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敦马的一桶冷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小地球‧小雪:敦马的一桶冷水

新闻标题是:敦马呼吁海外游子是时候回大马献力。



一看,心中一喜,政府终于想起我们,终于要正视这个问题,终于要做些什么了。

结果副标题是:首相敦马哈迪呼吁留学海外者,是时候回到大马做出贡献,以回报政府让他们有能力出国留学。

一桶冷水当头浇下……

敦马的逻辑是,“大马的薪酬也许没那么好,但别忘了这里的生活水平低。你在这里长大,受惠于这个国家。因为马来西亚,你有机会受教育,现在是回报的时候了。”

亲爱的敦马,你的姿态一定要摆得那么高吗?这种睥睨的心态,恰恰是人们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

本来就没有很稀罕本地大学,反正当年手持一纸统考文凭,本来就不得其门而入,于是也不会有“进不进本地大学”的问题。讽刺的是,国内得不到的机会,反倒由外国人双手奉上,还附赠奖助学金。

当时,要选择留下,就死了进大学的心,退而求其次。想要更上一层楼,就唯有出去闯。少小独自离家,并非什么好玩的事,一切得重新适应,在异乡面对孤单、彷徨,还得应付日常生活中大小难题,日子非常难挨。当时几乎天天都想放弃,幸好要求学的意愿够强,才总算熬了过来。

毕业后,留下来工作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亦是在国外的天空下,发现自由、平等、有尊严的土壤。能够发挥所长,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

这样的日子快乐吗?表面上看起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夜阑人静,依然有一股空虚感萦绕心头,挥之不散。始终,根不在这里。

同样18岁离家,现旅居伦敦的好友在彼岸组织小家庭,两个孩子都在当地出生成长,日子温馨美满。只是坐下来一聊,发现彼此竟有相同的感受,虽然生活过得舒适,始终不觉圆满。原来都想念家的嘈杂琐碎、自在温暖。

国家对我有恩吗?这我无法确定。能够肯定的,是我对国家有情。这里有美好的童年回忆,有熟悉的事物,有血浓于水的亲朋戚友。

如果可以,我又何尝不想回来?只是那当年促使人离开的理由,如今居然仍在!

一家人,有饭就吃饭,没饭就一起喝粥,毫无问题。只是,若一直被当作外人看待,不受重视和尊重,一副你欠了他的模样,那你又何必,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小雪——现职建筑工程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