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瀾:草草不工──水蜜桃季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蔡瀾:草草不工──水蜜桃季節

又到水蜜桃季節,今年豐收,個個又肥又大,但水蜜桃這種水果,如果不是親身嘗到,就不知道有多甜美了。



以往我們每年都去被譽為日本最好的岡山去吃,但那邊的配套不完善,旅館和吃不理想,之後便少去了。去年到過新潟去吃,味道甚佳,不如再走一回。

到了東京先住銀座的半島酒店一晚,去“麤皮Aragawa”吃最好的牛扒,已開了五十年的小店,一直保持水準。最初很難瞭解,久了才知它的可貴,肉質當然是用最好的三田牛,奇在燒法,一般牛扒店只分生、半生熟至全熟三種,它一個全生的等級,叫為藍色Blue。愛吃韃靼生牛肉的人可發達了,這家人的Blue也分幾種,其他半生熟和全熟分得更多,總共有二三十等級,總之燒到你滿意為止,所以說要去得多,方瞭解他們的用心,一去再去。店裏的紅酒,是日本藏得最多的一家。

前菜有三文魚,大家以為我不吃,其實三文魚之中,只有一種叫“幻鮭”的,只在阿寒湖最冰冷的底部偶爾出沒,故以“幻”稱之。此魚極為肥美,也沒有普通三文魚難聞之氣息,煙燻後有獨特幽香,每一口都充滿魚油,如果見到了非嘗不可,但刺身還是免了。

別以為新潟很遠,原來從東京站出發,乘新幹線到新潟的“越後湯淺”站下車,只要一小時十五分鐘。新幹線的缺點是只可帶隨身行李,我們那些大件的另僱貨車,未到達旅館已送進房中。

【新潟水蜜桃/1】

曾任電影製片人、作家,主持多個飲食節目,是著名美食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