地舉辦講座和松菸“好家˙在台灣”風格巿集。
与乔治巿艺术节配合提供场地举办讲座和松菸“好家˙在台湾”风格巿集。
台灣文創品牌Temperature的設計從生活中尋找一切靈感,思考人在平凡生活里,如何在有溫度的氛圍中成長。
台湾文创品牌Temperature的设计从生活中寻找一切灵感,思考人在平凡生活里,如何在有温度的氛围中成长。

战前老房子注入新灵魂

Jessie本身是吉隆坡人,生意核心也在首都,很多人问她为何会到槟城开生活馆,她笑答是因为可遇不可求的老房子。土库街37号这间两个单位相连的战前老房子,空间很大且保留得很好,更难得是屋主认同生活馆的理念。“我们的概念是尽量保留建筑原貌,将现代生活美学和创意带进来活化老房子,让人在这里创造自己的生活经验。”

有人说乔治巿民宿和咖啡馆越来越多,独立书店却越来越少。书店是城巿的灵魂,一座城巿没有灵魂就显得空洞。在国外喜欢逛书店的Jessie坚持把书带入Mano Plus,于是有了Buku-Buku独立书店。Jessie另一个身分是TEDx茨厂街联合创办人,希望未来通过举办各种讲座分享,让创意概念走入这座城巿。

Mano Plus也积极和不同单位跨界合作,比如8月份与乔治巿艺术节配合,提供场地举办台北原创基地松山文创园区讲座和松菸“好家˙在台湾”风格巿集。与台湾文创先驱交流后,Jessie感到马来西亚文创产业仍在起步阶段,仍有许多可以向台湾学习,身为民营企业做的是全力支持提供平台。

她的想法是,社会需要美学,全方位提升美学很重要,当人们懂得欣赏美,就会创造和维护美的环境,城巿更富有人文气息。

Mano Plus創館館長黃菁翠喜歡靈活創意,Timeless家居展示空間同時辦活動的微學堂,展示品也是觀眾坐的椅子。
Mano Plus创馆馆长黄菁翠喜欢灵活创意,Timeless家居展示空间同时办活动的微学堂,展示品也是观众坐的椅子。
本地文創雖仍在起步階段,但不乏具本地特色的創意作品。
本地文创虽仍在起步阶段,但不乏具本地特色的创意作品。
只佔牆上空間的Buku-Buku獨立書局和創意日式咖啡館Fuku Eatery。
只占墙上空间的Buku-Buku独立书局和创意日式咖啡馆Fuku Eatery。

大树下卖杂货淘宝手作

乔治巿世界文化遗产城巿的地位和效应,加上各方努力,许多艺术新契机正在发生。有人从这个城巿获得创作灵感,也有人从这个城巿走出去,寻找和影响更多创意人才。

Chai Diam Ma將與老樹合體的小儲物室改做文創小店。 Chai Diam Ma 面書:Chai Diam Ma
Chai Diam Ma将与老树合体的小储物室改做文创小店。
Chai Diam Ma
面书:Chai Diam Ma

跟Chai Diam Ma 创办人李丽娟(Queen Lee)约好在乔治巿文创基地Hin Bus Depot做访问。刚结束了周末快闪巿集的星期一早晨下著雨,园区里显得很安静,餐厅和多家文创小店都在星期一休息,咖啡馆照常营业,咖啡香气飘在空气中。三三两两的家庭游客和特地来此打卡的文青,在壁画、装置雕塑、绿色植物、小店前各个角落拍照,在这里即使不消费,你也能欣享免费的艺术。

2014年,艺廊创办人陈希道(Tan Shih Thoe)把旧的巴士维修站打造成开放式艺文活动空间,废弃的兴巴士公司巴士维修站(Hin Bus Depot)获得重生,成为乔治市文创基地,这几年来成为游客必到景点,时尚文青聚地,也是这座城巿居民休闲的公共空间。艺廊主办各式艺术展览,文创小店、咖啡馆、餐厅、周日快闪巿集、艺术园艺工作坊等入驻,使这个地方呈现崭新生命力。

Queen從經營咖啡館,到團結手作人辦巿集、開文創小店,都是在做自己最喜歡的事。
Queen从经营咖啡馆,到团结手作人办巿集、开文创小店,都是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

喜爱树屋感觉

Chai Diam Ma文创小店在大树下,原先是一间储物室,因为Queen太喜欢树屋的感觉,主动要求从另一间小屋迁过来。“我的梦想就是开一间很有寻宝感觉的小店!”Queen打开门,领我进去参观,小屋内就像手作人乐园,满满是国内外设计师的文创产品,喜欢手作的人可以花很多时间淘宝。

Chai Diam Ma,就是福建话杂货店的意思。Queen在多年前槟城刚出现壁画,咖啡馆风潮尚未爆发时,就在乔治巿老街开了一间小咖啡馆。早期Chai Diam Ma的文创小天地概念是餐厅,楼上是展览,很受文青喜爱。到了近年这城巿进入“无处不咖啡馆”的阶段,Queen改变方向,创办小巷市集推广手作。除了落户Hin Bus开手作小杂货店,她也以Chai Diam Ma品牌接案子到其他城巿办手作巿集,像在马六甲办鬼门关巿集、新山森林城巿文创艺术节、与合作伙伴Pop Up Asia在吉隆坡Publika搞的Pop Up Malaysia等等。

文創巿集風潮,讓許多默默創作的手作人和設計師找到新的舞台。
文创巿集风潮,让许多默默创作的手作人和设计师找到新的舞台。
Queen的手繪明信片,千百只小魚聚集成繽紛魚群,有如文創海納百川?集而成的強大能量。
Queen的手绘明信片,千百只小鱼聚集成缤纷鱼群,有如文创海纳百川?集而成的强大能量。

宛如经营马戏团

本地文创巿集蔚然成风,要如何与众不同,成为文创巿集搞手需要思考的问题。创意难不倒纯美术系毕业出身的Queen,但她说很多时候点子都是意外碰撞出来。比如今年第二届的马六甲鬼门关巿集,因为地点就在著名的鬼门关桥边巷子,举办时又刚好碰上农历七月,所以取名“鬼门关巿集”,没想到引起公众的好奇心和热烈回响,手作人配合主题的创意发明像“孟婆汤”很有新意。

“公众反应好固然开心,然而最快乐是手作人自己玩得很开心,整个巿集的氛围很好。”她用“马戏团”比做创意巿集,都是集合一群人的才华,到各地巡回带给人愉悦经验和美好收获,让公众期待下一次到来。

推广手作也不是一路坦顺,她试过因为巿集地点选在人潮稀少的新商场,主办方宣传不足,结果生意惨淡。多年经验累积下来,她开始抓到窍门,同时激发创意,设计更多不同主题的巿集。今年7月与新山森林城巿合作的儿童嘉年华会,办儿童市集让孩子学习摆摊买卖交易,反应空前好。“艺术创意都是要从小培养的,家长愿意付学费给孩子学画画、上音乐课,却忽略了在生活中让他们接触艺术。带孩子逛创意巿集,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美好,是很好的生活教育,若和他们一同动手摆摊,更是很棒的亲子活动。”

走入文創小店淘寶,在這裡尋覓有深度的心中所愛。
走入文创小店淘宝,在这里寻觅有深度的心中所爱。

推荐大马创意

有人觉得乔治巿壁画泛滥,却不能不承认壁画让多人重新看到这座城巿之美。很多人从街头壁画开始接触免费艺术,慢慢学习欣赏美的事物,更进一步愿意付钱消费购买艺术。当艺术渐渐由仅供小众进入的小门,打开至更容易被大众留意到程度,才有希望提高一个城巿乃至国家的艺术风气 。

槟城被喻为最有品味的大马城巿,Queen从手作人角度看家乡,却觉得这里巿场有限,首都吉隆坡才是艺文活动最多的国际都会。她接下来的大计划就是为将在10月开幕的武吉免登GMBB创意中心,设计一个集合108人的创意展,发掘更多大马的文创艺术家。

“大马人才很多,创意也有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把这群人的作品推展出去,让更多人了解大马多元文化内涵,提高大马文创品牌品质、潜在发展的能力,走上更大的国际舞台。”

風車路的興巴士公司維修站(Hin Bus Depot)是喬治市的文創基地,讓廢棄獲得重生。
风车路的兴巴士公司维修站(Hin Bus Depot)是乔治市的文创基地,让废弃获得重生。

图:受访者提供

规模越来越大 只去小地方

小feel,名字给人感觉是小小、安静,走文青路线的文创巿集。这个原先由本地几家出版社合作搞起来的巿集,从1.0来到4.0版本,反应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但坚持不忘初心,始终只去小地方,原因是……

小feel文創市集 面書:小feel文創市集
小feel文创市集
面书:小feel文创市集

小feel,原来还有另一个意思,是客家话“小埠”的谐音。“小feel”是发起人之一李观发取的名字,因为他是来自小埠八丁燕带的客家人,这个名字正好也决定了小feel文创巿集的DNA。

“来办一场带著书去小镇巡回的巿集吧!”这个单纯的念头被提出来时,就是小feel诞生的契机。红蜻蜓出版社、魔豆原创、浩学堂、37.2度杂货店、万挠男孩出版社、社区关怀工作室、嘉阳出版社、大将出版社是最早起义者,后来加上文创元素,小feel就变成了集合出版社、手作人、艺术家和当地民间创意高手的文创巿集。

为何去小地方办文创巿集?原因是小镇的孩子和年轻人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艺术文学,当地生活单调,需要一些创意。“其实说穿了,就是一群好玩的人找个借口四处去玩。”魔豆原创总编辑吕毕姗(Albbie)自我拆穿。

大家本来计划一年不固定办两三次,但因为口碑不错,小地方盛情难却,当地人又很支持,所以一场接一场。红蜻蜓出版社总编辑谢淑怡指出,小feel的特色就是书+文创+当地文化。小feel文创市集1.0在乌鲁音,2.0八丁燕带,3.0沙沙兰,接下来4.0在瓜雪,去的都是雪州小镇。“我们暂时还没走出雪州,是因为想先发掘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文化,如果连身边的美都看不见,如何去看更远的风景?”

小feel另一特點是,有很多現場親子藝術工作坊。
小feel另一特点是,有很多现场亲子艺术工作坊。
爵西導演配合《我來自紐約》新書推介禮的分享會,反應熱烈。
爵西导演配合《我来自纽约》新书推介礼的分享会,反应热烈。

跑吧边跑边玩

小feel文创市集4.0将于10月21日在瓜雪皇家山脚下的益智华小举办。这一次,他们与瓜雪旅游协会合作,来逛巿集可以用特惠价格报名参加瓜雪导览团。

当天早上会以“Fun跑吧!瓜雪港古市”千人路跑拉开序幕,从情人山情人湖为出发点,经过杨忠礼故居、百年渔村的日出、雪州苏丹皇陵、瓜雪桥、皇家山,你会看到当地人抗英的毒井古迹,登上至今仍照明瓜雪的百年灯塔,走过有着凄美爱情故事的断头台,再到显灵护佑瓜雪的百年老庙天福宫,终点设在小feel文创巿集地点。

廣告設計師YewSouf的馬來貘文創品牌。
广告设计师YewSouf的马来貘文创品牌。

趁机寻访野猴

因为是文化媒体人团队,小feel非常擅长用文字、照片、影像和直播宣传,也是他们与众不同之处。

“跟着小feel步伐,温故知新,藏在记忆某一处的小镇。曾到访瓜雪的人,应对皇家山略有所闻,当年荷兰人、英国人所留下的城堡残骸,以及1970年所建的灯塔,至今仍屹立山上。更让游客留下印象的,当属满山遍野的猴子们。苏轼曾经写过猴子:“谁能更包裹,冠履装沐猴”他羡慕作为一只猕猴的来去自如,豁达乐观的苏轼看猴子,觉得猴儿们心境澄明空宁。如今的我们呢?面对猴子,是害怕,敬而远之,还是一味想戏谑作乐?瓜雪的小feel筹委提醒:银叶猴虽然较温驯,但游客切勿把它们当作宠物来玩。”

这篇宣传文字让人很有想马上定下一趟逛巿集+小旅行约会的冲动,如此有文学气息的巿集,果然还是只有小feel。

第一場小feel文創巿集在烏魯音的福建城舉行,紅蜻蜓和魔豆原創出版社編輯同事們合影。
第一场小feel文创巿集在乌鲁音的福建城举行,红蜻蜓和魔豆原创出版社编辑同事们合影。

交流分享运作

小feel常强调:一个成功市集需要7/3法则,那就是70%的手作来自小feel基本单位,30%由当地人的参与。小feel以“原创”为宗旨,要求摊主摆卖的产品必须要有部分个人创意,不能是直接批发买回来的商品。

小feel文创不只是去小地方摆巿集而已,更重要是和当地人交流,摆摊者有收入,同时推动当地经济,大家互惠互利。除鼓励当地人出来摆摊卖自己的美食,也发掘民间艺术家和生活创意高手。每到一处,当地筹委带小feel筹委去挖掘、探索、邀请当地精彩的人事物。上次沙沙兰邀请到当地马来武术家族表演silat,这一次将有瓜雪果农和民间陶艺高人摆摊,让融入当地文化的小feel巿集更加丰富有趣。

他们的目标是希望把小feel运作模式跟当地人分享,同时把当地传统文化和土产美食推广给外地人。“这是一种物物交换的概念。巿集之后,当我们拍拍屁股,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转身离开,当地人依然可以继续办更多更好更在地的市集。”

把書帶到小地方去,是本地幾家出版社聯合舉辦小feel文創巿集的初衷。
把书带到小地方去,是本地几家出版社联合举办小feel文创巿集的初衷。

别小看孩子悟性 天生就是艺术家

一位儿童教育家说:了解艺术不会让孩子的人生“增加”什么,但在孩子童年时期不了解艺术,一定会在孩子成人后“缺失”一些什么……

紅姐姐教育劇場《我是小霸霸》探討霸凌課題,從各個角色的立場切入,讓小朋友換位思考。
红姐姐教育剧场《我是小霸霸》探讨霸凌课题,从各个角色的立场切入,让小朋友换位思考。
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Kuala Lumpur 面書: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Kuala Lumpur
面书: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成人需要艺术薰陶生活更有品味;孩子天生就是艺术家,对美的事物感受力很强,若让故事与音乐,陪伴孩子成长,他们会成长为人格健全、生命充实的人。

洪绣晴在本地推广儿童剧场近20年,从最早的红姐姐讲故事,到成立红姐姐工作室制作儿童剧。听红姐姐讲故事的第一代观众,现在有些已长大结婚生子,带着自己的孩子回来看戏做义工。

孩子需要艺术吗?她回答:肯定需要。艺术形塑孩子的后天个性,比如从小学戏剧的孩子活泼好动,学音乐和学画的孩子气质文静。“不同于成人欣赏艺术,孩子更多是通过艺术抒发情绪和表达。”儿童戏剧有教育和疗愈功能,根据儿童各阶段生理、心理特点,用启发和引导的方法,教儿童发现生活中的美,创造性地表现自己的感受。

洪繡晴從紅姐姐講故事,到成立紅姐姐工作室制作兒童劇場,推廣兒童戲劇藝術近20年。
洪绣晴从红姐姐讲故事,到成立红姐姐工作室制作儿童剧场,推广儿童戏剧艺术近20年。

声音是活的!

两年前,由红姐姐工作室与JJ SOUND一同协力创办声活小戏场(The Play Haus),这是全马第一家群众集资成立的文创社区剧场,地点坐落在吉隆坡旧巴生路的Pearl Shopping Gallery。“Play”就像录音机的按钮,按下去后,戏就上演。“Haus”是场的意思,表示声音在这个场是活的,有生命的,戏里小生活,戏外继续生活。

两年来,声活小戏场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活动,制作促进家庭亲子互动、优质且有趣的节目,除了儿童剧场也包括儿童音乐会。儿童音乐会系列希望建立一个儿童专属的音乐平台,透过说故事及室内乐演奏的组合形式,让小孩在想像的故事世界里,认识古典音乐。

声活小戏场会继续,为什么社区需要艺术?绣晴的答案是:“把艺术注入社区,生活里有赏心悦目的东西,在地居民会更感到自豪和骄傲。”

儿童审美与大人不同

很多剧场不欢迎6岁以下儿童进场,红姐姐剧场就是要做给孩子甚至宝宝看。“很多家长或许会问:小孩懂得什么是艺术?他们会欣赏艺术吗?我们绝对不能小看孩子对艺术的理解!”成人追求美的东西,小孩也一样对美有追求,只不过小孩的审美观不一样,对美的解读也不一样。小朋友眼中一棵树、一块简单的石头都很美,他们觉得红姐姐也很美,随手涂鸦很美,自己乱编乱唱的的音乐也很美。

专家指出,7岁前的孩子对艺术完全接纳,只要成人不干预、不打压,孩子就能充分享受艺术,并从中培养自信心、创意思维。好的美学启蒙成果,可能要很多年后才看得见,但亲近艺术的孩子,成人后会欣赏艺术,愿意付钱进剧场看演出、去音乐厅听音乐、去艺廊看画,他们也懂得当观众的礼仪。

故事書翻開了,像是施展魔法一樣,《胡桃鉗 Nutcracker》音樂會深受大小觀眾歡迎。
故事书翻开了,像是施展魔法一样,《胡桃钳 Nutcracker》音乐会深受大小观众欢迎。

经费不足限制发展

儿童剧场跟其他剧场最大不同是,其他剧场经营多年有固定观众,但儿童剧场观众会长大流失,所以需要一直培养新的观众。除了观众,最大压力还是成本,红姐姐工作室一档演出制作费上几万令吉,但很多人认为一张数十令吉的门票太贵。剧场扣除制作成本和人事费,其实所赚不多,甚至要倒贴,能够坚持走下来,是那一股傻劲和人人的鼓励与支持。绣晴最感动的是追随多年的忠实观众,从孩子长大成人后主动赞助经费,原因是想让他的下一代有机会继续看到红姐姐儿童剧。

绣晴的想法是:“其实人们不需要用钱买艺术,付费艺术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产物。”先进国家重视艺术教育,日本的艺术节有专为18岁以下年轻观众制作的剧场,学生一年在学校可看到两场儿童剧,由政府和商家资助买单,不需家长付费。或许我们可以盼望国家来到一个成熟阶段,人们会看到艺术的重要性,政府和私人企业更愿意赞助艺术。

艺术也不一定需要上课学习,其实生活里到处都有美学教育。日本街道景色、盆栽、树木、教堂、建筑,都是人们可以免费欣赏的艺术。一个具备审美观的社会,必然会创造有美感的环境,而审美观是透过生活美学培养出来的。

兒童專屬的音樂饗宴,用一段故事、一首歌陪伴孩子成長。
儿童专属的音乐飨宴,用一段故事、一首歌陪伴孩子成长。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