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加達亞運會‧2005年歐冠決賽翻版 大馬男鉤決賽惜敗日本 | 中国报 ChinaPress

耶加達亞運會‧2005年歐冠決賽翻版 大馬男鉤決賽惜敗日本

大馬隊在點球戰落敗,遺憾屈居亞軍。(法新社)
大馬隊在點球戰落敗,遺憾屈居亞軍。(法新社)

(印尼‧耶加達2日訊)這么近,那么遠!難以下嚥的苦澀將伴隨一生!



馬來西亞隊昨晚在亞運會男子鉤球決賽,未能把握大幅領先的優勢,最終在點球戰輸給日本,不僅痛失金牌,打擊更大的是錯過了直接晉級東京奧運會的直通車。

本屆亞運男鉤冠軍將獲得2020年東京奧運參賽資格,放眼自2000年后再殺入奧運的大馬隊抱著此目標一路挺進,在半決賽扳倒衛冕冠軍印度備受好評,距離東京只差一步。

決賽火併首次殺入亞運決賽的日本隊,大馬隊曾經以4比1、5比2大幅領先,但卻在日本的瘋狂進攻下崩潰被追成5比5,儘管比賽結束前90秒大馬再入一球超前,但日本卻戲劇性地在倒數20秒再通過罰角球逼成6比6。

比賽直接進入以帶球射門方式的點球大戰決勝,但大馬未能延續半決賽點殺印度的好運,這一次前4輪只進1球,日本則5輪進3球以3比1粉碎了大馬隊的金牌夢。這場決賽過程就好像2005年歐冠決賽,當時AC米蘭上半場以3比0領先,但利物浦在下半場絕地反擊連追三球扳平,並在點球戰勝出。

范惠臣:這場失敗痛楚伴隨一生

以這樣的方式輸球,大馬全隊都非常失望,賽后大馬主帥范惠臣說,“我們曾把勝利我在手中,但很不幸地,一切都發生得很突然,對手攻入一球又一球,從5比2到5比3的時候,日本隊軍心大振,而我們突顯陷入被動接連犯錯,出現緊張、慌張的情緒,拉吉夫又被罰下,而對手還撤下門將多一人進攻,最后我們6比5領先有機會勝出,但日本又扳平了。”

“日本隊值得讚揚,他們不放棄一直堅持到最后。我的球員付出了一切,我不能責怪他們,作為教練,我為此負上全責。”

比賽當天還是范惠臣的59歲生日,這可說是他最為苦澀的生日了。他失望地說,“金牌、奧運會資格曾我在手中,但我們錯失了機會。這絕對是最難以下嚥的苦澀,這份痛楚將伴隨著我們一生。”

儘管如此,他強調銀牌依然是個不錯的成績,“全隊都很失望,我們和所有大馬人一樣,我們很抱歉未能拿到金牌。大家都對我們期望很高,卻忘記了這還是一面非常好的銀牌,只因為我們要的是金牌,若在其他情況,銀牌是出色成就,但現在卻是失敗。”

詢及通過其他入選賽進軍奧運的希望,范惠臣表示,“我想現在大家都很低沉,都想暫時忘掉鉤球,只想休息。我相信球員們會想:‘我還能繼續、值得堅持下去嗎?’現在的標準設得太高了,即使銀牌也是失敗的,我不知道多少人會從這個痛苦經歷中恢復,多少人會在心理上仍保持著追求奧運的夢想。但我希望他們能堅持,我們已經不遠了,還能參加入選賽,雖然很困難,只要擺正心態,我們還是可以做到。”

范惠臣:這絕對是最難以下嚥的苦澀。(梁展威攝影)
范惠臣:這絕對是最難以下嚥的苦澀。(梁展威攝影)

參加東京奧運會
只有入選賽一條路

錯失了黃金機會后,大馬男鉤還能晉級東京奧運會嗎?

大馬男鉤上次亮相奧運會還是2000年悉尼奧運。下屆奧運男女鉤球各有12隊參加,配額為東道主1席、5大洲各1席、剩下6席通過明年的一項入選賽賽會產a
本屆亞運會是亞洲區的入選賽,冠軍將獲得東京奧運門票,但大馬卻功虧一簣。由于日本是奧運東道主,因此亞運冠軍的名額將撥到入選賽,使得入選賽的名額增至7席。

現在大馬只能參加入選賽,但屆時將有歐美等勁旅參賽,要晉級的難度更大。

古瑪
古瑪

S古瑪:一起輸一起贏

輸給日本后,大馬男鉤隊員都在極度失落的心情下接受訪問。38歲的資深門將S古瑪表示,球隊絕非因輕視日本而落敗,他認為這支年輕的日本隊抱著“不會有損失”的心態笑到最后。

古瑪說,“當我們領先5比2時,我都以為拿定金牌了,我們本有機會殺死比賽,但對手開始反撲,我們又不斷犯錯,只能接受銀牌,我們全隊一起輸、一起贏。”

古瑪認為在日本讀秒扳平比分的一球的確有犯規的情況,但當時大馬隊已經沒有回看視頻的權利,而裁判也拒絕否決對方的進球,大馬隊也無能為力,只得接受。

他談到對手說,“日本準備本土奧運,隊員都很年輕,我們並未低估他們,他們沒有什么可輸的,完全豁出一切去贏得比賽。”

隊長蘇克里失望地接受殘酷事實,他強調球隊目前最需要的是休息和重新振作,晉級奧運會的希望尚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