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志:明志有道——教不嚴,師之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林明志:明志有道——教不嚴,師之惰

“教不嚴,師之惰。”這是我做老師以來一直謹記的準則,也是我從許多好老師身上學到的道理。我小學成績各科俱優,唯國文是暗傷。小五時來了一位馬來文老師,上課總帶著籐鞭,留著兩撇鬍子,我們都叫他“羊咩須“。他不苟言笑,大家對他心中總是敬畏,不敢放肆。一次忘了帶課本被他罰我站在課堂前,面對全班同學,我羞愧難當,但還是緊跟老師講課的進度。



老師教完一課,開始提問。第一題就沒人舉手應答,老師連催數次仍無反應,我怯生生舉手,他提著籐鞭,目無表情,盯著我好一陣子,然後點頭。我答對了。老師依舊提著籐鞭,臉色開始有了笑意卻又一閃而過,肅然地訓了同學一頓,大意是我沒帶課本還能正確回答,有帶課本的反而不積極回答之類的。訓完,他用籐鞭輕輕敲了我的頭一下。“Pergi duduk.”我心裡開了花,仍一臉嚴肅地回座。同學中比較友好的悄悄跟我打眼色,以示讚許。

現在回想,賞罰之間,這位老師不形於色,但對於提升上課秩序,同學的專注,個別學生的學習興趣和信心都起了很大的作用。畢業後,這位老師屢屢被同學掛念感激。可見,嚴格是好老師的條件之一。順帶一提,這老師的籐鞭不鞭成績差的,只鞭懶惰草率敷衍的學生。很多同學回想起來,真正被鞭過的寥寥無幾。因為嚴格,沒人敢造次。

如此想來,嚴格其實是老師保護學生的一種態度。我是嚴格的老師,對學生要求很高。後來反省了一下,所謂很高的要求,只是基本要求。比如寫大小楷,鬼畫符的我一律要求重寫,必須寫到“乙”。很多學生一開始叫苦連天,到後來從“丙”寫到“乙”後,我把兩篇書法並列,展示全班,每個學生都寫得不亦樂乎,希望能寫到“甲”。離開學校後幾年,一位學生說還留著當年的習作不忍丟棄。

很多老師誤解了嚴格的意思,以為要拉近師生距離,就不要對學生太嚴格。到後來,師生關係不見得親近,反而耽誤了學生學習。這是因為大家只看到“嚴”,忽略了“格”的意義。

“格”是格物以致知的意思,是注意細節以求知的意思。對學生能注意他們的細節,就能夠更瞭解他們,進而指導幫助他們更有效學習。

在學生連寫幾次都無法得“乙”時,我加以詢問,從用具、書寫環境、書寫時間到書寫心態,一一給予指導。他們每改善一點就進步一點,之後他們再將這種經驗放到其他事情的學習,發現學習效率很好,他們都很感激。

學生說不記得我教了什麼,只記得我要求很嚴格,他們都盡量做好,久而久之習慣了做任何事情,都希望自己能全力做好,我聽了很欣慰。

台灣政大哲學系。好茶好酒好書。是不像老師的老師,不像出版人的出版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