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個孩子——老師的陪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個孩子——老師的陪伴

有天共享課室,我有機會看見S姐姐如何帶學生。S姐姐幼教本科畢業,對學生自然有一套方法。這學生較好動,偶爾有點脫軌,會突然躺在桌子下,會突然把你寫在黑板的字全部擦去。但在S姐姐的調教下,男孩可以乖乖坐下寫練習題。一見面,S姐姐不急著打開練習簿,先問他:“今天學校如何?”男孩說他去了一趟郊遊。“哦,那很好啊!你在XX看見了什麼?”接下來就是一些日常話題,然後再一步步給他指導功課。



我出道早,大概是叨父親的光,中四就開始給人補習,第一個是陪伴孩子練琴,然後幾個孩子都是幫忙看功課。教得最久的是許家姐妹,從她們小學看功課直到中學。許家待我非常好,每次教完孩子已飢腸轆轆,孩子奶奶留我吃飯,奶奶和工人聯手煮的素食非常好吃。那時,對正領著助學金的我來說,伙食費省一餐是一餐。

可那份陪伴情誼,更是難得。許家小姐姐是個聰明善良的孩子,自己是大姐,身負重任,但她願意和我分享她的日常。常在補習之前聊天,後來有個念幼教的朋友告訴我,對孩子別問籠統的題目,比如說:“今天學校如何?今天學習什麼?”應該縮小問題範圍,比如有音樂節,就問唱什麼歌?怎麼唱?有幸得學生信任,她會告訴我學校發生的事情,那個是恰好,父母親工作,一放學就見我,自然會和我聊了起來。聊天,除了父母,也是一個老師的工作。

基因學博士。青春耗在實驗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圖,是個愛說故事的理科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