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 給小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 給小費

    給小費這回事,讓一些人把“我們國情”四個字用得出神入化。



    我們國情不一樣。我們不是在這種國情裡長大的。這是人家的國情。他們有他們的國情,我們有我們的原則。

    Bravo,自己去廚房討額外的牛油吧!試試自己去雪山頂上鏟你要的冰塊!多一副兒童碗筷?你會帶著孩子竟沒帶碗筷嗎?

    拒絕付小費的人,振振有詞:“他們不都有拿薪水嗎?他們服務顧客是理所當然的!”還別說,很多這樣的人還是受過所謂高等教育的專才,開口“理應這樣理應那樣”,既然是付錢的顧客,就趁風把顧客的“帆”駛到盡。

    這些拒絕付小費的人,看小費就是錢,且認為是“夠巨額的錢”。

    但洋人看小費,是一種獎賞,一種心意,也是一種默契,一種禮貌。總之一句話,說白了,“我徹徹底底維護民族尊嚴,我才不是洋人。”

    而願意給,或最終願意給小費的人,大多數的思維是:“他們大概就只有一份並不起眼的底薪,也就是靠這點小費來養家活兒,做人該慈悲為懷,這是好事,就積點德吧!”

    拜托,英女王的管家都收小費,那薪水該不會很寒酸吧?

    事情根本也不在于服務人員拿多少底薪。假如真搞不明白,何謂人與人之間的一種溝通叫“Appreciation”,就買字典查一下吧!

    可有想過,收小費的侍者,其實在別處當顧客的時候,他們也會在自己當顧客時,以小費來表達獎賞的心意。這就是一種社交的默契,不是一種換取,更不是一種代價,干干淨淨,就是一種“Appreciation”。

    面子書上看過一個帖文:小朋友想買一筒雪糕,問清價目后,發現手裡並沒足夠的錢。他只好問服務員,假如不要雪糕上的焦糖及花生草莓果醬,那到底能減價多少?服務員見孩子有心,認真計算一下,報上不含果醬的價錢。小朋友經過一番默默計算,終于買了一筒只有雪糕的素球,但他給了全價,因為那十分之一正是給服務員的小費。

    小小的心意,一份感人的溫馨。

    旅行時,曾有一女不小心扭傷腳踝,我的副領隊自告奮勇,天天用跌打酒按時幫她推拿。推拿時,此女一副感動狀態,還一邊詢問隨團服務人員的待遇。其實,公司所派隨團人員並無特殊待遇,份內的事也就是日常職責。

    到最后一天,好些團員感激服務人員一路上細心關照,紛紛個別獎賞,但孩子卻在無意間聽到她向身邊的人說;“你們給什麼給,都在搞壞市場,這些都是他們本來就該做的事。”

    還是個專業人士呢,真對得起她的國情和她受過的教育。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