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敦馬的一桶冷水 | 中国报 ChinaPress

小地球‧小雪:敦馬的一桶冷水

新聞標題是:敦馬呼籲海外游子是時候回大馬獻力。



一看,心中一喜,政府終于想起我們,終于要正視這個問題,終于要做些什麼了。

結果副標題是:首相敦馬哈迪呼籲留學海外者,是時候回到大馬做出貢獻,以回報政府讓他們有能力出國留學。

一桶冷水當頭澆下……

敦馬的邏輯是,“大馬的薪酬也許沒那麼好,但別忘了這裡的生活水平低。你在這裡長大,受惠于這個國家。因為馬來西亞,你有機會受教育,現在是回報的時候了。”

親愛的敦馬,你的姿態一定要擺得那麼高嗎?這種睥睨的心態,恰恰是人們選擇離開的原因之一。

本來就沒有很稀罕本地大學,反正當年手持一紙統考文憑,本來就不得其門而入,于是也不會有“進不進本地大學”的問題。諷刺的是,國內得不到的機會,反倒由外國人雙手奉上,還附贈獎助學金。

當時,要選擇留下,就死了進大學的心,退而求其次。想要更上一層樓,就唯有出去闖。少小獨自離家,並非什麼好玩的事,一切得重新適應,在異鄉面對孤單、彷徨,還得應付日常生活中大小難題,日子非常難挨。當時幾乎天天都想放棄,幸好要求學的意願夠強,才總算熬了過來。

畢業后,留下來工作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亦是在國外的天空下,發現自由、平等、有尊嚴的土壤。能夠發揮所長,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報。

這樣的日子快樂嗎?表面上看起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夜闌人靜,依然有一股空虛感縈繞心頭,揮之不散。始終,根不在這裡。

同樣18歲離家,現旅居倫敦的好友在彼岸組織小家庭,兩個孩子都在當地出生成長,日子溫馨美滿。只是坐下來一聊,發現彼此竟有相同的感受,雖然生活過得舒適,始終不覺圓滿。原來都想念家的嘈雜瑣碎、自在溫暖。

國家對我有恩嗎?這我無法確定。能夠肯定的,是我對國家有情。這裡有美好的童年回憶,有熟悉的事物,有血濃于水的親朋戚友。

如果可以,我又何嘗不想回來?只是那當年促使人離開的理由,如今居然仍在!

一家人,有飯就吃飯,沒飯就一起喝粥,毫無問題。只是,若一直被當作外人看待,不受重視和尊重,一副你欠了他的模樣,那你又何必,拿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

小雪——現職建築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