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加达亚运会‧2005年欧冠决赛翻版 大马男钩决赛惜败日本

大马队在点球战落败,遗憾屈居亚军。(法新社)

(印尼‧耶加达2日讯)这么近,那么远!难以下咽的苦涩将伴随一生!

马来西亚队昨晚在亚运会男子钩球决赛,未能把握大幅领先的优势,最终在点球战输给日本,不仅痛失金牌,打击更大的是错过了直接晋级东京奥运会的直通车。

本届亚运男钩冠军将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参赛资格,放眼自2000年后再杀入奥运的大马队抱着此目标一路挺进,在半决赛扳倒卫冕冠军印度备受好评,距离东京只差一步。

决赛火并首次杀入亚运决赛的日本队,大马队曾经以4比1、5比2大幅领先,但却在日本的疯狂进攻下崩溃被追成5比5,尽管比赛结束前90秒大马再入一球超前,但日本却戏剧性地在倒数20秒再通过罚角球逼成6比6。

比赛直接进入以带球射门方式的点球大战决胜,但大马未能延续半决赛点杀印度的好运,这一次前4轮只进1球,日本则5轮进3球以3比1粉碎了大马队的金牌梦。这场决赛过程就好像2005年欧冠决赛,当时AC米兰上半场以3比0领先,但利物浦在下半场绝地反击连追三球扳平,并在点球战胜出。

范惠臣:这场失败痛楚伴随一生

以这样的方式输球,大马全队都非常失望,赛后大马主帅范惠臣说,“我们曾把胜利我在手中,但很不幸地,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对手攻入一球又一球,从5比2到5比3的时候,日本队军心大振,而我们突显陷入被动接连犯错,出现紧张、慌张的情绪,拉吉夫又被罚下,而对手还撤下门将多一人进攻,最后我们6比5领先有机会胜出,但日本又扳平了。”

“日本队值得赞扬,他们不放弃一直坚持到最后。我的球员付出了一切,我不能责怪他们,作为教练,我为此负上全责。”

比赛当天还是范惠臣的59岁生日,这可说是他最为苦涩的生日了。他失望地说,“金牌、奥运会资格曾我在手中,但我们错失了机会。这绝对是最难以下咽的苦涩,这份痛楚将伴随着我们一生。”

尽管如此,他强调银牌依然是个不错的成绩,“全队都很失望,我们和所有大马人一样,我们很抱歉未能拿到金牌。大家都对我们期望很高,却忘记了这还是一面非常好的银牌,只因为我们要的是金牌,若在其他情况,银牌是出色成就,但现在却是失败。”

询及通过其他入选赛进军奥运的希望,范惠臣表示,“我想现在大家都很低沉,都想暂时忘掉钩球,只想休息。我相信球员们会想:‘我还能继续、值得坚持下去吗?’现在的标准设得太高了,即使银牌也是失败的,我不知道多少人会从这个痛苦经历中恢复,多少人会在心理上仍保持着追求奥运的梦想。但我希望他们能坚持,我们已经不远了,还能参加入选赛,虽然很困难,只要摆正心态,我们还是可以做到。”

范惠臣:这绝对是最难以下咽的苦涩。(梁展威摄影)

参加东京奥运会

只有入选赛一条路

错失了黄金机会后,大马男钩还能晋级东京奥运会吗?

大马男钩上次亮相奥运会还是2000年悉尼奥运。下届奥运男女钩球各有12队参加,配额为东道主1席、5大洲各1席、剩下6席通过明年的一项入选赛赛会产a

本届亚运会是亚洲区的入选赛,冠军将获得东京奥运门票,但大马却功亏一篑。由于日本是奥运东道主,因此亚运冠军的名额将拨到入选赛,使得入选赛的名额增至7席。

现在大马只能参加入选赛,但届时将有欧美等劲旅参赛,要晋级的难度更大。

古玛

S古玛:一起输一起赢

输给日本后,大马男钩队员都在极度失落的心情下接受访问。38岁的资深门将S古玛表示,球队绝非因轻视日本而落败,他认为这支年轻的日本队抱着“不会有损失”的心态笑到最后。

古玛说,“当我们领先5比2时,我都以为拿定金牌了,我们本有机会杀死比赛,但对手开始反扑,我们又不断犯错,只能接受银牌,我们全队一起输、一起赢。”

古玛认为在日本读秒扳平比分的一球的确有犯规的情况,但当时大马队已经没有回看视频的权利,而裁判也拒绝否决对方的进球,大马队也无能为力,只得接受。

他谈到对手说,“日本准备本土奥运,队员都很年轻,我们并未低估他们,他们没有什么可输的,完全豁出一切去赢得比赛。”

队长苏克里失望地接受残酷事实,他强调球队目前最需要的是休息和重新振作,晋级奥运会的希望尚存。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