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无不言‧郭史光宏:挣脱应试教育的枷锁

“顾名思义,应试教育是一种‘为考试而进行的教育’,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不教,评价上唯分数、唯升学率;与考试无关、难以考核的人格养成、个性发展、社会关怀、乃至音体美等内容被架空虚置,从而背离了教育树人育人的内涵。改革应试教育,是基础教育改革最重要的任务。”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

上个月,教育部发动民调,询问家长和教师对废除小学低年段正式考试的意见。问卷中,建议以课堂评估(Pentaksiran Bilik Darjah, PBD)取代正式考试(Peperiksaan Formal)。课堂评估,是观察学生的每日课堂表现,评估学习进度,帮助教师调整教学策略。正式考试,则是目前大部分学校的惯常做法,每年进行三至四次的年级考试,打分数排名次。这是教育部想要摆脱应试教育的初步尝试,应当获得支持。

为何要摆脱应试教育?应试教育不好吗?我在90年代应试教育下长大,个人经验也许能说明问题所在。那个年代(如今似乎还是如此),小学的目标是UPSR,中学是PMR,然后SPM、STPM。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英文,一直到中五,整整九年。间中的UPSR、PMR和SPM都顺利考获A等。照理说,我的英文程度应该很不错吧?可是坦白说,中学毕业的时候,我连英文报都看不太懂,更别说英文书了。会话方面,我的英语讲得磕磕绊绊,更多时候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

九年的教学,统一考试的优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只因应试教育。那些年,考试主导了我们的学习。考试考什么,教师就教什么;考试怎么考,教师就怎么教。换句话说,考试不考的,我们就不学。于是,我们日复一日地背诵语法知识,年复一年地操练模拟试卷。我们准确回答所有习题,却对其中意义无动于衷。我们考出了优异成绩,却对日常生活无能为力。我们高耗低效,我们高分低能。

反对应试教育不等于否定考试意义。我们需要考试,但不需要应试教育。考试作为教学过程中的检测工具,能为教者与学者提供反馈信息,提升教学素质,自有其积极意义。然而,当一切教学行为都奔著考试而去,甚至只为考试服务,那就走火入魔、病入膏肓了。

考试,更准确的名字是评估,主要分两类:形成性评估(formative assessment)和总结性评估(summative assessment)。前者关注学习过程,留意学生对各种学习内容的掌握情况,为教学提供及时反馈;后者聚焦学习成果,评价学生经历某个学习阶段后的表现,为社会提供参照。从功能角度来说,形成性评估旨在改良教学,总结性评估旨在筛选人才。

谈到这里,大家应该已发现,我们学校里几乎所有考试都属于总结性评估。不管是月考、中考还是大考,都跟UPSR和SPM这种全国统一考试没多大区别,都是在给学生的学业表现打分和排名。考试结果,往往就只是将学生分成优秀和后进,对教学的反思与调整作用不大。不仅如此,师生往往还会把考试视为相互攀比竞争的标准,忘了教学与成长才是重点。

基础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格,让每个学生都获得全面探索自己、发展自己的机会。因此,中小学阶段的重点应当放在“学习”而非“应试”。中小学阶段,我们需要的是形成性评估,让教师可以因应学情调整教学策略,让学生可以看见自己的学习与成长。我们不需要过早地全面实施总结性评估,在学生还未成熟之际,迫不及待地拿着无情的尺去标签他们。

我希望,废除小学低年段正式考试是教育部下定决心摆脱应试教育的第一步,也期待不远的将来,能看到基础教育阶段各种正式考试被废除。我们的孩子,值得更好的教育,更好的明天。

一个长大了的儿童,爱思考的教师。期望能在浮躁的世道,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