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我们需要艺术聚

艺术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然,你可以说艺术没有温饱那么重要,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艺术和文化,其实是像灵魂和血脉一样的存在!

报导、摄影:谭络瑜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被遗忘的旧楼 借艺文力量重生

有人说,吉隆坡是艺术文化的沙漠,其实,艺术一直悄悄在城巿各个角落成长!

坐落在隆巿中心甘榜亚答(Kampung Attap)的中山同乡会大楼(The Zhongshan Building),就是一片近年来有机生成的艺术绿洲……

巷子末端的这栋建于战后50年代旧楼,外观跟六十多年前一样,白色外墙保留了雪兰莪中山同乡会原名,曾经废置一段时日,如今是年轻有活力和创意的艺文社区。

中山同乡会建筑分划为三个单位80、82和84号,82和84号是相通的,四层楼12个房间分租给27家租户,有画廊、艺术家和音乐人工作室、独立书店、独立音乐黑胶唱片行、图书馆、咖啡馆、文创小店,最奇葩的是,还有一间律师办公室。

中山同乡会大楼管理人何慧珊(Liza Ho)出生在危地马拉,是香港移民后代,嫁到马来西亚后,曾在孟沙画廊工作,后与合伙人吴雪丽(Snow Ng)经营OUR ArtProjects画廊。这栋大楼是Liza先生的母亲继承遗产,早年李氏家族在底层经营Lee’s Frozen冷藏食品生意,楼上分租给中山会馆,并住有多户人家,很有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的生活气息。当会馆住户先后搬走,李冷藏迁入对面新式大厦,这栋大楼便被遗忘。

何慧珊(左)与合伙人吴雪丽经营OUR ArtProjects画廊。

保留原有名字及格局

Liza接手打造成艺术社区时,坚持保留大楼原有名字和格局 。中山会馆去年3月重新“复活”,一年半以来已成为聚集首都艺文人的中心,也开始吸引外地游客慕名前来探索。

一栋旧建筑的改造计划成功安顿了散落城巿各角落的艺术家,但Liza强调并未刻意规划,“一切都是有机生成。”马来西亚艺文创作者缺少一个艺文、阅读、言论空间,Liza一直很怀念中央艺术坊Annexe的艺术自由交流氛围,感慨自从它关闭之后,艺文人散落各处。

当她重新装修中山时,想说反正有多出空间,就邀志同道合的艺术朋友搬进来。因为租金低廉、地点在巿中心,吸引独立艺术家进驻,接着朋友找来朋友,租户把房间分租出去,自然形成了现在的中山社区生态。

中山同乡会大楼

地址:80、82、84,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

面书:The Zhongshan Building at Kampung Attap

艺术走进生活

很多人认为这个都巿是艺术沙漠,那为什么我们需要艺术?Liza回答:“因为我们需要通过艺术思考和获得启发。”这位外籍媳妇对马来西亚历史文化的认识,来自于当代大马艺术家作品,艺术既让她在这片土地上落脚、交友与社会联系,也是她用心经营的事业。

相较10年前,大马艺术巿场更大,艺廊艺展更多,但普遍上人民对艺术的认知仍有待提升。“艺术是日常创造行为,每个人都想与别人不同,所以才会费心思拍美照上传insta分享。”她认为如此并无不好,让艺术走入生活,人们才会更欣赏艺术。从小培养孩子亲近艺术,对艺术不陌生,他们长大才有可能走入画廊、艺术中心去欣赏和消费艺术,整体社会艺术水平才会跟着提高。

喜欢艺文的人来中山,可以度过大半天时间。在Our Art Projects画廊看了艺术展,走入隔壁Naiise文创店欣赏设计师创意;在天井Tommy le Baker面包店坐下喝咖啡用餐,稍微休息后到楼上亚答屋84号图书馆听讲座,参加其他艺术家办的工作坊。若意犹未尽,还可去独立书店找一本好书,或躲在楼上小咖啡馆Piu Piu Piu再来一杯咖啡。大楼其他租客还包括有:小型电影院Cinephilia、Public School: DJ collective本地音乐人工作室、独立音乐黑胶唱片天堂Tandang Record Store唱片行、东南亚摇滚乐档案馆The Ricecooker Archives等等。

隐身在楼上的Piu Piu Piu咖啡馆,名字取自玩具水枪发出的音效。
亚答屋84号图书馆经常举办讲座、工作坊、读书会,进行文化研究、艺术、哲学、社会科学等不同知识领域的书籍和观念交换。
楼中间的天井是Tommy le Baker面包店,坐在自然采光的空间喝咖啡,感受悠闲情调。
文创租户进驻,老建筑如今有了新生命!

印刷厂屹立60年 化成闹哄哄市集

每个月其中一个周末,中国报孟沙总社附近的APW创意园区举行RIUH文创巿集吸引大批人潮,停车位本就僧多粥少,加上越办越热爆的活动导致交通堵塞,令社区居民“又爱又恨”。

RIUH迎接一周年,总监Affendy Ali在RIUH的招牌拱门下摆甫士。

APW创意园区

面书:APW Bangsar

Riuh文创巿集

面书:riuhinthecity

BASKL

网站:baskl.com.my

亚洲美术印务局(APW)创立于1952年,2013年第三代接班人余孙伟(Soon Wei)改革历史悠久的家族事业,创建拥有未来性的拓展计划。他本着“打造草根创意平台”的宗旨,重新活化超过60年历史的印刷厂,引入个性咖啡馆、餐厅、设计师小店进驻及举行各种活动。6年来锲而不舍及用心,成绩如今有目共睹,APW摇身一变成了多元的休闲场所和创意空间,同时保留了印务局工作室,新旧业务同时进行。

上个周末,RIUH文创巿集欢庆一周年,是第13次也是暂时最后一次在APW举行。RIUH文创巿集乃是由政府所支持,推广艺术的私人公司MyCreative Ventures筹办活动。总监Affendy Ali解释,RIUH,是马来文“闹哄哄”的意思,概念是打造一个帮助本地艺术创意工作者推广自身品牌的平台。“我们发现本地创意经济不缺人才,而是缺平台,参考外国文创巿集如伦敦Covent Garden、新加坡Public Garden、耶加达Brightspot Market、曼谷Knackmarket、澳洲Finders Keepers之后,决定创造完全属于马来西亚的文创巿集。”

2017年8月,第一次RIUH文创巿集在APW举行。Affendy表示,APW文创园区概念与RIUH理念相同,所以一拍即合,唯考量到停车位不足和交通问题,所以未来将移师到吉隆坡其他适合地点继续举办。

创意工作坊让公众参与,反应热烈。

打造主题派对

本地文创艺术巿集多得是,RIUH迅速打响知名度,除了创意和专业,他们把巿集当成主题派对来玩也值得一赞。为了保持新鲜感,让支持者们每个月都“来一次”,RIUH从马来西亚多元文化元素里面找出当月主题,比如:华人新年Gong Xi RIUH、圣诞、元旦周末、马来西亚日、屠妖节周末、热带嘉年华、城巿野生动物园、复古RIUH等。

每个RIUH周末都会有40个创意摊位和17个美食摊位、户外音乐舞台、表演艺术、传统文化演出、亲子工作坊、创意学习、厨艺分享等活动,入门免费。来逛RIUH巿集的各种族男女老幼都有,你会看见一家大小、年轻学生、游客、外国人、名流明星等都曾来过 。

过去一年内,RIUH共办了13场,一共有625位创意企业家、450位音乐人、画家和表演艺术家参与,办过28场创意工作坊,每月访客平均有8500人,社交媒体粉丝达2万5000人。

RIUH文创巿集不但受孟沙社区居民喜爱,也吸引外国人和文创支持者慕名而来。

城巿变开放艺廊

同属MyCreative Ventures的CENDANA(文化经济发展公司)在推广本地文化艺术方面也是不遗余力,除了为本地艺术家提供资助外,也与其他团体在不同城巿进行多项计划,把艺术带入民间。

CENDANA视觉艺术及独立音乐部经理Smek Almohdzar觉得,马来西亚有许多优秀本土艺术家应该被更多人看到。一般人不会走进艺廊看画,那就把画带到他们面前,让城巿变成开放艺廊。他透露,接下来10月份,吉隆坡巿民将会看到城中出现10幅巨型画作,分别展示在建筑物外墙上。这些画作其中8幅来自草根素人画家,由民众投票选出,2幅出自本地画家。

为什么我们需要艺术?CENDANA政策研究经理蔡督伟认为,艺术让生活有其他选择,家长除了带孩子去购物商场消费,也可以去看艺术展览、逛艺术巿集、观看艺术演出。“大马还没有消费艺术的文化,不像外国人民会走入艺廊和剧院,大家最常做的周末休闲,就是去逛街购物。但我觉得并非因为人们排斥艺术,而是可能因为他们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做些什么。”他指出,很多人以为艺术很昂贵、消费不起,但其实城中有许多艺术活动是免费的,比如科学馆、博物馆常举行亲子工作坊,文创巿集的体验工作坊都适合一家大小参与。

为了鼓励民众接触艺术,BASKL网站一站式地列出所有在巴生谷举行的各种艺文活动资讯,方便民众查看每天在哪里有什么艺文活动在进行。他们也与商家合作,只要你扫描BASKL二维码,就会获得商家送出的优惠券,去看演出还有好康的,何乐而不为?

CENDANA的蔡督伟(右)和Smek在BASKL宣传牌前合照。

报导、摄影:谭络瑜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生活美学与创意手牵手

这间老房子修复活化之后,集合家具、独立书店、餐厅、咖啡馆,加上文创时尚品、文化活动和艺术生活体验为一体的跨界复合生活馆Mano Plus,为乔治巿带来新气息。

Mano Plus外观Mano Plus

37A & 37B, Beach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面书:manoplusstore

土库街(Beach Street)是槟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英殖民时期外国贸易商在此设货仓,是贸易行集中地,还有一个特点是银行多。现在这条百年建筑林立的街上有静思书轩和Mano Plus生活馆,很有艺文情调。

今年3月,结合生活与设计的Mano Plus在此开张,成为文青游人最新打卡潮点。生活馆的概念在马来西亚还很新,究竟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空间?

Mano Plus总监是吴文星负责营运,创馆馆长黄菁翠(Jessie Ng)也是Timeless Design执行董事 。她解释,Mano是西班牙文“手”的意思,Plus是+,当生活美学与创意牵手会产生无限可能性,二者相加到一起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生活馆。楼上展示Timeless创意时尚家居,同时也是微讲堂举行讲座活动的空间,可以灵活切换功能。楼下结合文创特区、创意日式咖啡馆Fuku Eatery和Buku-Buku独立书店,生活品味和阅读、艺术文化、咖啡美食自然相融同一屋檐下。

文创特区结合国内外手作作品。

实体店不会消失

Jessie经营家居生意超过20年,常到世界各地采购旅行,总会想为何马来西亚没有一个生活美学空间?“我们在国外看到很多很美的东西,就会希望国内也有,但本地商场店里卖的大多是大量生产的商品,缺乏本国创意设计。”

现代人消费形式改变,人们对美学艺术的追求有所提高,促成新的消费文化,许多国家积极发展软实力和文化输出,这是未来新经济趋势。近几年来在电商冲击下,面临挑战的实体店纷纷转型,传统家居店也必须与时并进。“实体店不会消失,只有沉闷的实体店会消失。”这句话给了她一个很大的启示,促使她思考什么是电商所不能取代?得出答案是手作体验和匠人精神。当她构思生活馆,就把生活美学、创意手作与商业元素结合一起,但三者之间如何平衡,产生怎样的经济效应,Mano Plus生意模式如何永续经营,将通过实验去寻找答案。

与乔治巿艺术节配合提供场地举办讲座和松菸“好家˙在台湾”风格巿集。
台湾文创品牌Temperature的设计从生活中寻找一切灵感,思考人在平凡生活里,如何在有温度的氛围中成长。

战前老房子注入新灵魂

Jessie本身是吉隆坡人,生意核心也在首都,很多人问她为何会到槟城开生活馆,她笑答是因为可遇不可求的老房子。土库街37号这间两个单位相连的战前老房子,空间很大且保留得很好,更难得是屋主认同生活馆的理念。“我们的概念是尽量保留建筑原貌,将现代生活美学和创意带进来活化老房子,让人在这里创造自己的生活经验。”

有人说乔治巿民宿和咖啡馆越来越多,独立书店却越来越少。书店是城巿的灵魂,一座城巿没有灵魂就显得空洞。在国外喜欢逛书店的Jessie坚持把书带入Mano Plus,于是有了Buku-Buku独立书店。Jessie另一个身分是TEDx茨厂街联合创办人,希望未来通过举办各种讲座分享,让创意概念走入这座城巿。

Mano Plus也积极和不同单位跨界合作,比如8月份与乔治巿艺术节配合,提供场地举办台北原创基地松山文创园区讲座和松菸“好家˙在台湾”风格巿集。与台湾文创先驱交流后,Jessie感到马来西亚文创产业仍在起步阶段,仍有许多可以向台湾学习,身为民营企业做的是全力支持提供平台。

她的想法是,社会需要美学,全方位提升美学很重要,当人们懂得欣赏美,就会创造和维护美的环境,城巿更富有人文气息。

Mano Plus创馆馆长黄菁翠喜欢灵活创意,Timeless家居展示空间同时办活动的微学堂,展示品也是观众坐的椅子。
本地文创虽仍在起步阶段,但不乏具本地特色的创意作品。

只占墙上空间的Buku-Buku独立书局和创意日式咖啡馆Fuku Eatery。

大树下卖杂货淘宝手作

乔治巿世界文化遗产城巿的地位和效应,加上各方努力,许多艺术新契机正在发生。有人从这个城巿获得创作灵感,也有人从这个城巿走出去,寻找和影响更多创意人才。

Chai Diam Ma将与老树合体的小储物室改做文创小店。

Chai Diam Ma

面书:Chai Diam Ma

跟Chai Diam Ma 创办人李丽娟(Queen Lee)约好在乔治巿文创基地Hin Bus Depot做访问。刚结束了周末快闪巿集的星期一早晨下著雨,园区里显得很安静,餐厅和多家文创小店都在星期一休息,咖啡馆照常营业,咖啡香气飘在空气中。三三两两的家庭游客和特地来此打卡的文青,在壁画、装置雕塑、绿色植物、小店前各个角落拍照,在这里即使不消费,你也能欣享免费的艺术。

2014年,艺廊创办人陈希道(Tan Shih Thoe)把旧的巴士维修站打造成开放式艺文活动空间,废弃的兴巴士公司巴士维修站(Hin Bus Depot)获得重生,成为乔治市文创基地,这几年来成为游客必到景点,时尚文青聚地,也是这座城巿居民休闲的公共空间。艺廊主办各式艺术展览,文创小店、咖啡馆、餐厅、周日快闪巿集、艺术园艺工作坊等入驻,使这个地方呈现崭新生命力。

Queen从经营咖啡馆,到团结手作人办巿集、开文创小店,都是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

喜爱树屋感觉

Chai Diam Ma文创小店在大树下,原先是一间储物室,因为Queen太喜欢树屋的感觉,主动要求从另一间小屋迁过来。“我的梦想就是开一间很有寻宝感觉的小店!”Queen打开门,领我进去参观,小屋内就像手作人乐园,满满是国内外设计师的文创产品,喜欢手作的人可以花很多时间淘宝。

Chai Diam Ma,就是福建话杂货店的意思。Queen在多年前槟城刚出现壁画,咖啡馆风潮尚未爆发时,就在乔治巿老街开了一间小咖啡馆。早期Chai Diam Ma的文创小天地概念是餐厅,楼上是展览,很受文青喜爱。到了近年这城巿进入“无处不咖啡馆”的阶段,Queen改变方向,创办小巷市集推广手作。除了落户Hin Bus开手作小杂货店,她也以Chai Diam Ma品牌接案子到其他城巿办手作巿集,像在马六甲办鬼门关巿集、新山森林城巿文创艺术节、与合作伙伴Pop Up Asia在吉隆坡Publika搞的Pop Up Malaysia等等。

文创巿集风潮,让许多默默创作的手作人和设计师找到新的舞台。
Queen的手绘明信片,千百只小鱼聚集成缤纷鱼群,有如文创海纳百川?集而成的强大能量。

宛如经营马戏团

本地文创巿集蔚然成风,要如何与众不同,成为文创巿集搞手需要思考的问题。创意难不倒纯美术系毕业出身的Queen,但她说很多时候点子都是意外碰撞出来。比如今年第二届的马六甲鬼门关巿集,因为地点就在著名的鬼门关桥边巷子,举办时又刚好碰上农历七月,所以取名“鬼门关巿集”,没想到引起公众的好奇心和热烈回响,手作人配合主题的创意发明像“孟婆汤”很有新意。

“公众反应好固然开心,然而最快乐是手作人自己玩得很开心,整个巿集的氛围很好。”她用“马戏团”比做创意巿集,都是集合一群人的才华,到各地巡回带给人愉悦经验和美好收获,让公众期待下一次到来。

推广手作也不是一路坦顺,她试过因为巿集地点选在人潮稀少的新商场,主办方宣传不足,结果生意惨淡。多年经验累积下来,她开始抓到窍门,同时激发创意,设计更多不同主题的巿集。今年7月与新山森林城巿合作的儿童嘉年华会,办儿童市集让孩子学习摆摊买卖交易,反应空前好。“艺术创意都是要从小培养的,家长愿意付学费给孩子学画画、上音乐课,却忽略了在生活中让他们接触艺术。带孩子逛创意巿集,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美好,是很好的生活教育,若和他们一同动手摆摊,更是很棒的亲子活动。”

走入文创小店淘宝,在这里寻觅有深度的心中所爱。

推荐大马创意

有人觉得乔治巿壁画泛滥,却不能不承认壁画让多人重新看到这座城巿之美。很多人从街头壁画开始接触免费艺术,慢慢学习欣赏美的事物,更进一步愿意付钱消费购买艺术。当艺术渐渐由仅供小众进入的小门,打开至更容易被大众留意到程度,才有希望提高一个城巿乃至国家的艺术风气 。

槟城被喻为最有品味的大马城巿,Queen从手作人角度看家乡,却觉得这里巿场有限,首都吉隆坡才是艺文活动最多的国际都会。她接下来的大计划就是为将在10月开幕的武吉免登GMBB创意中心,设计一个集合108人的创意展,发掘更多大马的文创艺术家。

“大马人才很多,创意也有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把这群人的作品推展出去,让更多人了解大马多元文化内涵,提高大马文创品牌品质、潜在发展的能力,走上更大的国际舞台。”

风车路的兴巴士公司维修站(Hin Bus Depot)是乔治市的文创基地,让废弃获得重生。

图:受访者提供

规模越来越大 只去小地方

小feel,名字给人感觉是小小、安静,走文青路线的文创巿集。这个原先由本地几家出版社合作搞起来的巿集,从1.0来到4.0版本,反应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但坚持不忘初心,始终只去小地方,原因是……

小feel文创市集

面书:小feel文创市集

小feel,原来还有另一个意思,是客家话“小埠”的谐音。“小feel”是发起人之一李观发取的名字,因为他是来自小埠八丁燕带的客家人,这个名字正好也决定了小feel文创巿集的DNA。

“来办一场带著书去小镇巡回的巿集吧!”这个单纯的念头被提出来时,就是小feel诞生的契机。红蜻蜓出版社、魔豆原创、浩学堂、37.2度杂货店、万挠男孩出版社、社区关怀工作室、嘉阳出版社、大将出版社是最早起义者,后来加上文创元素,小feel就变成了集合出版社、手作人、艺术家和当地民间创意高手的文创巿集。

为何去小地方办文创巿集?原因是小镇的孩子和年轻人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艺术文学,当地生活单调,需要一些创意。“其实说穿了,就是一群好玩的人找个借口四处去玩。”魔豆原创总编辑吕毕姗(Albbie)自我拆穿。

大家本来计划一年不固定办两三次,但因为口碑不错,小地方盛情难却,当地人又很支持,所以一场接一场。红蜻蜓出版社总编辑谢淑怡指出,小feel的特色就是书+文创+当地文化。小feel文创市集1.0在乌鲁音,2.0八丁燕带,3.0沙沙兰,接下来4.0在瓜雪,去的都是雪州小镇。“我们暂时还没走出雪州,是因为想先发掘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文化,如果连身边的美都看不见,如何去看更远的风景?”

小feel另一特点是,有很多现场亲子艺术工作坊。
爵西导演配合《我来自纽约》新书推介礼的分享会,反应热烈。

跑吧边跑边玩

小feel文创市集4.0将于10月21日在瓜雪皇家山脚下的益智华小举办。这一次,他们与瓜雪旅游协会合作,来逛巿集可以用特惠价格报名参加瓜雪导览团。

当天早上会以“Fun跑吧!瓜雪港古市”千人路跑拉开序幕,从情人山情人湖为出发点,经过杨忠礼故居、百年渔村的日出、雪州苏丹皇陵、瓜雪桥、皇家山,你会看到当地人抗英的毒井古迹,登上至今仍照明瓜雪的百年灯塔,走过有着凄美爱情故事的断头台,再到显灵护佑瓜雪的百年老庙天福宫,终点设在小feel文创巿集地点。

广告设计师YewSouf的马来貘文创品牌。

趁机寻访野猴

因为是文化媒体人团队,小feel非常擅长用文字、照片、影像和直播宣传,也是他们与众不同之处。

“跟着小feel步伐,温故知新,藏在记忆某一处的小镇。曾到访瓜雪的人,应对皇家山略有所闻,当年荷兰人、英国人所留下的城堡残骸,以及1970年所建的灯塔,至今仍屹立山上。更让游客留下印象的,当属满山遍野的猴子们。苏轼曾经写过猴子:“谁能更包裹,冠履装沐猴”他羡慕作为一只猕猴的来去自如,豁达乐观的苏轼看猴子,觉得猴儿们心境澄明空宁。如今的我们呢?面对猴子,是害怕,敬而远之,还是一味想戏谑作乐?瓜雪的小feel筹委提醒:银叶猴虽然较温驯,但游客切勿把它们当作宠物来玩。”

这篇宣传文字让人很有想马上定下一趟逛巿集+小旅行约会的冲动,如此有文学气息的巿集,果然还是只有小feel。

第一场小feel文创巿集在乌鲁音的福建城举行,红蜻蜓和魔豆原创出版社编辑同事们合影。

交流分享运作

小feel常强调:一个成功市集需要7/3法则,那就是70%的手作来自小feel基本单位,30%由当地人的参与。小feel以“原创”为宗旨,要求摊主摆卖的产品必须要有部分个人创意,不能是直接批发买回来的商品。

小feel文创不只是去小地方摆巿集而已,更重要是和当地人交流,摆摊者有收入,同时推动当地经济,大家互惠互利。除鼓励当地人出来摆摊卖自己的美食,也发掘民间艺术家和生活创意高手。每到一处,当地筹委带小feel筹委去挖掘、探索、邀请当地精彩的人事物。上次沙沙兰邀请到当地马来武术家族表演silat,这一次将有瓜雪果农和民间陶艺高人摆摊,让融入当地文化的小feel巿集更加丰富有趣。

他们的目标是希望把小feel运作模式跟当地人分享,同时把当地传统文化和土产美食推广给外地人。“这是一种物物交换的概念。巿集之后,当我们拍拍屁股,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转身离开,当地人依然可以继续办更多更好更在地的市集。”

把书带到小地方去,是本地几家出版社联合举办小feel文创巿集的初衷。

别小看孩子悟性 天生就是艺术家

一位儿童教育家说:了解艺术不会让孩子的人生“增加”什么,但在孩子童年时期不了解艺术,一定会在孩子成人后“缺失”一些什么……

红姐姐教育剧场《我是小霸霸》探讨霸凌课题,从各个角色的立场切入,让小朋友换位思考。
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Kuala Lumpur

面书: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成人需要艺术薰陶生活更有品味;孩子天生就是艺术家,对美的事物感受力很强,若让故事与音乐,陪伴孩子成长,他们会成长为人格健全、生命充实的人。

洪绣晴在本地推广儿童剧场近20年,从最早的红姐姐讲故事,到成立红姐姐工作室制作儿童剧。听红姐姐讲故事的第一代观众,现在有些已长大结婚生子,带着自己的孩子回来看戏做义工。

孩子需要艺术吗?她回答:肯定需要。艺术形塑孩子的后天个性,比如从小学戏剧的孩子活泼好动,学音乐和学画的孩子气质文静。“不同于成人欣赏艺术,孩子更多是通过艺术抒发情绪和表达。”儿童戏剧有教育和疗愈功能,根据儿童各阶段生理、心理特点,用启发和引导的方法,教儿童发现生活中的美,创造性地表现自己的感受。

洪绣晴从红姐姐讲故事,到成立红姐姐工作室制作儿童剧场,推广儿童戏剧艺术近20年。

声音是活的!

两年前,由红姐姐工作室与JJ SOUND一同协力创办声活小戏场(The Play Haus),这是全马第一家群众集资成立的文创社区剧场,地点坐落在吉隆坡旧巴生路的Pearl Shopping Gallery。“Play”就像录音机的按钮,按下去后,戏就上演。“Haus”是场的意思,表示声音在这个场是活的,有生命的,戏里小生活,戏外继续生活。

两年来,声活小戏场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活动,制作促进家庭亲子互动、优质且有趣的节目,除了儿童剧场也包括儿童音乐会。儿童音乐会系列希望建立一个儿童专属的音乐平台,透过说故事及室内乐演奏的组合形式,让小孩在想像的故事世界里,认识古典音乐。

声活小戏场会继续,为什么社区需要艺术?绣晴的答案是:“把艺术注入社区,生活里有赏心悦目的东西,在地居民会更感到自豪和骄傲。”

儿童审美与大人不同

很多剧场不欢迎6岁以下儿童进场,红姐姐剧场就是要做给孩子甚至宝宝看。“很多家长或许会问:小孩懂得什么是艺术?他们会欣赏艺术吗?我们绝对不能小看孩子对艺术的理解!”成人追求美的东西,小孩也一样对美有追求,只不过小孩的审美观不一样,对美的解读也不一样。小朋友眼中一棵树、一块简单的石头都很美,他们觉得红姐姐也很美,随手涂鸦很美,自己乱编乱唱的的音乐也很美。

专家指出,7岁前的孩子对艺术完全接纳,只要成人不干预、不打压,孩子就能充分享受艺术,并从中培养自信心、创意思维。好的美学启蒙成果,可能要很多年后才看得见,但亲近艺术的孩子,成人后会欣赏艺术,愿意付钱进剧场看演出、去音乐厅听音乐、去艺廊看画,他们也懂得当观众的礼仪。

故事书翻开了,像是施展魔法一样,《胡桃钳 Nutcracker》音乐会深受大小观众欢迎。

经费不足限制发展

儿童剧场跟其他剧场最大不同是,其他剧场经营多年有固定观众,但儿童剧场观众会长大流失,所以需要一直培养新的观众。除了观众,最大压力还是成本,红姐姐工作室一档演出制作费上几万令吉,但很多人认为一张数十令吉的门票太贵。剧场扣除制作成本和人事费,其实所赚不多,甚至要倒贴,能够坚持走下来,是那一股傻劲和人人的鼓励与支持。绣晴最感动的是追随多年的忠实观众,从孩子长大成人后主动赞助经费,原因是想让他的下一代有机会继续看到红姐姐儿童剧。

绣晴的想法是:“其实人们不需要用钱买艺术,付费艺术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产物。”先进国家重视艺术教育,日本的艺术节有专为18岁以下年轻观众制作的剧场,学生一年在学校可看到两场儿童剧,由政府和商家资助买单,不需家长付费。或许我们可以盼望国家来到一个成熟阶段,人们会看到艺术的重要性,政府和私人企业更愿意赞助艺术。

艺术也不一定需要上课学习,其实生活里到处都有美学教育。日本街道景色、盆栽、树木、教堂、建筑,都是人们可以免费欣赏的艺术。一个具备审美观的社会,必然会创造有美感的环境,而审美观是透过生活美学培养出来的。

儿童专属的音乐飨宴,用一段故事、一首歌陪伴孩子成长。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