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志:明志有道——教不严,师之惰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林明志:明志有道——教不严,师之惰

“教不严,师之惰。”这是我做老师以来一直谨记的准则,也是我从许多好老师身上学到的道理。我小学成绩各科俱优,唯国文是暗伤。小五时来了一位马来文老师,上课总带着籐鞭,留着两撇胡子,我们都叫他“羊咩须“。他不苟言笑,大家对他心中总是敬畏,不敢放肆。一次忘了带课本被他罚我站在课堂前,面对全班同学,我羞愧难当,但还是紧跟老师讲课的进度。



老师教完一课,开始提问。第一题就没人举手应答,老师连催数次仍无反应,我怯生生举手,他提着籐鞭,目无表情,盯着我好一阵子,然后点头。我答对了。老师依旧提着籐鞭,脸色开始有了笑意却又一闪而过,肃然地训了同学一顿,大意是我没带课本还能正确回答,有带课本的反而不积极回答之类的。训完,他用籐鞭轻轻敲了我的头一下。“Pergi duduk.”我心里开了花,仍一脸严肃地回座。同学中比较友好的悄悄跟我打眼色,以示赞许。

现在回想,赏罚之间,这位老师不形于色,但对于提升上课秩序,同学的专注,个别学生的学习兴趣和信心都起了很大的作用。毕业后,这位老师屡屡被同学挂念感激。可见,严格是好老师的条件之一。顺带一提,这老师的籐鞭不鞭成绩差的,只鞭懒惰草率敷衍的学生。很多同学回想起来,真正被鞭过的寥寥无几。因为严格,没人敢造次。

如此想来,严格其实是老师保护学生的一种态度。我是严格的老师,对学生要求很高。后来反省了一下,所谓很高的要求,只是基本要求。比如写大小楷,鬼画符的我一律要求重写,必须写到“乙”。很多学生一开始叫苦连天,到后来从“丙”写到“乙”后,我把两篇书法并列,展示全班,每个学生都写得不亦乐乎,希望能写到“甲”。离开学校后几年,一位学生说还留着当年的习作不忍丢弃。

很多老师误解了严格的意思,以为要拉近师生距离,就不要对学生太严格。到后来,师生关系不见得亲近,反而耽误了学生学习。这是因为大家只看到“严”,忽略了“格”的意义。

“格”是格物以致知的意思,是注意细节以求知的意思。对学生能注意他们的细节,就能够更了解他们,进而指导帮助他们更有效学习。

在学生连写几次都无法得“乙”时,我加以询问,从用具、书写环境、书写时间到书写心态,一一给予指导。他们每改善一点就进步一点,之后他们再将这种经验放到其他事情的学习,发现学习效率很好,他们都很感激。

学生说不记得我教了什么,只记得我要求很严格,他们都尽量做好,久而久之习惯了做任何事情,都希望自己能全力做好,我听了很欣慰。

台湾政大哲学系。好茶好酒好书。是不像老师的老师,不像出版人的出版人。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