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清宫剧虐心 不如草药清心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架势堂‧清宫剧虐心 不如草药清心

20180903interview01



特约:子若
摄影:张智玟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吉隆坡中医学院院长李立明教授

古装宫廷戏相继热播,宫斗情节加入中药桥段,红了主角,也火了中医!恰巧今年是中国“药圣”李时珍诞辰500周年,《架势堂》发帖邀得吉隆坡中医学院院长李立明教授,述说他走遍我国南北土地探草药的见闻,采集、鉴定、传授中草药的乐事。

路边花草可入药!

水线草、夜香牛、腊肠树、龙船花……平日我们擦身而过,也不会留意的野花闲草,李立明教授不只叫得出它们的名字,还知晓它们的功用!

从刚下画的《延禧攻略》到正热著的《如懿传》,不仅红了许多男女配角,也火了中药,剧中除了层出不穷的宫斗,还大玩中药桥段,其中《延》中的大配角──从民间大夫摇身一变的叶太医,更是从剧里红到剧外,还牵扯出他在现实历史中就是“川贝枇杷膏”的发明人。

当观众们对剧中所提到的中医药知识,产生好奇并且热议剧中所言药效真实与否之际,却鲜少人知道,2018年还是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1518年~1593年)诞辰500年。有“药圣”、“医圣”等称号的他,也曾在太医院任职,经常出入药房及御药库,有机会比较、鉴别各地的药材。

从古代回到这个时代里,从中国回到我们这片土地上,中医药学越来越普遍化,再加上古装连续剧的推波助澜下,《架势堂》也来凑一份中医药热,找来吉隆坡中医学院院长李立明教授做客此栏目。

今年72岁的李立明教授毕业于南洋大学化学系,早年在槟城边当化学师边进修中医药学,并在1973年毕业于槟榔屿中医学院。目前,除了出任吉隆坡中医学院院长一职,同时,也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过去40年来,他致力于传授中医药学,如今,可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左上:抱樹蓮 右上:水線草 左下:龍船花 右下:紅毛蛇
左上:抱树莲
右上:水线草
左下:龙船花
右下:红毛蛇

翠色入眼帘举目皆是宝

上世纪七十年代,身为中医师的李立明教授,率先在槟城研究与推动草药,是大马在这一方面的先驱之一。采访当天,当我们后来去到位于住宅区内的公园拍摄时,尽管头上顶着灼热的太阳,但见他边走、边停、边望四周的植物,每一次趋前几乎都有所发现。

“这些天太热了,水线草都长得不好看。”“这是夜香牛,连英文报也报导过的。”“这是腊肠树,也叫阿勃勒,若是碰上开花季节,一串串黄花像下起了黄金雨。”“这是龙船花,也叫着映山红,可治月经不调。”“这个呢,红毛蛇,可祛风湿的。”

我们平时在这片翠绿中,顶多跑个步、纳个凉。如今,经他那样如数家珍,才发现这里四周都是宝,举目抬头之间,皆是有疗效作用的绿色植物,我们恰似穿行在穹苍下的大草药库里头呀!

在我的记忆中,李时珍最经典的画面,就是背着篓子在山上采草药,草药正是中医学里头,需要一门深入且非常渊博的知识。见到李立明教授,咱俩的话题自然从当今最接地气的民间草药开始说起。

他说道,近代的草药之所以流行,起源于中国文革时代流行的赤脚医生,“这些医生都是就地取材,尽量用民间的医疗方法。于是,他们开始四处发掘民间草药,也把这些草药编进书籍里头,这个风气后来传到了新加坡。”

“当时,新加坡中医学院有位黄中医师,对中草药有浓厚兴趣,于是,把它们介绍给学生们,并在毕业刊里有所著述,里头发表了一百多种中草药。”紧接着,这股风潮越过新柔长堤,传入了我国,也使得李院长开始对中草药有所认识。

源自民间掀起草药研究风气

自言从小就在乡里长大,李立明教授说他最爱花草,也最擅长与花草打交道,使他对中草药自然而然产生莫大兴趣。后来,多番与同班同学组团到课堂外寻找和采摘草药,“从浮罗山背到乔治市的植物园再到大山脚,这些都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

期间,他发现本地中草药很多,然而,本地民众对草药的认识,却只限于祖辈当年从中国随身带来南洋的点滴知识,“当时,普遍为人所知的草药,大概有大风艾、大飞场、小飞扬、驳骨草等。”

对照书籍找根源

为此,他尽一切能力收集不同的草药,再参考书籍,从而丰富草药方面的知识与见闻,“若是有民众不会的草药,我都会推荐给他们;要是换作民众,通过土民接触到新草药,我们就必须进行鉴定,并且找出它的学名,如此一来,才能把它记录在案。”

他坦言,民间草药并非通过化学成分来鉴定,而是根据它的“根”、“茎”、“叶”、“花”及“果”五大部分来进行。”长久以来,这是鉴定植物的最佳方法,“因此,我们必须仔细的观察,复而对照书籍,抽丝剥茧出它的根源。”

在槟城的6年里,他不只是组团到野外采草药,还办了一系列草药展,亦亲自上门拜访那些对草药有所认识的中医师,通过方方面面来扩大个人的草药知识库,并将新知、新辨、新学编入书籍内。

“像驳骨草,我是好不容易从一个著名驳骨医师身上得知,他是以大驳骨用来治疗骨折、消肿止痛。后来,翻查资料,才发现大驳骨真有其效,随后的日子里,我们也开始采用这种草药了。”

草药的发现无法一步登天,只能是一步一脚印,“从专家的身上,哪怕只学到一两种草药的药效,都算是开启了新视野,非常值得的。”这一路上,耐心与虚心成了学习的关键。

中草药是一门永远学不完的领域,“我们也无法把所见过的所有中草药全都鉴定下来,即使到了今天,哪怕请教过植物分类学家,也有的中草药无法进行鉴定。”无论如何,李教授跟他那群志同道合的草药爱好者,却在短短的几年内把草药的研究风气带动了起来。

“这研究概括了临床应用、中草药品种系统化等等。”他指出,其实多数的中药都是源自于民间草药,“在草药有了一定的疗效之后,就会被中医师采用,一旦证实可行之后,就把中医理论套上去,最终成了被认可的中药。”

人們常說路邊的野花不要採,可是,路邊的草藥等你來摘哦!李立明教授說,好的草藥未必就得深藏在懸崖或山谷之處,長在我們四周且容易獲得的草藥,才是有價值的好藥。
人们常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可是,路边的草药等你来摘哦!李立明教授说,好的草药未必就得深藏在悬崖或山谷之处,长在我们四周且容易获得的草药,才是有价值的好药。

“森”度考察 植物尚在进化

上世纪80年代来到吉隆坡以后,李立明依然是化学师,但这一回,他利用空余时间当起中医师,也兼当讲师,再次把草药的风气掀起。在时日渐久,经历渐长后,被他发现的本地中草药品种越来越多,临床效果也越来广泛了。

他依然停不了脚步,带着学生们一次又一次探索荒山野岭与乡间野外,早期走遍槟城,在吉隆坡落脚后,他勤跑福隆港、金马仑等地,从胶园到海边,都留有他跟学生的足迹;后来,还远赴东马采集草药,我国土地都给他跑遍了。

这些年来,他能发现与鉴定的中草药品种,以平原(河谷或是乡村里的草药)上的灌木(指那些没有明显的主干)和草本植物(指茎内的木质部不发达,含木质化细胞少,支持力弱的植物)为主。

“那些深藏在深山或高山的大树木,我们难以看到长在顶端的花朵和叶子,所以,就无法判断。”他也曾跟前马共的人接触,“他们也用草药,与森林里的大树有更多接触,自然就认识得多。”

地理环境影响生长条件

他指出,在马来半岛,尽管南部与北部长成繁多的植物,大体上的落差却不大,“唯一的不一样之处在于品种与分布,它可以延伸出亚种,这是植物的演变与进化。至于分布方面,有些中草药在某个地方特别常见,也会特别少见。”

“比如说,我在找草药时,南方比较常看到‘白花’野牡丹,北方是鲜少看到;马鞭草也一样,在北部未曾看过。”他指出,这与当地环境气候和土壤息息相关。至于在东马,他也曾在那儿办草药营和采草药,“有的草药品种,在那边长得比较大而美。”

“对于每一次涉足一个新地点(森林),他都会首先观察林里植物的品种,下一步则是确认自己是否看过。若是没有看过的植物,就会通过它的形态与样子特征,参照与对照书籍里记载的中草药,从而进行鉴定,扩大知识库。”

李立明院長長期活躍于草藥活動,經常帶領學生到野外採草藥,並且實地給學生們講解各種草藥。
李立明院长长期活跃于草药活动,经常带领学生到野外采草药,并且实地给学生们讲解各种草药。

花是地球精灵

李立明教授说,只有被确认且使用过的植物,才能纳入“草药库”里头。问他什么月份进山才会有更多发现,他回答,每一种植物有其开花与结果的季节,他需要知道哪种植物会在哪个月份容易看到开花。

他说,植物分类学的依据主要靠花,与根、茎、叶和果相比起来,花是用来辨认植物的重要部位,“从花色、花瓣、上位子房、下位花等等排列,花里头储存的讯息量最多,也最有特征。”难怪他后来吐露了一句话,他说:“花是地球的精灵呀!”

目前,在吉隆坡中医学院历届的毕业特刊中,经过他们鉴定的本地中草药,已经大约有五六百种,当中,本地较为特出的中草药,计有:胖大海、沉香、豆蔻、丁香等,这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常用中草药。

从西马说到东马,再从东马说到中国草药行,哪怕对草药屡见不鲜,也见惯不怪的他,却用了“震撼”来形容他在中国见到青蒿的当下心情,“青蒿是大马不曾见过的植物,但是,在中医里也常用,青蒿具有退虚热的功效。”

中国药学家屠呦呦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从青蒿中抽离和提取的青蒿素,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一线抗疟药,挽救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这项成就也使得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的荣耀。

他在获奖后曾表示,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给世界的礼物,“青蒿的名声是如此如雷贯耳,见到它的庐山真面目时,不仅哗然且心生喜悦。”

李时珍走在科学前端的古人

提到中医药,似乎不能不提李时珍,今年是这位医学巨匠诞辰500年,在中国,当地人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包括李时珍纪念馆新馆开馆和首届李时珍中医药大健康国际高峰论坛。

每个中医师的心中都留个位子给李时珍,李立明教授指出,李时珍是一个伟大的药学家、医学家,也是科学家,“这主要是他写了一本书《本草纲目》(以下简称‘本草’)。”

《本草》是李时珍花费了约27个寒暑完成,三次改写,于1578年才定本的中医药学钜著。当年,他参考八百多种书籍,多番实地考察,采集样本,耗费大量心血,方完成这本192万字的药物学旷世名著。

时至今日,《本草》依然是中医的开始,也是所有中医师必读的一本“中国古代百科全书”。自普世以来,它被译成日、法、俄、英、德、朝鲜、拉丁等文字;2011年,《本草》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从最早的《神农本草经》开始,就有三百多种中草药,一直发展下来,到了唐朝有很多变化,却出现了许多错误。”李教授透露,当年,李时珍察觉以后,自己亲身下乡研究,“有时候,为了看一种植物开花,他可以等上半年,加以确定。因此,他纠正了古代的错误,并且补充了很多品种。”

一般上,中医用的药皆来自民间,“李时珍到民间考察,得以认识与鉴定民间用药的功能,并且将之化为图文,“所以,他在《本草》所著述的经验,非常有价值。”在他心目中,李时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凡事都亲自体会、观摩与观察。

除此之外,他也拟定新的植物分类学,以乔木类、灌木类等作为分类,与现代分类法相当接近。“这位古代中医师可说是走在科学的前沿,他在《本草》的经验被后世中医师所采用,加上有图为证,非常可靠。”

“在中医学和植物学方面,他的贡献非常大。”中草药是大自然给人类提供的天然药材,也是老祖宗留给后世的医药宝藏,惟有认识它、掌握它,并且珍而重之,才能代代传承下去。

李時珍背著竹簍四處採草藥的畫面,成了許多現代人心中的經典。
李时珍背着竹篓四处采草药的画面,成了许多现代人心中的经典。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