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代表團領導層總結‧大馬7金13銀16銅收官 整體滿意但仍有進步空間

維拉潘迪安博士(左起)、納茲富丁納吉、諾扎查卡利亞、阿晉查比迪和阿末沙巴威,召開新聞發佈會總結大馬代表團表現,對大馬隊達到金牌目標示慶。(梁展威攝影)

(耶加達2日訊)馬來西亞亞運會代表團領導層,今日在馬來西亞駐耶加達大使館舉行新聞發布會,為今天閉幕的2018年亞運會作出總結,為選手的表現分為3個等級。

出席發布會的有馬奧理會會長拿督斯里諾扎查卡利亞、署理會長兼亞運會團長拿督斯里阿晉查比迪、秘書拿督納茲富丁納吉;國家體育理事會總監拿督阿末沙巴威,以及頒獎台計劃總監維拉潘迪安博士。

大馬選手在本屆亞運會收穫7枚金牌、13枚銀牌和16枚銅牌,在獎牌榜排在第14位。雖然達到賽前設下的7金目標,也比上屆賽會的5金14銀14銅稍佳,但整體表現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大馬的7枚金牌是來自保齡球2枚、壁球2枚、場地腳車1枚、藤球1枚、帆船1枚。當中只有1金是來自奧運項目的場地腳車,要實現奧運首金的任務依然嚴峻。

阿晉查比迪說,“我們把大馬各項目的表現分為3個等級,即出色、滿意和失敗。(詳情見附表)”

評分項目表現差

他說,“整體上而言,我們對選手達到金牌目標的表現滿意。大馬選手還打破了6項全國紀錄,即場地腳車1項、射箭2項和游泳3項。同時還有2名帆船選手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

他進一步說,“在這些項目中,我們將會針對馬來武術、羽球、空手道和武術的訓練計劃進行分析,找出他們表現欠佳的原因。而目前在頒獎台計劃內的射箭、射擊、田徑、游泳,由于表現達不到預期,其地位也會被檢討,探討其是否適合留在該計劃內。”

大馬在本屆賽會的評分項目表現差,阿晉查比迪說,“我們必須找出那些評分項目表現不達標的原因,同時加強這些項目中大馬職員的涉及和學習。此外,這些評分項目對于獎牌目標得設定標準也需重新審視。”

他也強調,大馬運動員在體育科學,體能和心理素質方面的訓練方式,需要獲得提升,並且將在近期內與各總會商討,開始擬定2020年奧運會和2020年共運會、亞運會的準備工作。

阿晉查比迪透露,大馬選手在本屆亞運紀律良好,至今沒有傳出藥檢不過關的報告。

不取消頒獎台計劃

頒獎台計劃自2016年成立以來經歷了2屆大賽、今年的共運會和本次的亞運會,2屆賽會的目標都是爭取躋身獎牌榜前十名,但都以失敗告終。在發布會上,體理會和奧理會都堅持,頒獎台計劃有其作用和成效,而且還沒有完成任務,不會在現階段取消。

4月份的黃金海岸共運會,大馬代表團奪得7金5銀12銅屈居全場第12;本屆亞運會雖達到金牌目標,但仍無法躋身獎牌前十。

面對媒體的詢問,主導頒獎台計劃的體理會總監阿末沙巴威說,頒獎台計劃的運動員在本屆亞運表現並不差,“整體上我們的選手表現不差,有些只是運氣欠佳而影響成績,比如男子鉤球,計劃的終極目標是拿到奧運會金牌,我們還沒有完成任務,還有1年半,現在不是停止的時候。”

阿晉查比迪也認同沙巴威的看法,“我也認為現在不是取消頒獎台的時候,如果現在取消,我們就不必派選手去奧運會了。事實上,很多人不知道,頒獎台有4個目標,即共運、亞運排名前十、培養出世界前6選手和奧運金牌,雖然前2項我們未達標,但世界前6選手已經超額,還剩下奧運金牌有待去實現。經費已經有了,而且在運用體育科學下,運動員也取得明顯的進步,昨天的壁球球員和阿茲祖都強調了體育科學的重要性。”

不達標項目除名

諾扎則說,“奧理會一直以來的工作是促進各體總的進步,在未來我們要求對政府所推出的計劃和政策,有更多的話事權和參與權。其次,我認為頒獎台是個高貴的計劃,在還要1年半就到奧運會、而且入選賽即將開始前,要做出任何變動,推動新政策的動作都必須要快而準,不要只是空談不做。”

剛剛接任頒獎台計劃總監3個月的維拉潘迪安博士,在談到該計劃下選手的表現時說:“我覺得阿茲祖哈斯尼是表現出色的選手,達到了他賽前的目標。我們也沒有對跳水和羽球失去希望,考慮到羽球以往的成就和表現,他們還是很有潛素質。”

“我接任還不到3個月,但我覺得頒獎台必須繼續,它是一項施行到2020年的計劃,屆時才來評價它的成功與否。我們國家體育學院時刻都在審視運動員的表現、訓練計劃,日后入選標準將更嚴格,那些不達標的項目,將會從頒獎台中除名。”

大馬隊表現未達最佳,無法完成進入獎牌榜前10目標,領導層深感憂慮。(馬新社)

羽總9月5日開會

大馬羽球隊在本屆亞運會表現糟糕,男團止步16強,單項賽無人闖過8強,大馬在亞運羽球賽32年來,第一次無法拿到獎牌。

兼任大馬羽球總會會長的諾扎查卡利亞,被問到羽球隊表現的問題時說,“作為馬羽總會長,我為隊伍的表現負上全責。我知道球迷都很失望,但要在耶加達的伊斯托拉體育館比賽並不容易,中國、日本、韓國等好手都落敗,當然這不是藉口。”

“我和領導層將會在9月5日開會,全面性地、從隊伍的訓練計劃、教練的能力和水平去探討球隊的問題。我覺得必須作出改革,以便以更好的姿態邁向奧運會。從會長到基層都要好好反省,看我們如何從這次打擊中重新崛起。”

B級資格更嚴格

大馬本屆亞運派出417名選手參加,其中176年是在A級資格參賽,241人是B級資格下(體育總會承擔費用),而大馬所得36面獎牌當中,只有2面,馬術銀牌的卡比爾和馬來武術55至60公斤銅牌的哈金安薩。因此,奧理會日后將減少和加緊B級資格的入選標準。

B級資格下參加亞運會的大馬選手表現差強人意,諾扎說,“這次我們讓更多B級選手出賽是讓他們在國際賽吸取經驗,印尼也比較接近大馬,而他們也憑藉自身努力獲得參賽資格。但他們的表現難以讓人滿意,我們以后會加緊遴選B級選手的標準,比如A級選手是前4名、B級則必須是前6名選手。”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