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芳:官話還是兩個口 | 中國報 ChinaPress

吳慧芳:官話還是兩個口

有時官話聽太多,真會懷疑,自己腦筋是不是有問題。



例子一:前幾天首相說,外國人不可買新山森林城市的房產,引起各界譁然後,不到3天,所謂的內閣消息說,原來森林城市房產可繼續出售給外國人。

究竟能不能賣?雖然有部長出面澄清,是否禁賣外國人還未有定案,不過,作為最大的政策決策者,首相本人至今仍出面澄清自己的言論。

例子二:迎接希盟入駐布城後的首個國慶上,首相說,政府會公平對待各族。

但一天後,希盟政府主辦了探討土著經濟地位的土著大會。即使有人想問,既要公平對待各族,為何不是辦探討如何協助全民提高經濟的大會?

聽了擁有42國席的火箭領袖,理直氣壯反問:“主辦土著大會有什麼錯”,還有反指華人一聽到“土著大會”就跳起來很種族主義的話,你,還敢當面問官老爺嗎?

例子三:白糖降價10仙后,貿消部長賽夫丁納蘇迪安希望,小販及飲食業者能下調飲料及食物售價。

但幾乎每家受訪的業者或小販,都以SST及各種不明朗因素為由,告知降價是不可能的事。

是部長漠視業者面對的“問題”,所以才認為只降10仙,就可帶動讓飲料及食物價格下降,還是業者做生意只懂得“賺”而忘記了“商業道德”?

我不懂。但我同事在GST前、GST歸零及SST後,到同樣一家營業額都超過150萬令吉的粿條湯專賣店用餐,同樣的食物同樣的飲料,GST及SST時代的價格相比,竟然是SST時代,加了6%服務後的價格,還貴過GST。

例子四:大選前,承諾取消收費站、保留一馬援助金及承認統考文憑;大選後,變成保留收費站、逐步取消一馬援助金、5年研究承認統考,不曾在宣言中的宏願學校,被提出來討論。

改朝換代後,官話一樣還是兩個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