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 给小费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伟才:浮世绘—— 给小费

给小费这回事,让一些人把“我们国情”四个字用得出神入化。



我们国情不一样。我们不是在这种国情里长大的。这是人家的国情。他们有他们的国情,我们有我们的原则。

Bravo,自己去厨房讨额外的牛油吧!试试自己去雪山顶上铲你要的冰块!多一副儿童碗筷?你会带着孩子竟没带碗筷吗?

拒绝付小费的人,振振有词:“他们不都有拿薪水吗?他们服务顾客是理所当然的!”还别说,很多这样的人还是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专才,开口“理应这样理应那样”,既然是付钱的顾客,就趁风把顾客的“帆”驶到尽。

这些拒绝付小费的人,看小费就是钱,且认为是“够巨额的钱”。

但洋人看小费,是一种奖赏,一种心意,也是一种默契,一种礼貌。总之一句话,说白了,“我彻彻底底维护民族尊严,我才不是洋人。”

而愿意给,或最终愿意给小费的人,大多数的思维是:“他们大概就只有一份并不起眼的底薪,也就是靠这点小费来养家活儿,做人该慈悲为怀,这是好事,就积点德吧!”

拜托,英女王的管家都收小费,那薪水该不会很寒酸吧?

事情根本也不在于服务人员拿多少底薪。假如真搞不明白,何谓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沟通叫“Appreciation”,就买字典查一下吧!

可有想过,收小费的侍者,其实在别处当顾客的时候,他们也会在自己当顾客时,以小费来表达奖赏的心意。这就是一种社交的默契,不是一种换取,更不是一种代价,干干净净,就是一种“Appreciation”。

面子书上看过一个帖文:小朋友想买一筒雪糕,问清价目后,发现手里并没足够的钱。他只好问服务员,假如不要雪糕上的焦糖及花生草莓果酱,那到底能减价多少?服务员见孩子有心,认真计算一下,报上不含果酱的价钱。小朋友经过一番默默计算,终于买了一筒只有雪糕的素球,但他给了全价,因为那十分之一正是给服务员的小费。

小小的心意,一份感人的温馨。

旅行时,曾有一女不小心扭伤脚踝,我的副领队自告奋勇,天天用跌打酒按时帮她推拿。推拿时,此女一副感动状态,还一边询问随团服务人员的待遇。其实,公司所派随团人员并无特殊待遇,份内的事也就是日常职责。

到最后一天,好些团员感激服务人员一路上细心关照,纷纷个别奖赏,但孩子却在无意间听到她向身边的人说;“你们给什么给,都在搞坏市场,这些都是他们本来就该做的事。”

还是个专业人士呢,真对得起她的国情和她受过的教育。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