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加达亚运会‧7金目标实现了 大马仍然荆刺满途 | 中国报 ChinaPress

耶加达亚运会‧7金目标实现了 大马仍然荆刺满途

亞運會閉幕典禮,大馬代表團在雨中展現親切笑容;大馬這次取得7枚金牌,總算完成賽前的目標。
亚运会闭幕典礼,大马代表团在雨中展现亲切笑容;大马这次取得7枚金牌,总算完成赛前的目标。

(印尼‧耶加达3日讯)马来西亚代表团虽然在亚运会达到7枚金牌目标,但细数各项目的表现,依然留下许多隐忧且值得探讨的问题,需要各体育总会和相关管理层的正视。



2018年耶加达/巨港亚洲运动会尘埃落定,马来西亚代表团以7金13银16铜收官。7金是来自保龄球2枚、壁球2枚、场地脚车1枚、藤球1枚、帆船1枚。此外还有7个项目获得银牌或铜牌,奖牌分布并不广泛。

早前提过,若只计算奥运项目,大马只有1面金牌;所有收获奖牌的项目,总共也只有6面是奥运项目,这样的情况显然令人担忧。要在2年后的东京奥运会收获奖牌,甚至是首枚金牌,依然是严峻的挑战。

还在沾沾自喜

以大马奥理会、国家体育理事会为首的代表团,昨日在耶加达进行总结新闻发布会,当时有媒体追问这个问题,但亚运会团长拿督斯里阿晋查比迪没有正面回答,还把帆船赛中小将法乌兹赢得的激光4.7型公开级,误认为奥运项目。

大马在本届亚运会派出417位运动员,参加40个项目中的35项,是大马历来最大的代表团,但却与奖牌收获不成正比。这是因为,本届派出很多B级资格下参赛的冷门项目选手,但他们的表现都未能令人满意。

大马同时也继共运会后,再次未能达到奖牌榜前十的目标。本届排在第14位,与上届持平,但上届大马只得4金,本届多拿3金仍无法提升排名,这说明了其他国家都在进步,大马再不迎头赶上,前十目标将一直都是空想。

在东南亚层面,大马排在印尼(31金、第4位)和泰国(10金、第12位)之后,高于同得4金的越南、新加坡和菲律宾。

尽管如此,若以奥运项目表现对比,大马却是最少。本届大丰收的印尼在羽球、举重、跆拳道等7个奥运项目夺得8金;泰国则在场地脚车、射击和跆拳道收获4金。

在大马之下的越、新、菲的奥运项目金牌都比大马多。越南是赛艇和跳远、新加坡在游泳、帆船夺3金、而菲律宾全部4金来自奥运项目举重、高尔夫球和滑板。

我们还在为上届本土东运会以145金称霸全场而沾沾自喜吗?

表现突出项目

场地脚车敲响警钟

场地脚车作为唯一有金牌进帐的奥运会项目,成绩比上届的1银1铜好,可说是本届大马代表团表现最好的项目,颁奖台计划总监维拉潘迪安博士在总结会上也点名赞扬阿兹祖哈斯尼阿旺。

阿兹祖赛前设下在冲刺赛或麒麟赛收获1金,结果成功在冲刺赛夺金,可惜的是未能在曾称霸世界赛的麒麟赛再下一城。然而,奥运铜牌得主的阿兹祖在本届收获3枚不同颜色的奖牌,毫无疑问是表现最出色的大马人,也证明了他依然是大马实现奥运首金的最大希望。

而在前大马队名将伍安临教导下,泰国骑士再伊爆冷夺得麒麟赛金牌,也向大马敲响了警钟,在东南亚和国际层面,又多了一个劲敌。

保龄球成了救世主

大马保龄球队从上届的4面银牌全面反击,本届收获2金2银,从奖牌收获来看,是表现最佳的项目,只可惜,保龄球不是奥运会项目,让含金量有所不足。

不过,依然不容抹煞老教练谢德生和选手们的贡献,保龄球队先由西蒂莎菲雅、赛达杜阿菲花及谢美兰在女子3人赛,滚出本届亚运滚出大马代表团的首面金牌,再凭借拉菲克在男子精英赛得金,成为整体表现低迷的马代表团“救世主”,大马保龄球在历届亚运收获10金11银7铜,也继续成为大马在亚运历史上最成功的项目。

壁球拯救代表团

很多大马人都说,如果壁球是奥运会项目,大马早已实现奥运金牌梦想,而且不止一次。

大马壁球在本届亚运依然保持高水平发挥,成绩比上届的2金2银1铜相近。大马本届再度包办女单决赛,壁球女王妮柯大卫在亚运告别战,击败师妹希瓦桑格丽,夺得个人第7枚亚运金牌,成就无人能比。但大马女团却意外地止步半决赛只得铜牌,所幸由纳菲兹旺、袁志文、伍恩祐和沙菲克

组成的男团勇夺金牌,打破了过去2届皆屈居亚军的遗憾,同时也是大马达标的第7金,拯救了代表团。

帆船历来默默贡献

大马帆船队总是在各项大赛中默默地作出贡献,本届亚运会也不例外。上届仁川赛会大马表现低迷只得4金,其中帆船就贡献1金2银,本届再接再厉冲出1金1银3铜,外加2个奥运会资格。

15岁小将法乌兹卡曼沙以明显优势收获激光4.7型公开级金牌,也是大马团最年轻的奖牌得主。

老将凯鲁尼詹阿芬迪在激光标准型连续2届得银,但收获是成为首位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大马运动员,随后女将诺莎兹琳拉迪夫也在激光雷迪尔级拿到奥运门票,双喜临门。

藤球24年后翻身

以往在东运会屡次失手有负所托的大马藤球队,终于在亚运会打响翻身战。

大马队先在男子3人团体赛夺得银牌,而在3人赛则压倒了拥有主场优势的印尼队,继1994年后,阔别24年重夺亚运藤球金牌,从上届只得2面铜牌全面反弹。

表现达标项目

跳水没有失去希望

正如颁奖台计划总监维拉潘迪安所说,我们没有对跳水队失去希望。

尽管在过去一年经历了教练组变动以及数宗重大纪律事件,跳水队虽然在本届亚运表现得“女强男弱”,但考虑到世界冠军张俊虹和潘德丽拉先后因伤退出,他们的整体表现还算令人满意。

临时搭档的梁敏仪则与诺达比塔先在女子双人10公尺跳台收获铜牌,而后者还连同吴丽颐夺得女子双人3公尺跳板银牌和女个人3公尺跳扳铜牌,1人独得3枚奖牌成为大马跳水第一人。

从8个月禁赛复出的吴丽颐也有奖牌收获,宣告完美回归。而男子的唯一铜牌由周贻蔚在个人3公尺跳板获得,也让他取得突破注入信心,但男队依然必须从本届赛会看到不足而加把劲。

马术参赛费用全免

马术自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首次亮相以来,大马收获3银6铜从未摘金。第6次参加亚运的大马名将卡比尔本有望成为大马第一人,但最终以微差饮恨。

但卡比尔还是创造了自己在亚运会个人项目的最佳战绩,同时也是在B级资格参赛下仅有的2名得牌选手之一,奥理会将会支付他的参赛费用,而他也有可能入选颁奖台计划。

射箭比4年前退步

大马在强敌环顾的射箭赛场表现欠佳,1面铜牌收获与上届的1银(反曲弓男团)相比有所退步。

但大马的这面铜牌却是凭借祖怀迪马祖基、阿齐尔加沙利及李锦律在复合弓男团夺得,避免了队伍抱蛋而归的窘境,

复合弓并非奥运项目,因此在大马没有获得更多关注和资助,但这面铜牌唤醒了人们对复合弓的关注。

跆拳道值得更多关注

叶钦文在跆拳道品势夺得铜牌,是本届亚运第一位为大马摘得奖牌的选手,而她也成为大马在亚运历史首位拿到跆拳道品势奖牌的选手。

跆拳道成功达标拿到赛前设定的一枚铜牌,可是男将周伟扬在男子个人品势8强出局。但跆拳道品势作为奥运项目,大马的跆拳道值得获得更多的关注。

游泳失败从何说起

奥理会把大马选手表现列为3个级别,出色、满意和失败。其中居然把打破3项全国纪录的游泳队列为失败,让人匪夷所思。

大马游泳实力在亚运会竞争力并大,本次也仅仅派出5男1女参赛。其中名声最大的沈威胜在800公尺自由泳决赛以8分12秒46打破自己的的全国纪录,此外还晋级200公尺自由泳决赛。沈威胜也连同林杰森、、陈捷和冯伟智在男子4X100公尺自由泳接力决赛,游出3分21秒06的新全国纪录。

唯一女将彭静恩在2个蛙泳项目皆游入决赛,并打破一项全国纪录,表现也算达标。

男子足球值得骄傲

大马23岁以下国家足球队是在B级资格下出战亚运,但“幼虎”却在备战不力、不受看好下打入16强,交出超出预期的表现,尤其是在小组赛2比1击败了卫冕冠军韩国,更成为本届亚运所有项目的最大冷门之一,最终在16强因为终场前的罚球而惜败日本,王金瑞的球队虽败犹荣。

七人制橄榄球说到做到

亚运橄榄球最后3天才开打,东运会冠军的大马队小组出线后,在8强不敌韩国,名次赛连胜泰国和中国获得第5名,达到赛前的第5名目标,是少数“说到做到”的项目,更获得奥理会的赞扬。

表现一般项目

乒乓志在参与

由于中国、韩朝等强大对手的存在,大马乒乓队只能抱着志在参与的目标。

大马男女团在小组赛都是2胜2负屈居小组第3名无法晋级8强淘汰赛;接着在单项全都止步32强。教练马莉薇表示,男女队都发挥正常,但与亚洲8强队伍仍有差距。

铁人三项拉近差距

大马阔别8年再派选手出征,赛前并未设下奖牌目标。东运铜牌得主钟诗云和老将张素玲在女子组分列第12、16名;而陈凯绅和杨友用在男子组则居21和23,4人联手混合接力则拿下第10名。钟诗云和杨友用都表示,多参赛有助于提升水平,本次也都创下个人最佳成绩,期待继续进步拉近与对手的差距。

体操、韵律操、韵律泳发挥一般

这些在B级资格下参赛的项目,因为自身实力并未具备争牌的能力,但却完成了参赛磨练、吸取经验的目标,表现只属一般。

表现不达标项目

马来武术下届问号

马来武术首次亮相亚运,大马赛前设下3金目标,最终只收获4银4铜,表现显然是不达标的。

但在亚运首秀的马来武术也引发诸多裁判争议,大马在搏击项目打入4项决赛全部落败,包括世界冠军艾祖菲利也不敌印尼的“魔鬼主场”。

大马马来武术总会更是怒斥这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但事实上他们也需检讨,是否把目标设得太高和忽略了印尼的主场优势。至于下届在杭州是否还有马来武术,还是未知数。

空手道最令人失望

空手道是最令人失望的项目,只得1枚铜牌创下历史最差战绩。

大马上届在空手道打出2金2铜,表现之佳仅次于壁球。但本届只是由普林古玛在男60公斤级夺得1面铜牌,开幕式旗手莎姬拉不仅卫冕失败,甚至无法拿到奖牌。

而在套路赛,男将林志伟也是卫冕失败,女将李欣怡则微差失利,都未能拿到奖牌。

空手道是自1994年开始成为亚运项目,大马此前最差战绩是1994年收获3枚铜牌,最佳是2010年丰收2金2银1铜。

羽球整体表现糟糕

大马羽球队在本届亚运会表现糟糕,男团16强不敌日本出居,单项赛无人闯过8强,早早无缘争夺奖牌,这也是大马在亚运羽球赛32年来,第一次无法拿到奖牌。

李宗伟因伤病缺席和签运差固然是当中原因,但大马球员的表现确实低迷,面对以往曾战胜过的对手都一一败下阵来,表现自然令人不满。这给大马羽总在东京奥运前敲响警钟,改革也势在必行。

射击竟无人晋决赛

大马射击在上届赛会夺得2银1铜,本届不仅未能更上一层楼,而且还无人晋级决赛,创下历史最差战绩。

射击队8名选手全以B级资格出征,但以东运会冠军黄冠捷、阿丽雅莎查娜为首的枪手们,却连决赛也没有晋级,较出了一届令人失望的赛会。

武术那么近那么远

武术队连续2届亚运会零奖牌,对于一项拥有多位世界冠军的项目来说,这样的表现是让人失望的。

大马武术队在本届亚运未能拿到任何奖牌,最接近夺牌的是陈昌敏和潘依嫣在女南刀南拳和剑术鎗术排名第4。而剑术世界冠军黄永升和叶伟健则在男长拳分列第8及9、太极拳世界冠军罗梓畅在男子太极拳太极剑排名第10;新人李韦良在男南拳南棍排名第7,田依柔在女太极剑太极拳排名第7。

田径奖牌荒持续

大马田径队的资深选手和新人在本届亚运都表现欠佳,虽然田径总会开出1万令吉奖金,但12年的奖牌荒依然在继续。

大马原本寄望在男子跳高、铁饼和三级跳争奖牌,但他们都无法完成任务,其中赛前被标签为最有望争牌的伊芬在铁饼决赛只列第5名。100公尺短跑全国纪录保持者、东运会冠军的凯鲁哈菲兹也未能跑入决赛,虽与队友晋级4X100公尺接力决赛,却因交棒犯规被取消资格。

田径最大亮点则是唯一短跑女将胡斯妮亚晋级100公尺决赛,是20年来大马人再次亮相女飞人大战。

钩球实在太可惜了

大马男子钩球队赛前就把目标放在亚运会冠军,不仅仅是因为金牌,而是奥运会参赛资格。结果范惠臣的球队最终功亏一篑,在决赛惨遭大黑马日本队逆转,只得银牌无法提前晋级奥运。

若以这个角度来看,大马男钩则不达标,但球员表现和精神却是值得一赞,尤其是半决赛力克卫冕冠军印度,说明大马男钩依然处于亚洲顶尖水平,寄望在入选赛进军东京。

大马女钩则在名次赛拿到第5名,表现也算令人满意。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